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透视拜登演讲:谁是美国的敌人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玉渊谭天 谭主 2021-01-22 10:21
摘要:美国能挽救美国吗?

当地时间1月20日,美国第46任总统拜登正式宣誓就职,并发表就职演讲。

据CNN描述,拜登的就职演讲,从去年11月就开始构思,主题词也非常应景,叫“团结”和“治愈”,似乎与220年前另外一位美国总统的演讲遥相呼应。

1801年3月4日,在刚刚落成不久的美国国会大厦,美国国父华盛顿的继任者、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宣誓就职。

杰斐逊的演讲,很著名,也被称为“弥合演说”。

其中有一句话,流传很广:

“我们都是共和党员,我们都是联邦党员,这意味着和平与稳定的大局正在消解狭隘的偏见。”

诉说着“我们”的杰斐逊身后,是刚刚结束不久的独立战争,是当时还极度分裂的美国。为了选出总统,当时的国会一共进行了36次投票。

杰斐逊不会想到,200年之后,国会大厦会在总统就职典礼前,被美国人自己暴力攻破,也让全世界对就职仪式充满担忧。

在紧张程度堪比战乱地区的华盛顿特区,25000名国民警卫队值守。这不仅是往届就职典礼的三倍之多,也是自1861年美国内战爆发以来,军事化程度最高的就职典礼。

对比之下,目前驻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军总数不过约5000人。

总台驻美记者王逢治,在就职典礼几天前就陆续给谭主发来了不少视频,华盛顿特区的街头除了持枪的军人、军车之外,空空荡荡。

现如今,美国要对阵的敌人是谁?

透过拜登的演讲,或许可以看清答案。

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中午,拜登站在了发表就职演讲的讲台上。

在拜登开口前,很多媒体都在预测演讲的内容。

就职典礼前,负责拜登媒体宣传活动的白宫传讯总监凯特·贝丁菲尔德曾在美国广播公司(ABC)的节目中提示:“你可以期待,这将是当选总统拜登真正为美国翻过分裂与仇恨这一页的时刻。”

事实证明,拜登真的很用力地想要把过去彻底“翻篇儿”。

他的开场白就很有“新气象”:“今天是属于美国的一天,是历史性的一天,是充满希望,充满复苏与决心的一天。”

然而,环顾四周,戒备森严、观众寥寥的就职典礼现场,怎么看都没有“复苏”和“新生”的氛围。

美国没有等来“重启”,等来的却是一场意外的骚乱,和许多蠢蠢欲动的火苗。

就在就职典礼进行时,国会山对面的最高法院受到炸弹威胁,现场的人员紧急疏散,国民警卫队紧急增援现场。

如果说1月6日抗议者攻入国会大厦,还能解释成警察没做好准备。这一次,又出现重大威胁,就有点难以理解了。

要知道,华盛顿特区早在11日就进入了紧急状态。

25000名国民警卫队护卫,为什么还能被威胁?

一名田纳西州议员的声明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声明中说:

“国民警卫队大约90%是男性,且只有大约20%的白人男性投票给拜登。真正想保护拜登的人可能不到25%,另外75%都是想对拜登做点什么的人。”

保障秩序,可能变成了添乱。

就在就职典礼之前,美国陆军部长赖安·麦卡锡提出了自己的担忧,军队内部可能有内鬼。因此要对每一个参与活动的人进行两次、甚至三次审查。

谭主注意到一个细节,审查将通过美国联邦调查局维护的数据库和观察名单进行,包括前科调查或与恐怖主义威胁相关的调查。

原来这样的内部威胁调查,针对的是“基地”组织、“伊斯兰国”或类似激进组织的本土叛乱分子。

现在,调查的对象却变成了美国国民警卫队。

就职典礼前一天,真的发现了“内鬼”,12名负责拜登就职典礼安保工作的国民警卫队成员被解除任务。

美国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除了安全威胁,刚刚就职的拜登,马上就要面对另外一件糟心事。

上任第二天,拜登就有可能面临弹劾。

一周前,乔治亚州新当选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透露了她的计划,她将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提交弹劾拜登的条款。

▲我将于1月21日提交弹劾总统当选人拜登的条款。

理由是,“滥用职权、容易被外国势力收买从而伤害美国国家利益”。

就在格林公布弹劾计划的几个小时前,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32 : 197票通过了弹劾前任总统特朗普的草案。

特朗普也由此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弹劾两次的总统。讽刺的是,按照弹劾流程,对特朗普的弹劾还要在参议院投票,投票时间可能也是1月21日。

