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访谈 > 文章详情
百年百版1|南京路命案枪声与一大日期之谜·孙中山至暗时刻与李大钊上海演讲
分享至:
 (121)
 (19)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郭泉真 2021-05-29 06:17
摘要:100版里的建党百年·详版

历时八个月深入《申报》(1872-1949)、延安时期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1941-1947)、1949年在上海创刊至今的《解放日报》,从三报1921年至2020年的数十万个版面中,逐年选出总计上百个版面及报道,精心制作的解放日报建党百年典藏特刊《印迹——一百个版里的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已于5月27日面世。上观新闻今起推出详版,每天一篇,每篇数年,敬请关注。


1921·命案枪声

1921年7月31日凌晨,上海大东旅社(今永安百货所在),传出一声枪响。

1921年8月1日《申报》第14版

大东旅社内发现谋命案

▲被害者为一衣服丽都之少妇

日前,有一男子挈一妇女至南京路英华街大东旅社投宿。男子自称张姓,未曾言名;妇女则不详其姓氏,亦不知为何许人,惟其言语系上海口音,年约二十左右。两人服装均颇丽都,当赁定四层楼三十二号房间同居。至昨日(即七月三十一号)上午,张姓独出房外,意欲他往。茶役因其未给房金,向索,张答以“妇人尚在房内,当不短少”,言毕而去。至夜十时,犹不归来,茶役乃起疑心,设法将三十二号房门开启,步进室内,见妇人已被谋毙,即报告总理郭标,转报老闸捕房。捕头开立根氏率同十五号西探目依克、华探严阿庆,驰往该旅社三十二号房内。察验得死者似为手枪击毙,旋在该房内检出信函两封,遂向茶役人等询问此一双男妇前来投宿时及起居情形一过。饬将尸体舁出,装车运往虹口斐伦路验尸所,候禀请公共公廨中西官验明再核。

这声枪响,惊醒了睡梦中的住客陈公博。按他的说法,他就住在隔壁一间客房。

大东旅社,1918年永安公司开业时附设的高档旅馆,当年上海滩四大旅社“三东一品”(大东旅社、东亚旅社、远东旅社、一品香旅社)之一,地处繁华的南京路、英华街(即今永安百货所在的南京东路、金华路)。因此来沪参加一大、又带着妻子来“补度蜜月”的陈公博,没有住在代表们的集体宿舍博文女校(今太仓路127号),而在2公里外的大东旅社意外遭遇了这声枪响。

永安公司旧影,1920年摄,大东旅社在西北角。作者彤云在《图说南京路四大百货公司》写道:1918年8、9月间,上海《申报》上连续刊登了一条“永安公司、大东旅社开幕广告”,广告词称:即将在南京路西段、浙江路中心开设的永安公司,“建筑既极精良,楼阁则九层云拥,而搜采亦臻美富,物品则万国星杂,各公司苟有所需,本公司实无不置备”,大东旅社则“一尘不到,定为高士之居,四季皆春,能夺天公之巧”。9月5日,一幢钢筋混凝土结构具有欧洲古典风格的六层大楼横空出世,政界、商界等各界来宾五六百人齐聚六层楼上的倚云阁予以祝贺。(图文来源:上海通志馆微信公众号、上海档案信息网)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6月16日全国学联在上海大东旅社开成立大会,众人在楼顶倚云阁合影。(图文来源:解放日报)

郭标(即《申报》一文中的“总理郭标”),永安创始人郭乐的堂兄与当时工部局和巡捕房的头面人物关系密切,承担了为郭氏企业保驾护航的职责。(图文来源:上海档案信息网)

陈公博在回忆文章写道:前一天晚上,他与其他代表在中共一大会场遭遇了“陌生人闯入”事件;他被法国巡捕盘问了“足有两个钟头”,好不容易才脱身回到大东旅社;“七月三十一那天早上五点多钟”,又在睡梦中被枪声惊醒——“忽听有一声很尖厉的枪声,继续便闻有一个女子的锐厉悲惨呼叫”。

