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上阳赋》开分5.8,38岁章子怡演15岁少女,演技能化解年龄尴尬吗?
分享至:
 (4)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张熠 2021-01-15 21:56
摘要:“架空”不是创作捷径,历史元素不能随意拼贴。

尽管看过众多古装雷剧的观众们已经身经百战,但“阿妩及笄礼出场”这一幕还是劝退了不少人。

这部名为《上阳赋》的电视剧和李白的《上阳台帖》没有任何关系,也和张鲁一饰演13岁嬴政的《大秦赋》不是一个系列,甚至不是改编自历史。骤然开播的,是压了两年的,影星章子怡首次出演的电视剧。

众人期待已久的影后“下凡”,开播以后遭遇吐槽一片。《上阳赋》豆瓣开分只有5.8分,目前略提升至6.2。“及笄”指古代女子满15周岁结发,但在剧里,章子怡扮演的郡主背着一对巨大的蝴蝶翅膀,在皇宫大殿上昂首前行,这一番操作让观众迷惑——“这是维密走秀还是女皇登基?”“感觉下一步就要成仙成魔了”。

《上阳赋》根据寐语者的小说《帝王业》改编,作为一部架空历史题材,适当的想象和创新无可厚非,但背着蝴蝶翅膀的及笄礼还是让观众出戏了。架空历史真的可以不顾历史吗?

“超龄”少女的违和感

《上阳赋》讲述了王儇与萧綦因为一场权利的交易,先婚后爱共定天下的故事。该剧在2018年开机时名为《帝凰业》,经历了2019年的“限古令”后换作带有正剧气息的《江山故人》,现在又改为一个定位模糊的文艺剧名。

和此前一系列挂羊头卖狗肉的大女主历史剧不同,《上阳赋》是架空题材,并没有明确的时代背景,章子怡的加盟也令其天然具有话题度。然而,近日剧集播出后争议也随之而来。观众议论的焦点在于演员的年龄——当年38岁的章子怡演少女,让人有不少违和感。章子怡也在开播首日发了条微博,让片方与平台别再营销“少女感”。她写道:“‘少女感’没什么不好,但请别强安在我身上。”这一回应看似“清醒”,却也让年龄问题被放大了。

或许是为了在同剧组中不至于存在明显的年龄差,《上阳赋》里“超龄”的不止章子怡一人,左小青、刘芸、惠英红、贾一平,都非少男少女的年纪。有人统计,剧中的主要女性角色平均年龄53岁,“充分体现了我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这样的错位感的确让人难以入戏。

坦白讲,章子怡的演技及表现力,让人对《上阳赋》存有期待。章子怡估计也自知年龄并不匹配“少女感”,所以选择“跟角色一起成长和变化”。在剧中,无论是噘嘴、嬉戏、打闹,她都尽力去展现一位15岁少女的天真。用演技来弥平年龄的落差感是有可能的,但也确实容易跳戏。一群中年演员再怎么努力地去展现少年情怀,打光、妆容再怎么遮掩年龄,都很难避免“老演少”的尴尬。

有些影视剧在主线剧情开始前,会采用小演员或年轻演员替代出演,比如《大明宫词》。但这对于《上阳赋》或许行不通。前期的故事主线就发生在女主及笄前后的几年内,主角显然不会出现某种突然的成长。观众“枣元”认为,如果剧情发展那么集中,用小演员似乎也并无必要,“有时候两人出演同一个角色,反而让人觉得接不上戏。”

实际上,解决办法并不是没有。既然《上阳赋》是架空历史的网文IP改编之作,或许也可根据演员年龄适当调整剧情。去年口碑还不错的网剧《棋魂》,根据日漫原作改编,原作里主角一直是小学生;但到了剧版《棋魂》,不仅把故事移植到了中国背景里,主角的年龄也调整为中学生。原著党起初虽有不适应,但后期随着剧情展开,都纷纷“真香”了。从这点上看,《上阳赋》既然请了章子怡出演,或许并无必要再拘泥于“及笄”这个时间节点。

“披发”不适合所有角色

相比年龄的失真,更值得关注的是剧中历史细节的失真。架空历史题材同样有历史细节的原型,比如及笄礼便是真实存在的。既然将及笄礼作为重要的开场,就应该做好细节功课。

在《上阳赋》中,剧中虚构了“大成”和“忽兰”两个阵营,以王、谢为两大士族,并强调士族和寒门的概念,从设定来看,很明显承袭了东晋的元素。剧中女主角王儇为王氏一族,还有“得王氏女得天下”的设定,而皇族姓马,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历史上“王与马(司马),共天下”的真实情况。在《上阳赋》里,还用了庄姜的典故,所引用的“齐侯之子,卫侯之妻”,正是《诗经·硕人》里的句子。

无论是王、谢,还是庄姜,这些都证明了架空历史的《上阳赋》离不开从历史文化中找寻灵感和养分。真实历史是作品虚构的基底,但在对待历史细节上,该剧很多地方却颇为糊弄。比如“忽兰”很容易令人想到和东晋对垒的氐族建立的前秦,但当周一围饰演的男主角萧綦出场时,一头披肩长发令人疑惑,这是汉人将军还是胡人将军?

