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运动+ > 文章详情
观察:从上港集团到中国足协,陈戌源身份转换一年多,还是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分享至:
 (6)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华 2020-12-15 06:03
摘要:自2015年足改方案颁布以来,中国足球事业发展虽发生积极变化,但中国足球系统性落后于世界足球先进国家的局面,并没有根本性改变。

12月14日下午,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在上海召开,吸引全国30多家主流媒体报道。在记者印象里,这是陈戌源在2019年8月22日当选中国足协主席至今,第一次在上海滩、第一次在这么多的媒体面前,敞开心扉、亮出态度、表明观点,畅谈限薪限投以及俱乐部中性化名称这两大改革举措。


有话直说让人感觉很熟悉


一年多前,陈戌源是上港集团董事长,是上港足球俱乐部发展前进的决策者;一年多后,他的身份早有不小转变——中国足协主席,即中国足球发展的掌舵人。打个比方:陈戌源过去在上海主导上港足球俱乐部夺冠,只是顺利驾驶一艘轮船;如今担任中国足协主席,则是掌舵一个体量庞大的超级船队,在茫茫大海中找寻抵港方向。

2020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上,俱乐部总支出压缩、球员进一步限薪、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等政策重磅出炉。陈戌源最后总结讲话,没有太多假大空的套话,有的是实事求是的自爆短板,是直面问题的正视差距。

“我们中超俱乐部的投入,是日本J联赛俱乐部的三倍多,是韩国K联赛的10倍多;中超一线球员的平均薪酬,是J联赛球员的5.8倍,是K联赛球员的11.7倍。金元足球正在吞噬中国足球健康的肌体,我们难道还不觉醒,难道有些人良心已死,还要继续享受虚无缥缈的足球泡沫环境?”

“对薪酬调控改革,有些俱乐部不要心存侥幸。不管哪家俱乐部,俱乐部牌子多大,执行处罚一视同仁,坚决不讲情面,坚决不搞下不为例。过去中国足协有过执行不严,造成不好的影响。从现在开始,限投限薪,坚决不含糊。我就是不当主席,也绝不搞下不为例!”

“中超职业俱乐部,花钱不算本事,只要钱花下去,成绩就能上去,其实很容易。但对俱乐部来说,难的是健康可持续的发展。打击金元足球,事关贯彻《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方案》宗旨,事关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方向,事关各俱乐部健康可持续发展,事关全国人民大众对中国足球发展的美好期盼。”

有话直说,有话敢说,包括面对媒体的有问必答,陈戌源的真诚交流、金句频出,首先就让人感觉“太熟悉”。 2014年底,上港集团收购上海东亚足球俱乐部100%股权,从赞助商变身运营方。2015赛季开始,上港集团开始真正介入足球运作,作为集团董事长的陈戌源,就在多次接受采访中给笔者留下直观印象:敢说。起码,对媒体十分真诚,只要是能说的,绝不会藏着掖着,不故弄玄虚。


敢于发声意味着敢于担当


在陈戌源担任上港集团董事长期间,一年两次对俱乐部将士进行动员,是常规动作:赛季初的动员大会,陈戌源会为球队启程做动员;赛季结束的总结大会,他也会为一年得失进行盘点,放眼未来。

2015年,他说,“上港俱乐部有钱了,但不当土豪,也不是简单地复制广州恒大的模式,而是要传达正能量。”2016年,也是在球队赛季初的壮行会上,陈戌源喊出“要为上海带来一座冠军奖杯”的口号与目标。2017赛季,他直言“签约奥斯卡为夺冠”。

2018上港夺冠后,他在总结会上表示,四年足球路,今朝喜夺冠,四年前上港集团接手东亚俱乐部时就怀揣着伟大的梦想,今天终于梦想成真。

当时他说:“足球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运动,我们向往的就是足球带来的精神力量,今年之所以能夺取奖杯,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信仰的力量,信仰为这个城市夺得荣耀。信仰有多坚定,责任就有多重、力量就有多大。”2019年,上港集团支持武磊留洋前,他曾这样告诫武磊说,“你想要成为伟大的球星,首先从精神上要伟大。”

中国足坛名宿徐根宝,曾对中国足协历任掌门,发表过他的私家看法。如果仅从“开口说”角度总结,那就是:“中国足协主席能力如何,是一个复杂的评判,但首先一点,他要敢说,敢于亮出自己的施政方针,说出自己的思考总结。否则,领导都闷声不响,全中国那么多的足球从业者,尤其是俱乐部的投资人、青少年足球教练,完全没有方向,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做!”

