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访谈 > 文章详情
百年百版5|叛徒吐露苏区艰苦卓绝实情!申报电文发出前一天红军冲过封锁线
分享至:
 (53)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郭泉真 2021-06-03 06:17
摘要:长征计划竟登在《申报》

历时八个月深入《申报》(1872-1949)、延安时期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1941-1947)、1949年在上海创刊至今的《解放日报》,从三报1921年至2020年的数十万个版面中,逐年选出总计上百个版面及报道,精心制作的解放日报建党百年典藏特刊《印迹——一百个版面里的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已于5月27日面世。上观新闻推出详版,每天一篇,每篇数年,敬请关注。


1933·三年未有

这是阴云密布的一年。1月,白色恐怖日趋严重,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从上海迁至中央革命根据地瑞金;9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

1933年10月5日《申报》第9版

克复黎川经过

围剿战略上之贡献

南昌 克复黎川已证实。此举在围剿战略上有伟大贡献,缘黎川为赣闽间匪巢,盘踞已久,今匪巢既破,赣东之匪决无能为。关于克复经过详情,乃剿匪军第八纵队周指挥官于九月二十五日午进抵南城县之硝石章家店,当令各师分向盘踞竹油村、南山、竹源、谢城等处之伪七军团之第二十师围剿。该匪纷向钟贤、黎川、湖坊等处退窜。至二十七日,我军进至黎城西北。匪据十里山岭头,凭险据守,与我□□(编者注:《申报》原文如此)两师激战一昼夜。我官兵愈战愈勇,匪势不支,一部逃出黎川南门,一部向三都溃退。我军即于二十八日午进占黎川。

闻此役毙匪一千余人,夺获步枪五百余支、机枪十余挺,肖匪劲光及方匪志纯仅以身免。

1933年9月,蒋介石对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五次大规模军事“围剿”,集中50万兵力用于围攻中央革命根据地。中央革命根据地军民开始进行第五次反“围剿”斗争。敌人采用新的堡垒战术,28日占黎川——即《克服黎川经过》一文所称“二十八日午进占黎川”,另一报道则宣称:“予共军以三年来未有之重创。”

此前,从1930年冬到1931年秋,在毛泽东、朱德指挥下,中央革命根据地军民已连续粉碎国民党军三次军事“围剿”。1932年春前后,全国各革命根据地共歼敌20余万人,主力红军发展到约15万人。

在1932年底至1933年3月,中央革命根据地军民在周恩来、朱德指挥下,灵活运用前几次反“围剿”斗争的成功经验,又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

而在半年后的第五次反“围剿”中,因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和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推行单纯防御的军事路线,红军和革命根据地遭受重大损失。到1934年9月,红军已无在原地扭转战局的可能。

1934年10月,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主力8.6万人,踏上战略转移的漫漫征程,开始前所未有的壮举。


1934·叛将详文

1934年10月30日的《申报》,刊登了一篇极为特殊的文章——《赣匪内部真相》。

说其特殊,首先是因为作者的身份,其次是因为发表的内容。这是“最近自宁化匪区逃出,至连城向第三师特别党部投诚之赤匪中央总动员武装部长杨岳彭”,发表的笔记“匪情实录”。

1934年10月30日《申报》第9版

《赣匪内部真相》

厦门通信 最近自宁化匪区逃出,至连城向第三师特别党部投诚之赤匪中央总动员武装部长杨岳彭,近发表笔记“匪情实录”。所记赣匪内部真相极为详尽,兹节录其重要部分如左。

匪自闽□敉平、十九路失败,大受打击。中央军五次围剿,迭克广昌、建宁、连城后,即在匪区组织扩大红军突击队、经济运□突击队。

伪中央军委会企图

㊀ 集全部在瑞金、石城间或瑞、汀附近,图最后侥幸,保存赤匪数年所积军用器材。号召其他匪区,保存所谓“中央苏区”。

㊁ 若决战失败,则以一部化整为零,散布闽赣各处;将匪主力收容,经安远、信丰、三南,窜入湘南,逃往四川或滇黔边,与徐贺二匪会合,以图入川。四五月间,伪中央已自匪军中调出湘南籍干部多名,潜回湘南各县布置交通线。