不只是萧綦,剧中的公主、王子皆是长发及腰,一脉相承了张叔平设计的“梳平”式仙侠剧造型。《国家宝藏》专家顾问团、服饰史学者陈诗宇指出,影视剧设计受到上世纪90年代港台影响,男女角色喜欢采用披发、刘海造型,到后来形成了专门的仙侠风格造型。“这类造型确实是很美的一种设计风格,可以使用在一些架空背景的设定里,但并不适用所有时代和所有角色以及所有演员。”

他介绍,传统中国人对于发型的讲究很多,各个时代的发型不同,什么年纪、什么身份可以披发也各不相同。成年男女披头散发,在古人看来其实是癫狂或者蛮夷的设定。作为一个存在不同民族政权设定的电视剧,发型显然需要在其中起到一种文化区分意义,这也是顶着一头披肩长发的萧綦在剧中和胡人作战时令人出戏的原因。

“现在很多古装剧已经开始注重服化道还原历史,比如《清平乐》《长安十二时辰》等都把古代服饰之美作为亮点,观众早就对满屏塑料碎花的架空、仙侠厌倦了。”市民孟小姐认为,一件衣服、一种发型在古代都有重要的文化意义,“架空历史剧就可以逃避文化责任吗?”

“《红楼梦》也是架空,不一样供那么多人解读历史?”小欧是古风游戏爱好者,这类游戏大都是架空历史背景,吸引她的是结合古代元素和现代审美的角色形象,但让她不满的是,很多人把架空当作创作捷径,为了把故事编圆而肆意拼贴历史文化。“比如我最近玩的一部游戏设定了一个男女平等的架空朝代,这样女主角可以大胆追求心仪的男性,实现婚恋自主,但是看游戏的配角,又是一水的三妻四妾。使用传统文化元素不能这样功利。”

历史的真实本就很美

如何将传统文化更好运用到戏剧创作中?最近,《国家宝藏》第三季热播,豆瓣评分高达9.5,许多国宝的前世故事看哭了网友,这些来自于历史细节的艺术虚构,值得为当下的古装剧创作借鉴。

陈诗宇介绍,在《国家宝藏》中,所有角色的服饰造型以历史真实为第一准则,包括发型头饰、妆面、服装、腰带配件、鞋履、纹样材质甚至里衣细节都要符合剧本设定的时代、身份、场合,尽可能避免硬伤。

在国宝的“前世故事”中,有不少造型都属于影视非常规形象,甚至是首次在荧幕上呈现或者还原出来的形象。

比如杨紫扮演的文成公主造型让很多观众觉得惊艳,这是根据时代设定的“高宗初年”前后长安皇室贵族墓葬出土的服饰形象还原设计的。“一般影视设计或者美术创作的时候都参考簪花仕女图款的大袖衫来设计,但簪花仕女图的时代其实是晚唐五代,距离文成生活的时间已经有三个世纪的距离。我们最后使用的虽然是一个大家不太熟悉的初唐形象,但比较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

面对观众吐槽的古装剧“中分+发冠+一字眉+大红唇”通用造型,陈诗宇坦言,如何权衡现代审美、舞台审美、观众需求、表演需求和历史真实之间的关系,的确是一个不容易把握的课题。“很多造型师下意识用现代审美、现代流行造型来套用,背后是缺乏对历史真实的深入认识。其实,采用一些历史上的妆容造型也可以做得很美。”

最近,有观众发现,随着华流影视出海,国产古装剧的服饰风格已经成功输出海外,韩剧《九尾狐传》《月升之江》也开始效仿“仙侠风”和架空古装剧的穿衣打扮。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文化输出,也有人对此持反对意见。“首先,这些服饰本就不是还原的历史,输出的真的是文化吗?”

此前,中韩网友关于明代服饰引发网络论战。陈诗宇介绍,在《国家宝藏》第三季孔博“三圣像”的前世故事中,原本设定了一个从明嘉靖年间朝鲜来的儒生角色,其实明代当时的朝鲜服饰和明朝服饰是高度一致的,为了拉开角色区分度,原本考虑搭配比较有朝鲜感的“黑笠”,后来临时取消了这个角色,没想到不久后网上发生了关于服饰的争议,焦点就是这套笠帽服装。在另一场孔博“商周十供”剧情中,导演组又设定了一个清代从朝鲜来孔庙的儒生角色,为了避免争议,就避开了通用的朝鲜“黑笠”,而采用了“儒巾+道袍+绦带”这样一套清代朝鲜儒生的打扮。

关于古代服饰的网络争议,也透露出当下大众对传统服饰文化和其背后的民族认同感正越发重视。“现在很重要的情况是,观众已经发生了改变,大家对于沉浸式的历史体验有了新的需求,对于历史真实的接受度也在提高。专业观众、甚至普通爱好者观众的水准越来越高,已经不满足于早先的套路式做法,也要求从业者能有更好的呈现,甚至可以起到引领的作用。”陈诗宇说。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张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