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建党百年重温党史⑤|毛泽东为何开辟“全国首个红色圩场”
分享至:
 (5)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何小文 2021-03-23 16:49
摘要:为革命而牺牲,死当欢笑;救工农出水火,我应勤劳。

草林红色圩场位于井冈山正南面的千年古县——遂川县境内。毛泽东在率部四战遂川县城时,曾五次进驻草林圩。期间,毛泽东以他特有的军事家的眼光,看中了这个往来于湘粤赣三省之通衢,并把草林圩镇开辟成“全国首个红色圩场”。红色圩场的建立,是中国共产党人探索开辟的第一个市场,开启了通过繁荣市场贸易、畅通红白两区物资的交流。同时,在活跃边界经济,进而在解决边界民众生活困难以及打破敌人经济封锁、巩固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等方面起着重要保障作用,还为我党在革命年代做好经济工作积累了极其宝贵的经验。

严厉打击反动势力,鼓舞民众革命斗志

草林圩位于遂川县城西北方23公里处,她东接遂川城、西邻湖南界,南毗赣州境、北靠井冈山。因占据了地理位置的优势,是湘赣边界土特产和日用品的主要集散地。自古以来,便有着“一唐江二营前,三草林四大汾”之称谓。

可是这个拥有下街、阎王街、河边街,商铺200多家,圩镇居民600多户的古老圩场,几乎全被豪绅地主所垄断,圩上最大的豪绅黄礼瑞和郭朝宗等不仅有盐店、布店、油行、鸦片馆等大店,还霸占了众多良田和山林。其中黄礼瑞更是仗着与遂川县最大的反动武装头目肖家璧有亲戚关系,竟然在草林建筑碉堡,拉起一支有二十多条枪的地方反动武装。他们不仅在圩镇周围的交通要道上设立关卡,强行抽税,单是从黄坳到草林这70里路上,就设有五道税卡。在配合反动政府妄图掐断草林圩场与井冈山等湘赣边界经济贸易联系的同时,更将贫苦农民的血汗钱榨得一干二净。

为了严厉打击这些反动恶势力,毛泽东首先决定消灭盘踞在该地的地主武装。革命老人黄家瑜和曾任万安县游击队党代表的红军干部王次模等回忆:

“民国十六年古历十二月二十日,游击队同毛泽东率领的工农红军来草林去打土豪筹款,并攻击草林头号地主黄寅谷(黄礼瑞的大儿子,黄礼瑞已逃往赣南)建在自家宅院中(今草林镇政府所在地)的碉堡。在红军的攻势下,黄寅谷招收的兵马不能抵挡,闻风而逃。因此在该日下午三时起,点火烧毁该碉堡。在一道暗室里,搜去了十几箱金银和几十箱珍贵衣、被等物。”此外,“红军还缴了黄寅谷十门土炮及多条土枪。”

“在草林圩场我们还没收了不法资本家的店房的东西,如四美店、兴发店的许多布匹,把打土豪得来的东西在十二月二十四日过小年这一天,分给人民。当时杀猪很多,每人分肉二斤。十分穷苦的还分给衣服、布匹,还有一吊钱。打土豪的谷子,群众自己挑,群众对我们很拥护。”

群众个个喜气洋洋,家家都有粮有肉,村村敲锣打鼓,军民同乐,十分热闹,到处呈现出一片欢乐的气象,人民愉快地欢唱:

“过新年,过新年,今年不比往上年,要打倒肖家璧,要活捉罗普权;过新年,过新年,你拿斧头我拿镰,要活捉谢逢恩,要消灭李世莲。”

“当天下午,毛泽东在万寿宫开群众大会。毛泽东在会上作了指示。他说‘红军是劳苦人民的军队,是为劳动人民谋幸福的。草林圩场资本大的都是黄礼瑞、郭朝宗、刘汉青、胡海清几个人开设的,他们既是大土豪,又是大奸商,他们才是我们打击的对象。至于中小商人,我们的政策是……不罚款,不抽税,允许自由贸易,保障合法经营,请商家放心。’毛泽东还风趣地说:‘你们睡在地窖里,我们轻轻地用棍子敲敲你们的背,你们还说不要动,现在大家不要再睡了,要起来打土豪,我们穷人出头的日子到了呢!’”

