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今天你接种了吗?"上海疫苗接种历史,175年!
分享至:
 (1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轶伦 2021-01-13 11:49
摘要:上海居民种痘,首见于文字记载的事件,为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山东路医院设站施种牛痘。

【1】

人类的发展历史,是和自然灾害与瘟疫疾病作斗争的历史。而疫苗的发现,有效控制传染性疾病,是其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上海7日启动因私出国人员预约接种新冠疫苗。在上海,人们是何时开始接受疫苗接种概念?

这要回到1845年,34岁的威廉·洛克哈脱(William Lockhart)在上海租得福建路至山东路之间一块5.5亩的土地。翌年,他将原先开在上海老城厢内大东门的“雒氏诊所”搬了过来。这是一幢中式平房,定名为仁济医院,也叫山东路医院。据《申报》记载,1844年至1856年间,上海的这第一家西医医院诊治涉及内科、外科、眼科、妇科、骨科、烧伤科等专科类型的中国病患15万人次。资料显示,这所医院为上海带来许多新事物,包括开设护士学校、为鸦片上瘾者戒毒,以及替民众接种牛痘。由此,也刷新了上海居民首次种痘的记载。

根据《上海卫生志·卫生防疫》的资料显示,上海居民种痘首见于文字记载的事件为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山东路医院设站施种牛痘。同治九年(1870年),上海道告示禁止旧法种痘。光绪十六年(1890年),工部局设立种痘分处免费施种。宣统二年(1910年)至1935年的25年间,华界施种牛痘143.5万人次,加上各医院及慈善机构接种人数,约在250万人次以上。

在推广西方种痘技术的过程中,雒医生的助手、仁济医院最早的华人医生,也是上海第一位西医黄春甫渐渐独当一面。当时,许多中国人因不了解西医的诊疗手段而顾虑重重,黄春甫担当了公共卫生知识的讲解者和科普者。苏浙一带的医生都慕名前来学习。

1929年12月,国民政府卫生部在上海召开防疫工作会议,商讨华界、租界联合预防霍乱和接种牛痘等办法。翌年6月,全面推广免费注射霍乱预防针。嗣后每年联合开展此项活动。抗战胜利后始有较完整的接种统计,1946年至1948年全市预防接种霍乱疫苗706万余人次,牛痘苗52万余人次,白喉类毒素13万余人次,伤寒菌苗54万余人次,狂犬疫苗1万余人次,斑疹伤寒疫苗500人次。

【2】

1946年元旦刚过,上海地区出现天花且有蔓延之势,时任抗战后的第一任上海市卫生局局长俞松筠为此在媒体上呼吁:“本局在六七星期前,闻悉长江一带,如汉口,九江,芜湖等处,天花流行甚剧,故即设法预防,制备大量疫苗,分发全市医疗机关,并将种痘地点,布告周知,二月来种痘人数仅有四万五千余人,最近数日,本市忽然发现天花病例多起,截至前日止,已有患者五十九人,决督饬所属,加紧种痘工作,曾盼一般市民,自动注意,从速接种牛痘”。

到年中,江海关海港检疫所,即规定“旅客购票离埠,须凭预防霍饥天花证书。往福建省各口岸之旅客,应再备有预防鼠疫证”。在1946年12月24日,当局对离沪的旅客有着十分严格的规定:“自即日起,旅客欲往本国沿海各港,或长江各埠,向该局购票时,先向汉口路江海关检疫所接种牛痘,如无该所所填发之牛痘证书,不得购票。又赴广州旅客,须在购票前十四日接种,方为有效。”

1947年3月,上海更进一步升级防疫措施,将挨家挨户检查种痘情况。根据新闻报道,显示:由于本市“近时天花流行,蔓延堪虞,市防疫委会,为加以防止起见,特联合各界普遍布种牛痘,自2月1日起开始以来,市民接种者固属不少,而意存观望者仍不乏,该会爰规定自4月15日起开始挨户检查种痘证,凡无此证者查出后仍予补种,该会除委托各医院诊所代为注射外复分派流动布种团密布各区,为市民义务注射,当发给种痘证,各机关学校团体满百人以上者亦可请会派医师前来种痘,亟望市民为保全生命安全及身体健康,踊跃前往接种”。