根宝还曾透露,他曾建议有关足协领导大胆亮出施政纲领,“毛主席不光仗打得漂亮,文章也写得好,这就是凝聚共识的过程。中国足协的领导,如果连话都不敢说,还怎么统一全国足球工作者的思想,怎么去激励大家的干劲,怎么谋求更多共识?”结果,他的建议依旧被当时的官员婉拒,“少说为妙”。

其实,敢说,首先是一种担当。中国有一句老话: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如果是一名不求上进的平庸管理者,那少说话肯定没错,因为少说尤其是少在媒体前少说,意味着少曝光。少曝光,在足球领域,就意味着少挨骂。如果没有重任在肩、敢作敢为的心理素质,没有敢于突破、理念先行的主动意识,大多数人自然会把“言多必失”奉为职场和官场的金科玉律。

企业家出身带来市场化思维


第二个让人感觉“太熟悉”,是陈戌源对市场主体的尊重,是骨子里的市场化思维。陈戌源本身是搞企业出身,上港集团运营足球俱乐部时,他作为董事长代表全体职工履行投资方的职责。上港集团“踢足球”,固然有扩大企业品牌美誉度的诉求,但更多还是追求社会效应,为上海打造全球著名体育城市贡献企业的力量。

当时,作为企业管理者的他就曾表示,“ 足球俱乐部的正常发展,自我发展能力,是中国足球发展的根本所在。目前大部分中超俱乐部,都不具备持续发展的能力,都是靠投入解决问题,足球的市场化很不充分,机制也不健全。”

担任中国足协主席后,陈戌源的头脑里,始终有投资人这根弦,有市场主体的换位思考。受到此前金元足球和今年疫情的影响,今年各级职业联赛有16家俱乐部退出或解散,联赛体系的完整性遭到破坏。陈戌源说,各级联赛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前几年金元足球带来的影响。16家俱乐部退出,就是其恶果,疫情形势下,经济状况出现滑坡,投资人更加难以为继。建立一个健康可持续的联赛体系,对中国足球非常重要。

“潮水终将褪去,我们将拥有一个洁净的海滩。”陈戌源介绍,中国足协推出限薪措施前,他曾在一个非正式会议上,和恒大集团投资人许家印、万达集团王健林、苏宁集团张近东、中赫集团周金辉、建业集团胡葆森以及泰达集团等多个投资人有过沟通,“所有投资人都旗帜鲜明表达立场,坚决支持中国足协进行薪酬调控。对于限薪限投,我希望大家要有换位思考的意识。如果你是投资人,你是真正的足球人,你会反对吗?无止境的烧钱,这是中国足球健康发展的未来吗?”

这次会上,陈戌源主动提及外界关心的职业联盟。“职业联盟的各项筹备,目前得到有效推进,职业联盟正在参与筹备明年的联赛,明年职业联赛很大可能在3月初举行。中超联盟成立和起步后,推动职业化发展大有作为,可以帮助培育俱乐部形成自我发展。”

身份转换带来全新挑战


如果要说“陌生人”的感觉,则是陈戌源自身正在面临外部环境的巨大变化:从过去的“上海足球”支持者,需要变成“中国足球”掌门人;从上港俱乐部的管理者,跃升为中国足球发展的操盘手。“肯定不一样啊,我在上港集团工作了43年,从上到下,实在太熟悉了。”在媒体交流会前,他和笔者进行了一番闲聊。

确实,相比在上海国企履职时的顺风顺水,担任中国足协主席,充满太多未知。疫情之下,2021中超联赛究竟如何设计、受到限薪的中超球员会否出工不出力、最为重要的中国国家队能否顺利晋级12强赛、职业联盟到底能否顺利推出、如何筹办首届改革后的世俱杯以及2023亚洲杯等,都是等待攻克的难关。

“限薪政策一出,奥斯卡这样的超级外援,恐怕也将成为绝唱了……”记者向陈戌源抛出了这么一个开放式问题。他直言不讳,“像奥斯卡这样级别的外援球星,确实对整个中超、俱乐部提升影响力有不小帮助。不过,真要说奥斯卡能直接带动本土球员水平大幅提高,也要打个问号。”这样的回答,显然是上港时期的陈戌源,不可能给出的选项。

“中超目前有一个现象,我是非常不满意的,就是不少俱乐部缺了外援之后,整个队的竞技水平完全判若两队,这对于中国足球发展来说不是好的一面。好的一面应该是内外援结合,更多展现国内球员的水平和发展。”陈戌源表示,“这次限薪客观来讲,更有利于国内球员的成长,更有利于俱乐部青训的建设,若干年后这个规则会在职业俱乐部身上显现出优势。其实,队员主流还是希望去国外发展的,问题是他们能不能踢上球,下一步我们会积极推进有潜力的适龄球员去国外接受锻炼。”

很显然,如今陈戌源思考问题的着力点,早已超越了单个俱乐部层面,更多是在中国国家队,是在中超联赛的整体健康发展,是让中国足球迎来更好的社会口碑。要完成这样的转变,陈戌源显然需要继续发扬他老本行的“海港精神”:正是全体上海港口人的不辞辛劳、无私奉献,才成就了洋山深水港这座令世界瞩目的全球第一大港。

不过,作为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除了埋头苦干做一个更出色的自己,更需要调动整个行业的积极性,谋求大多数足球人的共识,走对路子,形成合力,久久为功。毕竟,自2015年足改方案颁布以来,中国足球事业发展虽发生积极变化,但中国足球系统性落后于世界足球先进国家的局面,并没有根本性改变。中国足球人,依旧要面对现实,任重道远。

栏目主编:陈华 文字编辑:陈华 题图来源:海沙尔
文内插图:海沙尔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