1928年1月21日及1月30日,毛泽东又先后两次来到草林,继续在草林做组织发动工作,宣传党的政策。特别是“2月1日,工农红军在群众大会上,毛泽东就当前在遂川轰轰烈烈的打土豪运动作了正确评价,会后还组织军民在草林圩场举行浩浩荡荡的示威游行。”

组织建立工农协会,唤醒民众抗争意识

为了将平时各自耕作、一盘散沙的小手工业者和农民集中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组织里,齐心协力向一切压迫和反动势力进行讨伐,毛泽东决定在草林建立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工农协会,并以此形成新的革命力量,进而冲击甚至推翻顽固的县乡封建统治政权,将革命的火种洒向井冈山区的每一个角落。

为此,毛泽东第一次来到草林,就在住下来的地方——水北肖万顺客栈召开了农协会主席和积极分子会议。“会议共十六人参加。有王锡海、黄义炎、刘含发、黄洪扬、刘友文、刘建文、王锡坎和农协的几个主席,......会议讨论的主要内容是如何进一步组织群众起来打土豪劣绅。毛泽东在会上讲了话,他说:‘不要怕,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我们穷人要革命才有出头的日子。’”

在成立区农民协会的基础上,还在村组相继成立了9个分会(后发展到15个):

第一分会:车源、长源洞、冲里一带,主席叶明凡,约有50支梭镖。

第二分会:太坪、罗街、东溪一带,主席王华琅,约有60支梭镖。

第三分会:溪下、旺光一带,主席张荣光,约有15支梭镖。

第四分会:广坪、锡村一带,主席黄传,约有30支梭镖,会员百余。

第五分会:悠富、冠溪、唐虞一带,主席郭建球,约有20支梭镖,会员50余。

第六分会:峨溪、峨岭一带,主席封享平,约有20支梭镖,会员30余。

第七分会:锡溪一带,主席樊凉平,约有30支梭镖,会员80余。

第八分会:端源、番溪一带,主席江桓中,约有20支梭镖。

第九分会:仙人井、楠木村一带,主席范xx,约有60余支梭镖,会员百余。

在普遍成立农民协会的基础上,毛泽东和前委还在草林文藻书院开会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工农会”。“乡苏维埃就设在文藻书院中间房子里,工会设在大门正厅,是县委委员毛泽覃组织的。乡农会主席王锡海,工会主席王合集;农会副主席分别由刘基耀、刘英各、王南如兼任。财政委员是林振茂;宣传委员是刘雅楼。”

为了建立健全党的组织以及加强党的领导,毛泽东还指示毛泽覃发展了黄攸洪、郭境球、黄大元、刘风子(焕发)等首批共产党员,同时还发展了蒋金缔、陈学生(万安人)、马寅生(大汾人)为共青团员,草林区党代表是刘秋秀(万安人)。

随后的“1928年正月十三,毛泽东派王遂人在旺光王初梅家里发展了黄家瑜、黄凡一、黄超、黄治平、王初梅等五人为团员,这些团员均由黄新德介绍。”

“当时还成立了暴动队。暴动队在农协会的领导下进行工作。农协会和暴动队的主要任务是打土豪。当年草林区政府的主席是黄烈。区赤卫队(暴动队)队长是林云漂”。

经过发动起来的工农协会和暴动队除了积极支持配合工农红军战斗,还将缴获的银圆及粮食等各种物资除分给当地群众一部分外,其余包括药品、油盐、布匹、制作武器弹药的器具连夜送往井冈山根据地。甚至还将在遂川城及草林圩缴获资本家的8台缝纫机,除留下2台给新成立的缝业社外,其余6台均运送到井冈山创建被服厂。