就此,后人根据《申报》这则新闻明确记载的7月31日,推导一大会议是30日遭遇“陌生人闯入”,进而结合其它线索进一步倒推出——开幕在7月23日。

由于年代久远,当事人记忆不一,中共一大开幕的准确日期一直难以确定。1941年《中央关于中国共产党诞生二十周年、抗战四周年纪念指示》将7月1日作为党成立纪念日,此后每年7月1日成为中国共产党纪念日。1979年,解放军原后勤指挥学院教授、党史专家邵维正找到《申报》这则新闻,并结合其它线索证据,最终在20多种说法中,确定了一大召开日期。胡乔木充分肯定这一研究成果,将论文推荐发表在1980年《中国社会科学》创刊号,编辑在卷首加发按语表示:回答了“长期未解决的疑难问题”。上世纪80年代,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中共党史大事年表》,将一大召开日期确定为7月23日。

邵维正今年2月16日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大东旅社这件事与中共一大本身并无联系,是一个偶然的事件、间接的史料,但因为发生在同一个时间节点,因为历史的际遇,在同一天碰上了。

那天凌晨惊魂未定的陈公博,没有继续参加转移到嘉兴南湖红船的一大会议,而是当天就和妻子赴杭州西湖游山玩水去了。大浪淘沙。在此后的斗争岁月中,他从早年的热情与追求逐步蜕化,脱党而去,最后沦为汉奸。

百炼成钢。当时的社会与日常环境,就是这则《申报》新闻反映出的,命案枪声在繁华街头响起的暗夜。在反动统治的白色恐怖下秘密举行的中共一大,在当时的报纸上不可能有什么报道,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是,就在这时,一个新的革命火种已在沉沉黑夜的中国大地上点燃起来了。

党的一大宣告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件。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目就焕然一新了。


1922·谁是同志

这是一条非常不起眼的新闻,拢共90字,藏在版面里。

1922年9月3日《申报》第15版

李大钊今日在职业学校讲演

青年星期演讲会于今日下午一时邀请北大教授李大钊,在中华职业学校演讲青年问题。该会以此问题极关重要,特邀印力志、沈雁冰、杨贤江等加入演讲,临时听者尚可发问云

不过,深入追索这个日期,可以发现:在见报的行踪背后,隐藏着李大钊与孙中山两位伟人,在当时、在上海,未见报的一次历史性会面;隐藏着中国共产党人在民主革命早期,为民族、国家大业,主动探求国共第一次合作的热忱与奔赴。

1922年8月,孙中山因广东军阀陈炯明叛乱,离开广州来到上海。

1922年8月19日《申报》第11版

孙中山离粤纪

▲孙陈龃龉之追述 ▲中山北伐之失败 ▲西南政府之结局

孙中山于八月九日乘英舰离粤。是日午后五时,粤政府分遣汽车多辆,沿广州市马路,纵横驰突,燃爆疾呼。车上插有白旗两面,一面书曰“今日午后三时孙中山乘英舰离粤赴上海”,一面书曰“欢送孙先生离粤”。孙氏既毅然离粤,粤局亦从此告一段落矣。

陈炯明以龃龉之故,竟至推倒中山,诚天下之险人哉。

中山是坦白爽直者,生平以革命为生涯,不计利害成败,且并不知有利害成败也。

九年十月,陈率粤军由东江返广州,驱逐十年以来盘据广东之桂系军阀。中山亦即由上海回粤,被举为非常总统,当以四条件示陈:㊀广东总司令畀许崇智。㊁广东省长畀胡汉民。㊂任陈为陆军总长,即日率得胜之师西讨桂阀。㊃另编新军四师,准备北伐。

