我的位置: 财经 > 创客驿站 > 文章详情
友商每日优鲜跌跌不休,叮咚买菜纽交所上市能撑住?CEO倡议:忘记股价
分享至:
 (10)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晔 2021-06-30 15:36
摘要:做时间的朋友。

北京时间6月29日晚,上海即时生鲜电商叮咚买菜登陆纽交所,发行价23.5美元/ADS(美国存托股票)。此前,叮咚买菜承受了巨大压力——竞争对手每日优鲜于6月25日抢先登陆纳斯达克,但遇破发,至叮咚买菜上市前市值已缩水34.9%。商业模式高度相似的叮咚买菜不敢幸灾乐祸,将其在美国首次公开招股(IPO)规模削减至早前目标的四分之一,仅约9300万美元。

但叮咚买菜开盘时,开盘价为28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9%;盘中短时破发;收盘价为23.52美元,与发行价基本持平。

  开盘前的敲钟仪式上,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倡议:“从现在起,忘记股价,做时间的朋友。”

“先烈”中站起

美团和京东背后的女人、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又穿着那件标志性玫红色外套,出现在叮咚买菜上市敲钟现场。6月11日,她穿着这件外套参加BOSS直聘上市敲钟。在之前的今年3月,知乎纽交所上市时,徐新同样穿这套喜气红。

徐新有句名言——“电商的最后堡垒是生鲜,得生鲜者得天下”。但在她投叮咚买菜的2018年底,市场已经或即将倒下的生鲜电商多达数千家,包括呆萝卜、吉及鲜、易果生鲜等。忆及2018年11月与梁昌霖初次邂逅,徐新说,“聊了10多个小时”。“卖水果的电商挂了,他却卖菜,背后的人群、场景完全不同。他把房子卖了,给员工发工资,又苦熬几个月才融到资。上海人要吃活的河鲜,他花了许多时间,把打氧技术研究出来……”

“做生鲜很辛苦,需要一个非常执着的人,用聪明的办法,把一件很笨的事给干了。”徐新感慨。

梁昌霖是退伍军人、连续创业者。2017年,他的“叮咚小区”以失败告终。该项目中,他把上门洗车、保洁、美甲、送餐等社区住户需求统统做了一遍,唯一收获就是,“帮买菜”服务占了需求的一半以上。当时已45岁的梁昌霖终于找准方向,一头扎入买菜业务,以产地直采、前置仓配货、最快29分钟送到家的模式,用不到4年时间,将年GMV(商品交易总额)从数亿元做到130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叮咚买菜服务范围覆盖上海、深圳、广州、杭州等29个城市,拥有40个城市分选中心和950个前置仓。

【质疑中上市】

疫情前,在每日优鲜、盒马等激烈角逐下,叮咚买菜几无存在感。疫情发生后,叮咚买菜日增长用户超过4万人,订单环比增长超过300%,在经历供应链、履约力大考后,叮咚买菜得以获得多轮融资,加速全国开城。

今年6月9日,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同日递交IPO申请,分别拟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6月25日,每日优鲜抢跑上市,其13美元的发行价在开盘首日即破发,后几日连续下挫。截至美东时间6月29日20时,每日优鲜收盘价为8.65元,跌去发行价的33%。

面对友商惨状,叮咚买菜于6月28日更新了IPO招股书,融资目标较原计划的3.57亿美元下降了74%。

中国生鲜电商不被美国资本市场待见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两者商业模式均为前置仓配送,均面临短期巨亏、长期持续盈利能力“待定”的局面。

与叮咚买菜同在上海的另一个竞对盒马,其创始人侯毅曾公开表示“前置仓没有未来”。盒马于2019年在北上广深试点了约70家类似前置仓的盒马小站,后发现小站在流量获取、损耗控制方面存在弊端,最终决定放弃前置仓,将盒马小站升级为亦店亦仓的盒马mini。

