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城市中的河边江边如何建设,不妨看看这三个案例
分享至:
 (85)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一 整理 2016-10-23 10:29
摘要:像首尔的清溪川、伦敦的泰晤士河、巴黎的塞纳河一样,在城市里游走,人们只要一转身,水流就在近旁。而一个个河岸改造的故事,不仅拉近了城市人与环境的距离,也使城市变得生机勃勃。

明年年底,上海黄浦江两岸从杨浦大桥到徐浦大桥总共45公里公共空间将贯通开放,这段宝贵的亲水岸线将成为人们未来活动和休闲的好去处。

有人说,每座城市都应该有一条水道,记录这座城市的变迁,讲述这座城市的故事。就像首尔的清溪川、伦敦的泰晤士河、巴黎的塞纳河一样,在城市里游走,人们只要一转身,水流就在近旁。而一个个河岸改造的故事,不仅拉近了城市人与环境的距离,也使城市变得生机勃勃。


首尔清溪川

从废水渠到闹市清泉,走一遍清溪川,已成为首尔旅游中必不可缺的路线

丘吉尔曾说过:“我们创造一座城市,而城市将塑造我们的生活。”首尔,便是这句话闪亮的例证,这个例子,我们不妨从清溪川开始讲起。

在2005年成为首尔居民的一个主要公共聚集空间之前,清溪川是一个高度污染的废水渠,是个超大的臭水沟,当时人们完全想象不出清溪川会变成闹市清泉,韩国的媒体甚至将清溪川的回归称为首尔复兴的开始。

在1394年首尔还没有被指定为韩国首都之前,清溪川尚属自然河川。四周环山的地理特点,使水流自然而然汇聚于首尔这座地势较为低平的都城中心,因此在朝鲜王朝还未对都城水路进行修整之前,已有自然河川流淌其中。

那时,清溪川就是城市形态的中轴,周边商店和民宅密集。但夏季洪水泛滥时,房屋被淹、桥梁被毁等现象时有发生,因此开挖治理使之成为一个用于排水的水道变得 非常重要,历经朝鲜王朝的数位国王的治理,清溪川在保证整个都城清洁的同时,成为都城的核心中轴和百姓的乐园。

朝鲜战争后,河畔成为贫困人口的栖居之地,这条河流也变成了一条露天排水沟。河边肮脏的木棚以及所排放的污水严重污染了河流。1958年,急于建起一座现代化都市,韩国政府开始大规模建设清溪川覆盖工程,在激昂情绪中填埋了已经污染的溪水,并且花了20年的时间顺着这条小溪的位置建成高架道路,河川消失于地下,开始了“蛰居”生涯。高速公路桥上汽车川流不息,日行车量达12万辆,一直是城市繁华的象征之一。

伴随生态的破坏、生活质量的下降,在千篇一律的水泥丛林中,城市个性日渐模糊。韩国人重新意识到恢复环境的重要性,2003年,首尔市政府开始重建清溪川。拆除高架桥,挖开被覆盖了40余年的清溪川,引汉江水重回清溪川,并将沿岸堤坝建造成可供市民游玩的绿色花园,而原先桥两侧的区域则变成沿岸繁华的商业区。清溪川复原后,政府在河面上修建了21座各具特色的桥,其中有复原广桥和水标桥等古建筑,还新建了5座步行桥。

形形色色秀丽的照明点缀在川边,形状各异的外观和蕴含意味的桥梁,使整个清溪川好像是一组装饰作品。如今,走一遍清溪川,已成为首尔旅游中必不可缺的路线。夏季的夜晚,看到把脚浸泡在水中玩耍的韩国儿童的模样,可以感受到清溪川带给人们的旺盛生命力。

清溪川两岸的生态公园,不仅为市民提供了休闲空间,还通过恢复燃灯等传统民俗活动,展现古都的历史文化,形成以人和自然为中心的城市绿色空间。

这里还有清溪文化馆,把清溪川水路形象化成长长的玻璃软管形态。在这里,通过各种动画和造型装饰物,可以看到清溪川的文化以及2005年10月恢复原貌的现代清溪川的一切。

最让人感兴趣的是,还可以参观将清溪川的填埋和复原过程制成影像和模型的展览馆。其中有朝鲜时代的清溪川,韩国战争前后混乱的清溪川,首尔产业化城市的象征物———清溪高架桥以及整个复原工程的生动场面。

一条闹市中还能看到芦苇荡、“清泉石上流”,小河在城市里显得弥足珍贵,清溪川成了首尔的新地标。实际上,这是首尔一系列的“设计让城市更美好”的“设计首尔”城市改造计划的一小部分。被《纽约时报》称为“设计迷”的首尔前市长吴世勋在2006年就职演说中说道:“从扬名国际的IT产业到让消失的清溪川重见天日,这些已经让世人惊艳,但首尔经济成长的动力将会来自于设计,首尔将证明设计让城市更美好。”


