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郎朗在上海回应争议:别看“腰”了,看才华
分享至:
 (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21-01-06 20:49
摘要:一个更成熟的“新的郎朗”

“非常感谢邀请我的主办单位,在这样挑战性的时刻,能弹一场音乐会就是非常幸福的,更反映了我们防控疫情成果的得来不易。”刚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完成《哥德堡变奏曲》独奏音乐会不到一个月,1月7日晚,郎朗将再度挑战这部对他来说意义非凡的曲目。6日下午,在剧场后台与上海媒体见面,郎朗直言:“把每一场音乐会弹到最好,就是我的回报。”

“我这个年龄,再不突破一把就没意思了”

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是其创作后期集大成式的作品,有“音乐的珠穆朗玛峰”之称。“在巴赫的年代,他是用古钢琴写的作品,G大调,主题非常治愈人心,又结合了他使用过的各式各样的曲式,堪称巴赫的人生巨作。”去年,郎朗录制《巴赫:哥德堡变奏曲》由环球旗下DG发行并随之开启巡演,成为古典乐界引人注目的年度事件之一。“10年前我就立下了这个志向,但如果没吃透这部作品,轻易不敢录。《哥德堡变奏曲》和巴赫其他平均律不太一样,每个变奏都会反复,仿佛人生重来一次的机会,这种感觉其实挺东方。所谓余味,东西方的伟大作品是相通的。当然,巴赫之所以成为巴赫,不光在于意境,还在于他拥有的超级作曲能力。”

“有人说看你演奏就像看好莱坞大片。”对于这种评语,郎朗坦陈,“演奏一部曲目,我先要自己搞清楚。古典乐其实挺抽象,我们只知道曲式,不知道具体在描述什么。要弹好一部作品,必须融会贯通自己的思想——‘我’想演绎成什么样,‘我’受到震动的地方是什么,是愉悦的、暗黑的或是享受音乐中的数理性。上次在东艺演奏《哥德堡变奏曲》,我的处理偏戏剧化,这次会选另一条路。90分钟的曲目,必须变变阵,才有乐趣。演奏大曲子特别讲求策略,弹法很多,各种阵型都可以尝试,弹完很练脑子,就像吃了几个核桃一样。”

“在我这个年龄,如果再不突破一把就没意思了。”郎朗把演奏《哥德堡变奏曲》视作一个更成熟的“新的郎朗”的开端。“我喜欢走出舒适区,别人说我是这样的风格,我偏要打破这种印象。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风格的多变,在这个年龄段弹出更深的东西。”

“没有想象的音乐就像没弹过一样,我希望达到的境界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谈到不久前在英国去世的钢琴家傅聪,郎朗感慨,这是一位真正吃透了东西方艺术的大师,“别人可能只是说说,他真正知道琴键上的哪个音可以和中国诗词里的哪一句对应,洞察力非凡。他让我知道,音乐的丰富度无关技术。他鼓励我多看书,才能让丰富的情感更有效地渗透到音乐中。”

“我可不骂我的小孩,我爸有这个基因”

除了钢琴,郎朗的家庭生活也是人们关注的热点。特别是频频在《青春环游记》《妻子的浪漫旅行》《明日之子》等综艺节目中亮相之后,钢琴家郎朗变了吗?

“我参加的综艺节目表现的都是比较真实的自己。”郎朗说,《青春环游记》让他找到了“春游的感觉”,“小时候集体生活的经历很少,所以特别珍惜。”与妻子吉娜一起的“浪漫旅行”温馨、治愈,“可以忘掉生活中的烦躁和不太阳光的一面。”《明日之子》培养下一代乐手,“不仅是古典乐手,还有流行乐手,对我来说也是开阔视野,知道了更多流行乐器是怎么回事。”

“上综艺会不会影响主业?我的理解是,上好了不会影响,上不好当然会影响,这个度要掌握好。上综艺可以把文化宣传出去,和其他艺术家有更多交流,了解大家的艺术想法,也不耽误练琴。每天练琴两小时是我雷打不动的习惯。在节目里还学了不少网络语言,像是柠檬精啊、营业啊,挺有意思。今年我的计划比较满,音乐会一开启,时间不够用,肯定不会再上这么多节目。”郎朗总结,“生活中的乐趣还是需要的。小时候总练琴,很多电视剧听过主题曲,看过一两集就不敢看了,太容易上头。现在怎么补课,还是跟不上。”

郎朗3岁开始学琴,成名之后,父亲对他的严厉管教、“狼性教育”几乎人所周知。去年,好莱坞传出消息,曾执导《美丽心灵》的知名导演朗·霍华德将执导以郎朗为题材的传记性电影。“主要是我小时候的故事,我爸的角色比较重一点。一个东方家庭中父与子的故事,从碰撞、冲突到一点点找到和谐。”郎朗形容,“有一点《美丽心灵》和《洛奇》的感觉。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总能找到解决的方法。现在回想我小时候的远大理想,也挺可笑的,5、6岁的小孩说要当钢琴家,瞎喊口号罢了。后来遇到很多帮助我的贵人,一步步有惊无险地向上走,还是应该相信努力,相信付出,相信梦想。”

很快,郎朗自己也将成为父亲。“以后在家谁当‘坏人’?我可不骂我的小孩。可能就这件事还得求我爸,毕竟他有这个基因。”

“别再说‘腰’了,看我这样子像少吃的吗?”

“条件许可的话,每个小孩都应该学钢琴,但不要有特别功利的想法。在还没了解弹琴有什么乐趣,音乐里有什么东西的时候,一上来就练得特别狠,那没必要。不要太着急,晚两三个月不会有质的变化。”郎朗说,“我一定会培养孩子听音乐、画画,艺术是人类的礼物。要不要当钢琴家?那要看他愿不愿意,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了。”

孩子的未来要听孩子的,郎朗确定的是,未来会在音乐教育上投入更多精力,包括向山区孩子捐赠“快乐的琴键”音乐教室,用“郎朗和朋友们”品牌音乐会带领小琴童们演奏。“就像火车头,把孩子们的热情带起来。弹琴有时候的确很枯燥,多想一些新的节目才会发现乐趣。”众多计划中,郎朗特别强调“快乐的琴键”的意义,“小时候收到的玩具可能会一辈子感到温暖,如果是音乐课呢?会对孩子们的人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做公益有时候费力不讨好,我们对公益的投入和‘腰’不成比例。”郎朗忍不住提到总上热搜的妻子吉娜的腰,“吉娜很有原创的才能,音乐的才华。大家别老说腰了,没什么意义,最近也挺难受的。我们从来没想让大家少吃,这和我们的想法完全不一致。看我这样子像少吃的吗?”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郎朗微博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