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运动+ > 文章详情
杨扬退役后为奥运奔忙,但她计划2021年“复出”:跑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
分享至:
 (7)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华 2020-12-17 13:12
摘要: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赛,在2021年将首次实行双赛事:6月举办垂马欢乐跑,11月28日迎来正赛。

只要心中有爱,昨天的曾经失去,今天可以双倍归来。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未能如期上演的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赛,在2021年将首次实行双赛事:6月举办欢乐跑,11月28日迎来正赛。

北京2022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委员会主席、中国冬奥首金获得者杨扬,退役后一直为北京冬奥会奔忙。这次赛事联手冠军基金,为退役运动员提供实践工作机会。作为基金创始人的杨扬,计划“高调复出”:“说好了,我要跑一下,感受中国最高大楼。还有一年,好好备战!”

垂直马拉松,体验城市高度


42.195公里,很多人都知道,这是全程马拉松赛的总距离。那什么是垂直马拉松,是在摩天大楼里跑42.195公里吗?答案是否定的。

垂直马拉松,是以城市高楼的楼梯为跑道,由一楼出发点跑至大楼顶层终点。比赛采用公平有效的计时技术系统,按照间隔一定时间的形式组织选手发跑,以净计时方法计算成绩和排名。

垂直马拉松最早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帝国大厦,如今在全球近50个国家和地区,每年都会举办100多场垂马赛事,被誉为“运动之王”。如果说,马拉松是贯穿整座城市,用双脚丈量一座城市的宽度;那么,垂直跑则算是用双脚去体会一座城市的高度。

总高度632米的上海中心,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二高楼。自2017年创办的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赛,不仅被上海市体育局列入“国际国内重大体育赛事”,还获得世界高塔竞速协会(TWA) 赛史竞赛高度最高纪录、办赛大楼最高纪录认证。

在上海中心垂马完赛,选手要从1楼爬到119层,跨越3398级台阶,攀爬高度达552米。由于上海中心马拉松的高度和体验不可替代,一直是垂马爱好者们公认体验度最佳的“全球最高垂马赛道”。

线上也能比,拓展参赛人群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2020上海中心垂马未能如期举办,这让很多垂马运动的铁杆粉丝,感受有些失望。不过,根据最新发布的赛事计划,不少跑友都乐开怀:2021年,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赛将举行两场重要赛事,6月的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赛欢乐跑、11月28日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赛正赛。

除了历史首次“年度双赛事”强势回归,上海中心垂马也参考上海马拉松、东京马拉松的线上参与,赛事第一次发起线上跑项目,打破由参赛城市、比赛场地带来的地域及人数限制,以线上跑的形式吸引更多跑友的加入,让更多人群通过技术手段身临其境体验“全球最高垂马赛道”。

“2015年,我们在中国开创了线上跑的全新理念,也击中了很多线下马拉松赛事一个名额难求的痛点。”赛事战略合作伙伴悦跑圈首席运营官吴文业表示,疫情之下的东京马拉松、上海马拉松都采用了相关线上马拉松的技术合作,“疫情之下,线上马拉松的名额更紧缺,这时通过软件技术,在线上模拟环境中参与比赛,能让更多跑友共享赛事乐趣。与此同时,我们也认为,线下比赛的荣誉感、团结合作、情感交流,也是线上比赛无可替代的,这也是我们积极和全国乃至全球著名马拉松赛事合作的原因。”

上海中心大厦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顾建平,则希望体育竞赛融入更多色彩,“除了体育竞赛,我们希望这个垂马也是家庭亲子、互动娱乐、社交交友、企业团建的亲民欢乐平台。其实,现在我们垂马高度是552米,已经创造世界之最,但未来还能拉高到583.45米,创造新的世界纪录。”

奥运氛围浓,杨扬确认参赛


或许,全球都没有一项赛事,能比肩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拥有那么浓郁的奥林匹克氛围。2018年,作为赛事形象大使的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小萨马兰奇,特别领衔千名选手参赛,他以59岁的年龄,交出39分钟完赛的成绩单。

2019年的赛事发布前,1月特别举办“荣耀·传承”为主题的奥林匹克博览会,设在119层上海中心上海之巅观光厅的展览,共接待海内外观众15万余人,通过上海中心地标平台传播奥运拼搏精神,既推介赛事,更助力2022年北京冬奥会。

这次发布2021赛事计划,国际奥委会两位副主席小萨马兰奇和于再清分别发来祝贺视频,国际奥委会委员、前奥运冠军张虹,七大洲极限马拉松世界第一人陈盆滨先生,世界高塔竞速协会主席丹尼尔等,也特别期待赛事再度启航。

更让现场跑友激动的是,北京2022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委员会主席的杨扬,特别来到现场助阵。退役多年的杨扬身穿一袭合体职业套装,相比运动员时代的霸气,多一份职场女性的沉稳干练,灿烂笑容背后,则是时间沉淀的知性优雅。

作为中国冬奥首金获得者,退役后的杨扬有了太多不同的身份:她成立了自己的滑冰青少年培训机构,开始了普及滑冰培养后辈人才的工作。她还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国际反兴奋剂组织副主席……与此同时,她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我还有一个身份,是冠军基金的发起人。”杨扬表示,她在退役后遭遇迷惘,不知道未来在哪里,这时候国际奥委会的职业运动员培养计划,让她打开眼界,并进入中国成立冠军基金,“基金致力于青少年素质教育及退役运动员职业转型,这次赛事和冠军基金联手,上海中心将向冠军基因培训指导的退役运动员,提供实践岗位。我们希望帮助更多退役运动员参与赛事筹备及运营实践,找到职业发展的灵感与方向。”

“这是中国最高的大楼。明年,我也将计划参加上海中心垂直马拉松赛。跑一下,约一下!”杨扬笑道。其实,杨扬这么说,是有底气的。只要不是出差,每晚在浦东滨江陪伴孩子骑自行车和跑步,是雷打不动的亲子运动项目。作为奥运冠军,杨扬如果真的参赛,内心的参赛小目标,或许是成绩不能比小萨马兰奇差吧?

栏目主编:陈华 文字编辑:陈华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