但叮咚买菜的前置仓之路反而走得更坚定了。前置仓的好处在于离消费者更近,能更快送达。挑战则在于对各前置仓的需求量要精准预估,否则此仓缺货、那仓又堆积,无疑增加成本。

成立4年来,靠着新老股东支持,叮咚买菜得以持续烧钱。公开数据显示,叮咚买菜迄今融资已超过10次,今年4月完成7亿美元D轮融资,5月又获3.3亿美元D+轮融资。梁昌霖在敲钟仪式前也明确告诉记者,目前现金流充足,上市目的并非圈钱。

拿到钱后持续地开城、布仓,意味着持续亏损。2019年、2020年,叮咚买菜净亏损额分别为18.7亿元、31.8亿元。今年第一季度,公司亏损扩大至去年同期的5.65倍。经测算,相当于每天亏损1500万元。

【做时间朋友】

面对外界质疑,梁昌霖坚持认为,前置仓是对的事。

他曾靠着自己开发的视频剪接合成软件,在国外平台卖出5万余份,收入80万美元。擅长编程的他自然也精于计算。他测算,每个前置仓日均单量达1000单,平均客单价达65元,刨去各项履单成本,每单营业利润超过3%。另外,他坚信复购为王,一旦复购率提升,营收也将带来指数级增长。

由此可见,降低损耗、提高客单价、复购率和前置仓日均单量等,是叮咚买菜跑赢亏损的关键。

如降低损耗,损耗始终是生鲜痛点,传统菜场的损耗率在30%以上,管理水平较高的商超降至10%,而基于算法的销量预测、智能调拨和前端推荐系统,叮咚买菜已将损耗率降到1%。事实上,数字化对生鲜行业的改造潜力仍然巨大。比如用户想吃菠菜,而所在区域前置仓恰无菠菜库存,系统会根据用户喜好推荐另一种绿叶菜,这种“算到我心坎上”的数字化预测推荐,在降低损耗、增强用户黏性上会有更多想象空间。

再如客单价,疫情期间,叮咚买菜客单价曾升至70元,突破了梁昌霖所设定的65元盈利线。但随着疫情平稳,今年一季度客单价又回落至54元。不过未来,品类拓展会是一个增长因子。目前,叮咚买菜的品类已从蔬菜豆制品、鱼禽蛋、水产海鲜、水果等进一步拓展到了快手菜、自研菜、鲜花、休闲食品等高频日用品,客单价增长的可能性较大。

还有复购率。今年一季度,叮咚买菜每户月均订单量为3.4,该数字是部分同行的近5倍。

军人出身的梁昌霖始终强调做对的和难的事。因此,在大额亏损面前,他保持定力。他相信,“前置仓是一个指数曲线,成熟前会经历艰难缓慢的爬坡过程,一旦过了节点,之后的天花板会很高。”

梁昌霖认为,让每个人都享受到美好的食材,这个目标就像特别高的一座山,“今天,我们还身处山底,刚刚起步,路途遥远,雄关漫道……

与担心被资本市场怠慢相比,他更担心爬坡过程中被用户抛弃。他说:“用户需求一直在变,唯有躬身微末,做好一万件小事,和用户在一起,才能不被抛弃。”至于股价的暂时起落,在他看来云淡风轻。他说,许多优秀的公司如京东、B站等,股价也曾没落、腰斩,但这并不影响公司价值的最终发光。

“所以,从现在起,忘记股价,做时间的朋友。”梁昌霖说。

台下,坐着叮咚买菜IPO之前的投资机构,如今日资本、高榕、红杉、弘毅、DST、软银等。这些顶级机构的捧场,似已颇能说明问题。记者还留意到一个细节,当叮咚买菜联合创始人俞乐在台上对用户、员工、投资人、证券机构等依次感谢时,不忘自嘲与傲娇——

“我们每次私募融资,二级市场必会波动,这十分考验我们的心理。但每次私募融资成功后,二级市场又会以极速或大幅反弹,来表达对叮咚买菜的祝福……”台下立刻报以如雷掌声。

栏目主编:李晔 文字编辑:李晔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