虽然科学接种疫苗有益于防疫,但对于新生事物的强烈抵触情绪,也同样顽固。在推广种痘的过程中,有市民畏惧“西医会挖掉孩子的眼睛”所以坚决不去,有人认为“供奉算命的仙方”更为有效,也有人坚持即便接种也要挑着日子,比如“阴历二月十二日的百花生日种牛痘才有效”。

心理学家丁瓒在1946年谈及当前的青年心理问题时,就说到人们对新事物的态度:

我们知道心理的再适应是一个非常艰巨的自我斗争的过程,因为长时期已经习惯了的行为惰性是非常不容易被克服的,一个新的观念往往为盘根错节的成见所拒绝……如现在较为普遍的种痘,早在一七四四年便开始应用了的,但是到了现在英国还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是乐于接受牛痘的接种的。在十八世纪反对种痘的人说:“天花无疑是可恨的恶魔,但是我们知道它作恶的范围,现在要是种了痘让这魔鬼飞走了,我们就更捉摸不着它了。”到了十九世纪,吉布氏(G·Gibo)又认为强迫种痘法令的颁布让医师义士去到人家里种痘是“侵害了个人的自由和家宅的神圣”。现在是二十世纪了,大文豪萧伯纳在1906年还讽刺种痘是一种野蛮主义呢!

这位中国医学心理学开拓者之一,当时就看出“我引用这些故事,是让我们想象到克服行为惰性,来接受新的观念以至顺应时代的变易,是何等的困难”。

今天看这些话语,依然有发人深省的意义。

【3】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上海开展计划接种的工作也得到进一步发展。

6月11日起,上海开展以预防霍乱等急性传染病为中心的夏令防疫运动,共接种375万人次。1950年5月10日起,又开展夏令防疫运动,接种328万人次。是年冬,开展大规模普种牛痘运动。1951年1月,市卫生局颁布种痘实施办法,号召“人人种痘、个个种痘”,先后出动医务人员包括开业医生和医学院校高年级学生近7000人,组成1319个固定接种站、1836个流动接种队,接种率达应种人数的95%以上。三次普种累计约1068万人次。1957年,制定《上海市白喉、天花预防接种经常化试行办法》。翌年,发布《上海市预防接种程序》,增加百日咳疫苗和卡介苗二种。随即在市区推行新生儿预防接种一人一卡制,漏种率有所降低。1962年,开展服用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1966年,普遍开展麻疹减毒活疫苗接种,先后列为接种常规。

1960年代开始,改突击性免疫为计划免疫,由市卫生防疫站统一制订计划免疫方案,订购、供应生物制品,分析接种效果;区、县卫生防疫站组织实施接种计划;地段(街道)医院、公社(镇)卫生院负责接种。1972年起,市卫生防疫站每年组织全市性对口检查,区、县站每季或半年进行全面检查,基层则一苗一查,边查边补。1974年,统一接种记录,实行接种卡随户口转移制度,保证资料的连续性、完整性。1976年,接种率提高到83.4%—90.3%。1980年代,建立预防接种门诊制度,市区在地段(街道)医院开设按日接种门诊,郊县在卫生院或村卫生室开设按周或按月接种门诊,使免疫接种程序化、规范化。与此同时,上海的广播、电视、报纸杂志,文艺院团,也不断用各种方式推广、宣传接种疫苗的益处。

1983年起,市政府拨出专款增添冷藏设备。1985年,“四苗”(即麻疹疫苗、脊髓灰质炎免疫糖丸、卡介苗、百白破混合苗)全程免疫接种率从1982年的51.6%提高到89.9%。1986年以后,各年均在96%以上。1989年2月、3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官员来沪检查、评审计划免疫工作,确认“上海的计划免疫工作是优秀的,可以与世界先进的欧美国家相媲美,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1989年3月,根据全国计划免疫审评的要求,按随机抽样方法,对当时南市、静安区和当时嘉定县的计划免疫情况进行调查:儿童建卡率为100%,卡介苗接种率为99.8%,卡疤率99.5%,百白破混合苗、脊髓灰质炎糖丸、麻疹苗接种率分别为100%、99.8%、99.7%,儿童“四苗”全程免疫率为99.4%。

以天花为例,1951年3月,上海开展了以预防天花为重点的春季防疫清洁卫生运动,动员全市居民制定清洁卫生公约,清除陈年积宿垃圾,全民接种牛痘疫苗。至当年6月底,全市累计接种1068万人次。1951年7月26日,官方宣布,上海发生最后一例天花。要知道,上海消灭天花的时间比全国早9年,比全球提前26年。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