伦敦泰晤士

泰晤士河南岸是最能体现英国性格的一片区域,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伦敦的大部分艺术收藏品

如果你热爱艺术和文化,那你一定会爱上伦敦。在伦敦,不仅可以看到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收藏品,还能随时欣赏到艺术家们令人兴奋的新作品。

而伦敦大部分艺术收藏品都集中在泰晤士河南岸,很多伦敦人都认为,泰晤士河南岸是最能体现英国性格的一片区域,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一两公里的道路上,有剧场、有绿地、有涂鸦区、有街头艺人以及著名的伦敦地标建筑“伦敦眼”,各种元素有机地存在着。

泰晤士河南岸是传统的大英帝国码头仓储区,曾几何时,从各地而来的货物大多在这里中转。二战之后,随着大英帝国殖民地崩溃,英国国力衰弱,也由于远洋运输转向大吨位的集装箱运输,泰晤士河南岸的货运仓储功能逐渐消退,遗留下来大片废弃的码头仓储区,到上世纪70年代基本处于废弃状态,单萨里码头区域的废弃土地面积就达1.5平方公里。

1980年,英国政府通过了旨在以建筑遗产再利用为核心、推动衰败地区再生的《地方政府规划与土地法案》。1981年成立了半官方性质的伦敦道克兰地区开发公司,负责泰晤士河两岸的再生工作。这个公司在1981年-1998年长达17年的时间里,改善了该地的基础设施,保留并改造了大量建筑遗产,当然也有很多新的建设项目,例如金丝雀码头被建设为了伦敦最著名的金融城。此外,在再生工作的进行中,艺术是特别被保留的。

说到伦敦南岸艺术,不能不提到街头艺术家班克西。此人行为怪异,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其创作风格带有强烈的反传统、反权威和自由意识。他曾将自己的作品偷偷 混进一些著名的美术馆,和名作一同展出,由此引起艺术界的极大关注,如今其作品已经价格不菲。在南岸地区,很容易找到班克西的墙体涂鸦作品———包括其成名作《老鼠》及《女孩和气球》。

另外一个不容错过的去处是托波尔斯基世纪展,它是隐藏在南岸的宝藏之一,用雕塑、幻灯片和电影等手段展现了20世纪的编年史。艺术家菲利克斯·托波尔斯基创作了一幅600英尺长、20英尺高(1英尺约为0.3米)的壁画,展现了20世纪的标志性人物,如丘吉尔、毕加索和夏奈尔等。2006年,画廊进行了耗资 300万英镑的闭馆修复,于2009年3月16日由伦敦市长亲自主持,重新对外开放。修复后的画廊无疑为伦敦南岸的文化生活增添了独特的亮色。

南岸还汇集了皇家节日音乐厅、泰特现代美术馆和英国国家博物馆等艺术场所。

其中,泰特现代美术馆位于全伦敦最美的地段———泰晤士河旁,前身是河边发电厂。该发电厂兴建于1947年,2000年由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这家著名的瑞士建筑事务所也负责设计建造了“鸟巢”)改建成现代美术馆。建筑师保留了发电厂原有的小窗,确保从馆内可以看到泰晤士河,同时保证展品不会被阳光直射而受损。如今,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都喜欢在这里展出作品。

此外,海沃美术馆也是泰晤士河南岸的文化地标之一,其外观为不加修饰、风格粗犷的混凝土结构。自1968年开馆以来,海沃美术馆的收藏与展示都具有相当高的水准,涵盖了各个时期的视觉艺术,被誉为“伦敦最完整的美术馆”。

泰晤士河南岸还是滑板青年的聚集地,他们经常在这里滑滑板并沟通交流。要知道,这块滑板空间是靠他们自己争取来的。伦敦政府曾因安全问题,禁止人们在南岸滑 滑板。滑板青年们集体请愿,主动提出规划滑板的专用区域,每天轮流做介绍南岸文化的志愿者等条件,据说伦敦市市长鲍里斯·约翰逊还亲自到这里和滑板青年们见了面,并且取消了将这里改建的计划而选择保留这片区域。


 巴黎塞纳河

因为塞纳河流域的生态环境,人们都愿意住在河边,与水为伴

但凡感受过法国文化深度的文人,无一例外地经历了这条深藏万千世界之河的熏陶。不仅因为沿岸的名胜使游人感到它的美丽,还因为它见证了法兰西无数的荣耀与耻 辱、欢乐与悲伤,其意义超越了河流的本身。因此有人说,哈德逊河空荡无幽,尼罗河泥沙俱下,泰伯河混浊不清,唯有塞纳河蕴涵诗意蜿蜒向前。