还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弹劾总统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的赞成票才能通过,这比较困难。

但有人想的可能是,只要半数参议员认定前总统“煽动暴乱和叛乱罪”成立,则可援引宪法第14条修正案,让特朗普今后不得担任任何公职。

呼唤团结的美国,刚刚组建新政府,迎来的就是前任和现任总统的弹劾。

此时的美国似乎还看不到“团结”的迹象。

不过,就职典礼的演讲台上,拜登依然强行承诺“让我们重新开始”。

就在宣誓就职几小时后,拜登向联合国发出通知,称美国将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

又过了半个小时,拜登签署了15项行政行动和两项机构行动,废除了此前特朗普的多项政策。

所谓的“重新开始”是试图对过去四年彻底“翻转”。而这种戏剧性的“翻转”,4年前,特朗普就职之初,也曾上演。

当时,特朗普在就职之后的第四天就签署行政命令,退出了奥巴马政府时期花了8年时间达成的TPP协定。

此后100天内,在特朗普推进的28项立法议程中,有将近一半是废除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法案。

▲图为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统计的特朗普上任100天内签署的28项法律

如果说,特朗普当时的“翻转”,让美国彻底驶向了一条与世界各国,甚至与大多数美国人利益背道而驰的轨道。

如今,拜登急迫地“翻转”,大有重新回到驾驶位之后,猛踩刹车和扭转方向盘之势。

显然,拜登很焦虑,甚至一天都不能再等。

这种焦急体现在拜登胜选以来公开发表的三次正式演讲中:

无论是胜选演讲,感恩节演讲,还是就职演讲,一直出现的,是一系列隐喻着“战争”的词汇。

名词battle(战斗)、uncivil war (野蛮的战争)、attack(袭击)直接定位了重重危机之下美国的现实处境。

动词defend(捍卫)、confront(对峙)、fight(斗争)尽管是对美国人行动上的呼吁,但却更直白地显示了拜登如临大敌的紧张心态。

刚刚卸任的特朗普引以为傲的“成绩”之一,就是自己成为唯一一位没有发动新的战争的美国总统,但按照拜登的话,“战争”此时此刻就发生在美国的每一寸土地上。

三次演讲中,拜登提及最多的,还有两个词,“团结”和“希望”。

只不过,“希望”的底色涂满了呼之欲出的“绝望”,就像这句话:

“A cry for survival comes from the planet itself, a cry that can't be any more desperate or any more clear now. ”

“这片土地发出求生的嘶喊,那嘶喊声从没像现在这样绝望,这样响彻心扉。”

Survival的意思是“求生”,美国已经到了悬崖边上。把美国逼到如此绝境的敌人是什么?

拜登在演讲中对这个问题给出的答案,不是新冠病毒,而是弥漫的“愤怒、怨怼和仇恨”;是“对事实的操纵,甚至捏造”。

距离就职典礼还有十天的时候,拜登发过一条推特:

“还有十天,所有人一起,我们将共同前行并开始重建。”

这条推文的评论区里那些充满攻击性的言论,揭开了特朗普给美国留下的诸多“仇恨”和“有毒的政治遗产”。

▲你发表演讲的样子真是吓死人了,我们不需要你这种“老好人”,你必须要让私营部门参与制定野心勃勃的计划。

作为第一位靠“推特治国”的总统,《纽约时报》曾分析过特朗普上任以后的11000条推文,其中有5889条包含着对至少630个人或事件的攻击。

据特朗普推特档案网站(Trump Twitter Archive)统计,特朗普推特里,有大量的侮辱性词汇。

比如,出现了234次“Loser(失败者)”,222次“Dumb或dummy(哑巴)”,204次“Terrible(糟糕)”,183次“Stupid(愚蠢)”。

过去四年,总统煽动的仇恨情绪在美国社交媒体上不断发酵,这也就有了拜登自嘲的那句话:“现在谈论团结可能听起来像是愚蠢的幻想”。

尽管如此,拜登还是给出了促使美国人走向团结的解决方案。

有研究机构统计了拜登自2007年以来发布的6065条推特,其中主要的关键词包括“中产阶级”“买得起”和“保证”。

▲我的团队和我都相信是中产阶级建设了这个国家。

与之对应的,拜登在三次演讲中也都花了不少篇幅,一再论述自己“重振中产阶级”的核心施政目标。

说漂亮话很容易,但失速的列车想刹车没那么简单。

过去四年,特朗普也曾向美国的中产阶级做出“把工作重新带回到美国的中心地带”的承诺。

然而,2017年,刚刚进入白宫的特朗普做的最有影响力的两件事,没有一件是为中产谋福祉的。

第一件,是立刻支持共和党废除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这项法案在众议院通过时,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分析认为,这将在10年内使接近2400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