赣南闽西匪军原为三、四、五、七、十二、十三各军,分编为一、三、五军团。盘踞东北者为第十军。自去年八月匪首彭德怀率□七军占领洋口,俄人李德混入匪区后,即收编匪军、取消军制、充实战斗部队。

士兵新兵占多□,老兵很少,干部异常缺乏。每次战役,干部损伤占士兵之半数。

无线电及交通材料厂,只有短波无线电十一架。

交通材料厂,设瑞金东七里,汽油煤油极形缺乏,尚余前年占漳州所掠者,只能再供三四月用。无线电材料亦极缺乏。

后方医院□一处、残废院两处,通常有伤病官兵千五百至二千,残废万余人,总计匪军医院二三十处,常住伤病兵达二万人以上。药料极形缺乏,卫生材料厂所制药品均以中药煎水代替西药,纱布以稀薄棉布代用,棉花概系旧棉衣折开者。

去年七月以前,匪军伙食,每人每日一角五分(纸洋)。今年一月至三四月,伙食每人减至一角二分。自中央军克广昌、建宁后,匪军一律改□谷米,行军每人每日发米一斤四两、菜钱四分,□□每日发米一斤(日食两餐)。两年来分文不曾发给,草鞋系官兵自制。因国军封锁匪区,无布匹棉花进匪区,去年冬季棉衣仅发到三分之二,内中并有极大部分是几年来旧棉衣,破烂不堪。

匪区食盐缺乏异常,每元纸票仅买盐八钱。匪军自退出广昌、建宁、连城、筠门岭等处,经常淡食。

(二十六日)

杨岳彭,即杨岳彬(彭字疑为《申报》编校误),曾任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总政治部主任,1934年成为一名可耻的叛徒。在充斥着“匪”等污蔑诬谤之词中,《申报》这篇“极为详尽”的“实录”,从一个特殊的反面角度,反映出中央苏区和红军将士在长征前夜的极度艰难——

红军医院常住的伤病战士达两万人,药物极度缺乏,抓草药煎水代替西药,用稀薄旧棉花代替纱布;

老兵很少,多为新兵,干部异常缺乏,每次战役干部损伤占士兵半数;

一天只吃两顿,还不得不缩减伙食经费;

食盐异常缺乏,汽油煤油只够数月;

两年没有津贴领,干部战士自己打草鞋;

凛冽寒冬中,三分之一的官兵没有发到棉衣,发到的也绝大部分是多年破烂不堪的旧衣……

从《申报》此文还可看到:当时中共中央与中央红军即将进行战略大转移(即长征)的意图与计划,包括战略动向、突围方向、具体路径、部队建制,乃至已提前在1934年“四五月间”派人去湖南秘密部署交通线等,竟都已被叛徒一一陈述告密,且公开登在了发行全国的报纸上。

在中央红军主力正努力冲出敌军层层重围之际,报纸已公开刊出这样详尽的披露,足见当时军情险恶至极!

而红军指战员与根据地军民的精神面貌,也可从《申报》文中开头的那个地名说起。

宁化,在今福建省三明市,被视为“长征最远的出发地”。毛泽东词作《如梦令·元旦》曾写道:“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就在叛徒当年逃离的这个地方,八十多年后的2019年,还传诵着一个感人肺腑的热血故事:村民张国令当年被“穷人的军队”打动,积极报名参军成为红军中的一员,后来牺牲在湘江边。