塞纳河发源于法国东北部的德朗格勒高原,穿越首都巴黎,流经法国13个省,注入英吉利海峡,全长776公里。

塞纳河犹如一条长长的玉带,把巴黎市区分隔成左右两岸,将左岸的索邦大学、埃菲尔铁塔,右岸的卢浮宫、协和广场,以及被塞纳河怀抱的巴黎圣母院等法兰西的文化瑰宝串连在一起。如果你在清澈的塞纳河上泛舟一游,无限风情尽收眼底,无尽的诗情画意会在你心中油然而生。

然而,塞纳河的今天来之不易,是自1830年以来坚持不懈治理的结果。塞纳河也曾给法国人民带来灾难和痛苦。1910年,持续不断的大雨使塞纳河水面上涨,水位达8.62米,塞纳河水冲破堤防,巴黎被水淹没了两周,居民被迫离乡背井,公路、铁路被阻断,食品短缺,并严重威胁着卢浮宫雕像陈列室的展品。1924年,塞纳河又发生洪涝。惨痛的教训,使法国加快了治理塞纳河的步伐。

20世纪初,巴黎开始治理河岸道路,着手“人水和谐相处”的努力,用石块砌成的河岸能够经受起河水的常年冲刷,避免泥沙流入堵塞河道。河堤一般分为二级,一旦发生洪涝,可以有效地抵御河水侵入巴黎市区。沿河的一级路面铺上沥青,植上树木,兴建了沿河快车道。1961年至1967年间,右岸无红绿灯的蓬皮杜快车道修通,左岸也修建了2公里长的快车道。周日从早到晚,市中心的快车道封闭,供行人、骑车人和轮滑者通行,健身或欣赏河岸两边的景观。岸边原来的纤道现已成为人行道,夏季,每当夜 晚来临,人们来到河边纳凉、跳舞、野餐。有的河岸还有大片绿地,游人可在此散步、小憩。一级河堤之上是市内的路面,沿河而行的巴黎大区快速铁路网C线则建在交通路面地下。

河流是文明的发祥地,发展经济的动力,生态系统的要素,景观的依托。法国治理塞纳河正是按各河段的主要功能,实行统一规划,分段实施,持之以恒,将防洪、治 污、治岸、交通与景观融为一体,流域各省市镇综合协调,协同出力。也就是说,兴建防洪工程必须考虑景观,修建桥梁要考虑周边生态环境,治污、河道保护与治 理同步,满足了各方面的需要。

强化相应的法律、法规,严格监督,是治理河流及改造河岸的重要保证。法国制定法律后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从保护生态环境出发不断加以修改和完善。比如,2001年5月重新修订的国家卫生法规定,工业污水要排入下水道必须事先获得相关部门的批准,对于污染环境和有毒的污水,企业必须进行处理才能排入下水道,并实行自我监测,准许排放的污水必须缴纳污水处理费。一旦出现违规现象,则追究责任,并视情节轻重予以处罚。

通过治理,塞纳河流域的生态环境大大改观,人们都愿意住在河边,与水为伴。沿塞纳河而上至出海口,两岸点缀着星罗棋布的市镇和居民区,处处绿意葱茏,风光秀美。

从巴黎段看,河沿岸的植物多为梧桐、意大利杨树和欧洲山杨,垂杨飘动给河岸增添了浪漫的色彩。苔藓植物、唇形科植物、桃叶蓼、蕨类植物等遍布两岸。从秋天至春天,海鸥纷至沓来在巴黎过冬,翠鸟也在米拉博桥下筑巢避寒。绿头鸭、野鸭、白头鸟、黑水鸡日渐增多。

就在去年,巴黎乔治—蓬皮杜路的其中一段又一次进行了封闭改造,面积达4.5公顷。这一决定来自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她声称“我们要再次改造塞纳河岸”。

从2016年8月起,这段路禁止机动车通行,被改造成步行街。安妮·伊达尔戈明确指出,步行街将包括市政设施、轻体育器材、儿童游乐设施和酒吧等等。这一街道可以用来散 步,沿路还有文化空间甚至迪厅。唯一的条件是:考虑到占地面积,会优先使用可逆或者可拆卸的小型设施。此外,巴黎负责交通事务和城市空间的市长助理纳杰多 维斯基补充道,这里还将会建成区域性有机产品水上市场、小咖啡馆和共用的工作空间。

(综合自《深圳特区报》《南方人物周刊》《经济日报》等)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1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