需要指出的是,毛泽东在遂川领导和发动群众工作时,特别注重吸收知识分子加入宣传队伍中来,如毛泽东在草林听说该乡冠溪村有个叫黄维中(又名黄传苑)的青年曾在省城就过学,文化程度高。于是,立即派人寻找,把躲在百里外南康县的黄维中找回。此后,黄维中不仅承担了书写标语、起草文告等众多任务,而且还撰写了一些时文来宣传党和红军的各项政策。因成绩显著,黄维中后被调任至遂川县委担任专职宣传干部。

开辟圩镇贸易市场,夯实边界经济基础

毛泽东打下遂川,就在想办法要解决工农革命军的经济后顾之忧问题,他把眼光瞄向了当时遂川最大的圩场之一——草林圩。然而进入草林圩后,由于敌人的反动宣传,街上冷冷清清,家家大门紧闭。

针对这种情况,毛泽东和前委决定从调查研究和发动群众入手。先是以班排为小队开展宣传,一时间,“红军是无产阶级的队伍”、“红军打土豪不打穷人”、“取消苛捐杂税”、“公买公卖”等标语布满大街小巷。在工农红军的宣传和实际行动的影响下,群众逐渐改变了对这支共产党队伍的认识,不再相信土豪劣绅的谣言,与工农红军亲近起来。草林区很快成立了工农兵政府、农民协会,并组织了五六百人的赤卫队。圩上也成立了木工工会、缝纫工会和工人纠察队。随着红色政权和工农武装的建立,群众斗争日益深入,草林区迅速掀起了以废债毁约,打土豪为主要内容的斗争。同时,毛泽东在草林期间,对草林圩上所有的大小店铺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和分析,包括老板的政治态度,资本多少,资本来源及封建剥削程度,然后确定打击和保护对象。根据调查的情况,对16个由地主劣绅开设的大商号采取了没收办法;对广大的中小资本的商铺则不罚款,不抽税,允许他们自由贸易,合法经营,尤其是结合当时实际制订的打土豪保护中小商人的政策更是深得民心。如规定:“反对封建剥削,只能没收地主的财产,保护工商业者,如果是地主兼商人,只能没收他封建剥削部分,商业部分的财产,连一棵红枣也不能动。如是罪大恶极的土豪,必须没收其商业部分,就一定要出布告,宣传他的封建罪状”。这些政策的规定和颁布实施,得到草林圩镇中小商人的拥护。广大中小工商业者,在斗争中受到教育,在打土豪中分得了果实。觉得工农革命军的政策是保护自己的。他们心中的疑虑彻底消除了,很快重新开业经商。

1928年1月16日是腊月二十四,山乡传统的小年,也是草林逢圩的日子。农民从四面八方赶来买年货,一些肩挑小贩及外来客商也来赶集。草林圩的局面终于打开了。中午时分,到圩者竟达两万人以上,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圩场上红旗招展,墙壁上贴满了标语,在“万寿宫”两旁的木柱上还用大红纸写了一副对联:

为革命而牺牲,死当欢笑;救工农出水火,我应勤劳。

由于工农革命军的政策深入人心,市镇上的中小商人不再畏避,纷纷打开店门,摆开地摊恢复营业,市场气氛日益活跃,大批物资通过商贩不断运往黄坳、井冈山。从此,草林圩场就成了井冈山根据地物资供应、红军给养的重要来源地。

对此,毛泽东欣然在对中央的报告,即《井冈山的斗争》中记述道:对小资产阶级的政策,我们在今年二月以前,是比较地执行得好的。……在遂川特别收到了好的效果,县城和市镇上的商人不畏避我们了,颇有说红军的好话的。草林圩上逢圩(日中为市,三天一次),到圩两万人,为从来所未有。这件事,证明我们的政策是正确的了。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项建英
题图:2021年1月11日,在红色圩场江西省遂川县草林镇草林浮桥改造升级焕然一新在河面上。
作者为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编研陈列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