陈置不理,于是孙陈之龃龉起矣。

自是以后,孙自孙,陈自陈,用人行政,总统府与总司令部丝毫不相统属,且丝毫不相侵越。

上年七月,粤军讨伐桂阀,大告成功。孙中山即在广州组织大本营,以陆海军大元帅名义出师北伐。

陈炯明不以为然,表面上之理由,一言以蔽之曰:军需浩大,一时不能筹集。其实陈炯明不欲北伐军发动者,一在与吴佩孚暗相结合,故尼(编者注:《申报》原文如此)北伐军之进行;二,陈炯明向来有广东二字横于胸中,以一省而敌全国,以广东之饷弹,供给西南各军之销耗,虽至愚者不肯担任;三,孙、李、许、胡向来与陈异趣,北伐成功,论功行赏,岂能念及我陈炯明。因此之故,直至今年三月,不助一弹,不给一文,几使北伐军陷于绝地。

从这篇富有现场细节的“纪”可以看到:当年陈炯明对孙中山的所谓“欢送”,是开着汽车,插着白旗,一路在市区“纵横驰突、燃爆疾驰”游街示众。

“不助一弹,不给一文,几使北伐军陷于绝地”,勾心斗角,军阀自重,可以想见孙中山被迫离开时的心情。

8月13日抵沪后,他写下长文,沉痛宣告,30年革命生涯最“惨酷”的失败:“文率同志为民国而奋斗,垂三十年,中间出死入生,失败之数,不可偻指,顾失败之惨酷,未有甚于此役者。”

因为历次都“失败于敌人”,而这次,是“十余年卵翼之陈炯明”,是所谓的“同志”捅来背后一刀。

这可谓是孙中山陷入彷徨苦闷的至暗时刻,更是中国革命先行者们苦苦探索而又屡屡失败的迷茫困顿之时。

没有坚定信仰的力量,终究不可靠。

就在孙中山抵沪后,8月29日—30日,中共中央在杭州西湖召开会议,为建立民主联合战线,决定在孙中山改组国民党的条件下,由共产党少数负责人先加入国民党。

李大钊出席了会议,并在会后受党中央的委托,赴上海与孙中山协商国民党改组和国共合作的问题。

百余日后,1924年1月20日—30日,在孙中山主持下,中国国民党在广州举行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共产党人参加起草的以反帝反封建为主要内容的宣言,实际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大会选举产生有李大钊等10名共产党员为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

1956年,宋庆龄在《回忆孙中山》一文写道:“孙中山思想上的转折,使他真诚地接受了国际工人阶级和中国工人阶级的援助,从而提出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从此,革命的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结成了反帝国主义和反封建主义的联盟,展开了新的革命斗争,使在1924年至1927年间的中国革命获得空前的发展。”“给北伐战争奠定了基础。”

2019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李大钊同志诞辰130周年座谈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指出:“1922年至1924年,他(编者注:指李大钊)受党的委托,奔走于北京、上海、广州之间,帮助孙中山改组国民党,为建立第一次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作出重大贡献。”“孙中山先生就‘特别钦佩和尊敬’李大钊同志,评价他是‘真正的革命同志’。”

《申报》报道的李大钊9月3日在沪演讲,就发生在8月30日中共中央“西湖会议”后,他与孙中山在上海见面会谈那些天。

他演讲的中华职业学校,1918年由黄炎培创办于上海,校友有华罗庚、秦怡等。

他演讲的题目,是“青年问题”。正如热播剧《觉醒年代》反映的,1916年李大钊就曾写下号召青年进步的名篇《青春》,投稿给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1917年《新青年》也发表了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笔名写的《体育之研究》,强调新青年要“身心并完”……这些中国共产党的先行者们,都视启蒙一代新青年为救国之要。所以奔走国共合作期间,李大钊还抓紧时间出席演讲,启蒙青年。

因为题目“极关重要”,那次演讲还邀请了茅盾(沈雁冰)等人与会。其中,杨贤江其实也是一名共产党员,而且就在这一年入党,后来还参加过上海三次工人武装起义的组织工作;他写的《新教育大纲》,“为创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体系奠定了基础”……