当地史料还记载,1934年9月26日,“宁化又有200多人参加红军”。而这一天,恰是叛徒杨岳彬笔记刊载于《申报》之日。

同样的大地,不同的抉择。

有研究文章称,“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最早是出自杨岳彬之口。

在有人可耻地叛变投身反动阵营时,更多追求理想的人为着国家与民族的前途,以坚定的追求和信念,英勇无畏,毅然奔赴,越是艰险越向前。

《申报》此“通信”从厦门发出是10月26日,25日,中央红军各部已从信丰(今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南北先后渡过桃江,成功突破长征第一道封锁线。

1934年11月1日《申报》第3版

东路军向汀城逼进

预计今日可入城

厦门 赣匪大部巳(编者注:《申报》原文如此)离瑞金、雩都老巢,越安远、信丰,向大庾、南雄□去。长汀境原无多匪,可不战而下,北路克瑞金亦不远。(三十一日专电)

“越安远、信丰”,即中央红军突破敌人第一道封锁线的军事动向。这年10月下旬至12月初,中央红军连续突破国民党军三道封锁线。在突破第四道封锁线的湘江之战时,红军遭受重大损失。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古田会议旧址动情地说:“闽西子弟积极踊跃参加红军,红军队伍中有两万多闽西儿女。担任中央红军总后卫的红34师,6000多人主要是闽西子弟,湘江一战几乎全师牺牲。”2021年4月,习近平到广西考察第一站,来到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向烈士敬献花篮并三鞠躬。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对当年写下的这首《清平乐》作批注:“1934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也反映出当时红军面临的险恶态势。

很快,1935年1月,人们在《申报》又看到被反动派诬称为匪的这支军事力量的踪影,他们正向贵州正安、桐梓运动。

中国共产党与中央红军、中国革命的命运,在一个叫做遵义的地方,发生了“生死攸关”的大转折。


1935·生死攸关

1935年1月16日,《申报》一篇军情简讯,出现“遵义”二字;电文发出的时间为15日。

就在15日—17日,后人熟知的“遵义会议”,在此文反映的军事局势下举行。

1935年1月16日《申报》第3版

长沙 朱毛匪部在遵义被我湘黔军围剿,现分向正安桐梓北窜。经蒋在珍部迎头痛击,又乌江南岸之匪经何知重部协同追剿,完全肃清,刻向遵义、湄潭进击。吴奇伟部九日由贵阳出发清镇,分向遵、湄之匪追堵夹击。

(十五日中央社电)

此前,在1月上旬,中央红军强渡乌江,占领了贵州遵义。随即召开的史称“遵义会议”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取消了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实际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在极端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成为“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此后,四渡赤水,南渡乌江,佯攻贵阳,威逼昆明,“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10个月后,人们在《申报》看到又一个地名:吴起镇。

1935年11月7日《申报》第7版

何应钦谈川匪损失极重

南京 自川省省赤匪北窜后,一般人以为朱、毛、彭、徐诸股匪业已悉数窜入陕甘,并传闻陕北剿匪军稍形不利。我王已哲军与匪激战数次,双方伤亡甚众,何师长立中及团长二人因伤重阵亡云云。记者六日特为此事走访军政部长何应钦氏,叩询赤匪最近窜扰情形。当承答复,略谓:朱、毛、彭、徐诸匪自经我军在川康边境大举围剿后,损失极重,其窜入陕境者为毛泽东、彭德怀两股,主力人约五千余、枪约四千余枝,已与刘子丹、徐海东之一股在吴起镇、金鼎山等处合股。

王军何立中师长及该师参谋长暨团长二员均阵亡,确系事实。

至于川西北方面朱德、徐向前两股主力,刻又窜据懋功、抚边、绥靖、崇化、丹巴等地区。

这年9月,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与陕甘红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同月,红一、三军和军委纵队改编为陕甘支队,后于10月19日抵达陕北吴起镇,即此文中的“在吴起镇、金鼎山等处合股”。至此,中央红军主力胜利结束长征。

从年头,到年尾,《申报》两则消息相距10个月,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革命的前途,从此别开生面了。

明日请看 百年百版6|全文连载毛泽东5万多字报告,《申报》上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栏目主编:陈抒怡 文字编辑:郭泉真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