第二件,是签署了一项金额高达2万亿美元的富人减税计划,将83%的长期收益给了最富有的1%的美国人。

按照《推特治国》一书作者哈克·雅各布给谭主分享的观点,特朗普政府既要维护经济集团的利益,又要争取中下层选民的支持,反而加剧了这种分化。

与之对应的现实是:

过去四年,美国最富裕的1%,收入占全美总收入占比升至20%;底层的50%,收入占比下降到13%。

而40年前,美国最富裕的1%,收入的比例为11%,底层50%的收入占比为21%。

美国引以为傲的“纺锤型”社会结构变成了一个两头大中间少的“M”型结构。

特朗普离任之际,不少美国媒体都在给他作总结。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论断很典型:特朗普离任时既没有筑成围墙,也没有强劲的经济增长,除了分裂与暴力,他未留下任何政治遗产。

也有人开玩笑说,特朗普留下的是自毁性的政治遗产。而这些遗产,不仅没有消散,还在继续弥漫。

为了收割跟随自己的数以千万计的选民,特朗普在告别演讲中埋下了一颗新的种子,他已经在与团队商量组建新的政党,名字叫“爱国者党”。

▲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特朗普已在商量组建新的政党》

“回归正轨”的曙光还看不到,但一些阴影已经飘荡在美国的上空。

通过搜索引擎,谭主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美国梦”一词的热度在美国正在呈现下降趋势。

下降的节点,大约是2010年前后。

这样的趋势,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南枝的观察一致:从数据上看,2010年左右,美国中产阶级在美国的人口占比,不再超过50%。

社会两极正在增加,这意味着越来越多人的梦想可能开始幻灭。

哈佛大学社会学家帕特南教授组织团队,以数年之功,追踪访问了生活在美国各地的107位穷孩子和富孩子,最后的结果是,命运截然不同。

这次社会调查,最后写成了一本书《我们的孩子》。

美国梦在衰落,而这样的衰落是缓慢累加的,也是难以逆转的。

魏南枝告诉谭主,美国梦的形成是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使用政治权力对资本进行有效的节制,继而对贫富差距有效缩减。

但从80年代开始,美国产业空心化加速,经济结构开始变化,社会结构同样也在变化。

社会结构的变化里,孕育了美国难以融化的第二道坚冰。

现在,美国少数族裔人数正在逐年增加,上任第一天,拜登就给1100万无证移民提供了合法身份。到2050年,美国少数族裔的占比将达到美国总人口的50%。

▲在就职第一天,拜登废除了特朗普的一些移民法令

这些人多是社会的中下层,也是拜登政府的重要支持者,但他们不是社会中下层的全部。

谭主最近看了一本书,《故土的陌生人》,说的正是美国社会群体中“沉默的大多数”——经济和社会地位同样低下的美国南方白人,也被称之为“红脖子”。

这些人则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在他们眼中,少数族裔插队了,抢占了他们的好处。

当两类中下层群体相遇,变成了美国难以消弭的种族危机,互相攻讦,自相残害。

美国梦,变成了美国噩梦。

这也就有了拜登的演讲中所说的,我们要战胜“政治极化、白人至上主义和国内恐怖主义”。

美国的敌人到底是谁?

这不仅是上届美国政府要反思的问题。

回看过去四年,美国四处设立“假想敌”,又得到了什么?

就在21日凌晨,中国外交部宣布,对在涉华问题上严重侵犯中国主权、负有主要责任的28名人员实施制裁。

这其中的不少人,谭主都揭露过他们的真面目:蓬佩奥、纳瓦罗、博尔顿……

这些人及其家属被禁止入境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他们及其关联企业、机构也已被限制与中国打交道、做生意。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究竟谁是美国的敌人?不是树立假想敌,而是深刻反思自己的问题,我们当然希望看到一个理性回归的美国,希望看到中美两个大国相向而行。

1月21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在回应拜登正式宣誓就任美国总统时,她说:

“只要下定决心,一切都有可能。我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中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

更多内容扫一扫关注玉渊谭天视频号

门里门外:赴美上市20年

美国能挽救美国吗?

栏目主编:秦红 文字编辑:董思韵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