多少身影,出入百年印迹中。


1923·热血江天

这一年不用多说,仔细看报。

1923年2月19日《申报》第12版

京汉路罢工中之惨剧

▲汉口方面情形

七号晚,汉口刘家庙之路工因罢工数日、调停决裂,酿成流血之惨剧。先是在刘家庙江岸之近畿第二十五师补充团永团长、镇守使署张参谋长、巡缉队二营杜营长,奉督署命令:京汉车均已开行,惟鄂境因工人坚持罢工,致断交通,妨碍商旅,应即严切劝告,如不听从,即以武力对待。当召该处商会长刘某及张警署员往返工会数次,对于要求五条,除撤换赵继贤、冯沄应迳呈交通部办理外,余均分别照准,并由张参谋长承认即往交通银行提借六千元,以作赔价。而工会仍未承认,复临时提出补充之撤退军警等五条件,复派出工人敢死队,持劳动工会等旗帜为进一步之奋斗。此下午四时之谈判决裂情形也。旋永团长等带队向工会方面出发,先由永等入内为最后劝告,所有路上洋员、当地商会中人均在旁参观。适有路工分会长林祥谦持出手枪示威,永等当退出会场。其军队随即入会,开始向工人攻击。结果计毙工人三十二名,伤十二名,捕获五十余人,此五时半之路工流血情形也。路工分会长林祥谦旋被永团长捕获,当即在车站斩首示众。

八日英文《楚报》云:京汉铁路工人罢工风潮昨日下午已扩张至最高之点,演出流血惨剧。盖驻扎刘家庙之军队因迫令工人恢复工作,工人抵抗不从,故开枪向工人轰击也。

英租界天主堂医院现住有受伤工人六名。《楚报》记者曾亲赴该医院与抬送受伤人来院之工人面谈,详询此次事变颠末。据该工人云:我等工人约于下午四点钟在刘家庙聚集会议时,忽来有军士一队将全体工人包围,迫令恢复工作;我等不肯奉命,该军队即开枪向我等轰击,工人中枪倒地者约三十七人,究竟击毙若干尚未知悉。当时吾等所立之处适在水塘之侧,故被挤落水者甚多。此项军队开枪后,即乘小轮渡江,向武昌开驶,另派其他军队留驻该地看守。我等幸未受伤之工人惶惧万分,均相率逃避,藏匿暗陬,迨暮色苍茫、天已昏黑之后,始敢前往肇事地方,将受伤工友救出,送至租界医院医治云云。

三十七人倒下、工人纷纷落水的池塘之上,烈士牺牲的车站之上,神州苍茫大地之上,笼罩着怎样一个暮色沉沉的风雨如晦!

“我们何以受这等的压迫,受人不能受的压迫?”中国工人阶级遭受帝国主义、封建军阀和资本家的多重剥削压迫,革命性最强。中国共产党成立20天后,就在上海建立了公开领导工人运动的总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李大钊、毛泽东曾分别担任过北方区分部主任、湖南分部主任。一批早期共产党人,脱去长衫,深入工厂,办学启蒙,“在教工人认识‘工人’两字时,就把两个字拼成一个‘天’字,并讲工人就是天,是多么了不起啊”。

以1922年1月香港海员罢工为起点,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运动掀起第一次高潮,持续爆发罢工斗争100多次,直至1923年2月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达到顶点。这月7日,反动军阀对京汉铁路工人进行血腥镇压,造成惨案。共产党员林祥谦、施洋在敌人的屠刀面前,宁死不屈,英勇就义。详述“七号晚”流血现场的《申报》这篇报道里,壮烈牺牲的林祥谦“当即在车站斩首示众”。

林祥谦(新华社发)

施洋(新华社发)

而“军队开枪后,即乘小轮渡江”离开,换上“其他军队留驻”。

热血不屈。就在下一年,周恩来在广州开始组建中国共产党自己领导下的第一支革命武装——铁甲车队。

明日请看《百年百版2|陈独秀长子协助,周恩来亲手组建党领导的第一支革命武装铁甲车队》

栏目主编:陈抒怡 文字编辑:郭泉真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9)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