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党史钩沉 | 陈云领导的奉贤庄行暴动
分享至:
 (1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志强 刘严宁 2021-05-03 13:59
摘要:从一场鲜为人知的暴动看陈云的实事求是作风。

提起陈云,人们很容易想到的是他为新中国经济建设所立下的汗马功劳,却鲜有详细记载他曾领导的一场声势浩大的农民暴动。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陈云同志不仅参与过三次工人武装起义,还组织领导过农民武装暴动,担任过中央特科书记。上海市区的大街小巷、郊县青浦、奉贤等地,到处都留下他播撒革命火种的足迹,体现出实事求是的作风,这种作风在他领导的庄行暴动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1928年9月13日,中共江苏省委决定成立中共淞浦特委。10月,淞浦特委在松江县钱家草村正式成立。淞浦特委由杭果人、陈云、林钧、严朴、顾桂龙等5人组成,杭果人任书记,陈云任组织部长,林钧任宣传部长,领导上海松江、金山、青浦、南汇、川沙、奉贤、嘉定、宝山、崇明及太仓等10个县农民运动。1928年冬,淞浦特委迁往上海,后改设在山海关路育麟里5号,也就是今天上海静安雕塑公园内的中共淞浦特委机关旧址陈列馆所在地,当时对外以“正德小学”作为掩护。

1929年1月5日,在江苏革命处于低潮的情况下,中共奉贤县委在庄行镇邬家桥开会,决定组织农民武装暴动,进攻庄行镇。会后,县委书记刘晓成立庄行暴动领导组织——行动委员会,并希望松浦特委批准。暴动前几天,管辖上海近郊各县的淞浦特委领导杭果人、陈云、严朴来到庄行地区指导暴动。

庄行,是奉贤西乡一个大集镇,豪绅地主集中,阶级矛盾尖锐。在江苏革命运动处于低潮的情况下,奉贤县委两次提出举行庄行农民武装暴动的要求,希望淞浦特委批准。陈云两次出席中共淞浦特委会议,讨论庄行镇暴动问题。第一次会议决定“不批准”奉贤县委的要求,并指出了烧毁市镇观念的错误。第二次会议同意了奉贤县委再次提出的暴动计划,特委还派杭果人、陈云、严朴三人去指挥,并请江阴地区的茅学勤带领红军六人参加行动。1月21日晚,暴动队伍占领庄行镇,缴获了部分款项和若干枪支,焚烧了商团、地主、奸商的住宅等。22日凌晨,暴动队伍撤出庄行镇,陈云、刘晓等撤回上海。国民党当局调遣军队、特务大队和公安部队近千人“驻县镇慑”。茅学勤和高大生等5名红军战士及在当地坚持斗争的唐一新等先后牺牲。4月12日,中共江苏省委批评了奉贤县委和淞浦特委举行庄行暴动的盲动性。

陈云作为淞浦特委的主要领导人,对庄行暴动的态度反映了他的良好工作作风。1990年初,陈云在杭州同浙江省党政军负责人谈话时,就怎样做到实事求是提出了十五个字:“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这十五个字,前九个字是唯物论,后六个字是辩证法,总起来就是唯物辩证法。”陈云同志在庄行暴动前后的思考、实践都体现了他注重调查研究、勇于自我批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工作作风。

首先,注重调查研究。庄行暴动前,陈云同志就分析了敌我力量的对比和暴动后的形势。新中国成立后担任外交部副部长、时任中共奉贤县委书记的刘晓后来回忆他向淞浦特委汇报暴动计划时的情景说:“我曾经到上海向淞浦特委书记汇报庄行暴动计划。我强调条件都成熟了,陈云则认为:地处敌人的后方,如果搞起来要站住脚是不可能的。为了保证暴动胜利,我要求特委派干部去加强领导,他答允了,但他强调说:‘派人给你是有条件的。你们的力量不见得比人家大,估计暴动以后,你们在那里是站不住脚的。如果形势变化,包括你自己在内,主要干部可要撤回上海,……总之保存骨干要紧。’”陈云同志曾说:“要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做调查研究工作,最后讨论作出决定用不到百分之十的时间就够了。”毛主席曾经评论说:“在社会主义建设上,我们还有很大盲目性。社会主义经济对我们来说,还有许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拿我来说,经济建设中许多问题还不懂得,工业、商业我就不大懂”,“陈云同志懂得比较多。他的方法是调查研究,不调查清楚他就不讲话”。

其次,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暴动失败后,面对江苏省委的批评,陈云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起草了《关于奉贤庄行斗争的教训》的报告,把暴动的错误和教训归纳为六点:没有以正确的策略与方法领导抗租抗债斗争;没有了解攻打城市是一种不正确的农民意识;对城市小商人采取了不正确的打击态度;没有宣传与组织市镇上的贫民手工业者;缺乏很好的组织与集中指导;没有扩大政治宣传,也存在放松对反动派惩治等问题。陈云同志说:“只要勇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坚持真理,改正错误,我们共产党就将无敌于天下。领导干部要特别注意听反面的话,相同的意见谁也敢讲,容易听得到;不同的意见,常常由于领导人不虚心,人家不敢讲,不容易听到。”

最后,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陈云同志说,不唯上,并不是上面的话不要听。不唯书,也不是说文件、书都不要读。只唯实,就是只有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研究处理问题,这是最靠得住的。如何才能做到只唯实呢?就要交换、比较、反复。交换就是互相交换意见,避免片面性,得到符合实际的全面的认识。比较,就是上下、左右进行比较,所有正确的结论,都是经过比较的;反复,就是决定问题不要太匆忙,要留一个反复考虑的时间。在是否发动庄行暴动这个问题上,陈云等淞浦特委主要领导人,也是经过多次讨论,考虑到各种因素,最终才决定发动暴动。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作者单位:上海商学院、上海城建职业学院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