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观察家|美国政府更迭,中东政策会怎么变?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范鸿达 2020-11-26 14:20
摘要:随着美国新政府的即将上台,美国的中东政策和中东局势发展都有可能发生一些变化。

在2020年美国大选投票20天后,美国在任总统特朗普终于同意正式开启向当选总统拜登的权力转移。长期以来美国在中东地区具有其他外部国家难以匹敌的影响力,美国政府的更迭往往会影响到中东形势的发展。随着美国新政府的即将上台,美国的中东政策和中东局势发展都有可能发生一些变化。

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特点

在过去三年多的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美国中东政策的以下几个特点非常突出:

一是对伊朗进行围追堵截“极限施压”。特朗普上台后一改前任奥巴马政府对伊朗的较为温和政策,在外交、能源、金融和军事等诸多领域骤然升级对伊朗的制裁,并且于2018年退出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2018年特朗普政府还提出海湾阿拉伯国家加上埃及和约旦组建“中东战略联盟”,形成遏制伊朗的“阿拉伯北约”。即使是在2020年11月大选失利后,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仍然计划对伊朗施加新的更严厉制裁,特朗普政府打压伊朗的力度由此可见一斑。

二是强力支持以色列。特朗普对以色列的支持可谓不遗余力,在对抗伊朗、耶路撒冷和戈兰高地主权、巴勒斯坦问题等诸多长期国际难题上,特朗普政府均对以色列执行了一边倒的支持政策,这使得特朗普总统在赢得以色列厚爱的同时,也招致各相关方的深恶痛绝。

三是大力推进“中东和平”。特朗普政府上台伊始就致力于中东和平特别是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推进的“中东和平”不再局限于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还扩及到其他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比如已经宣布的阿联酋、巴林、苏丹等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等。

四是对土耳其的地区行为采取较为忍耐的态度。因为2016年“7.15政变”,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安怨恨于奥巴马政府,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出现较大裂痕。特朗普政府上台后虽然也有对土耳其施以部分制裁的举措,但总体来看特朗普政府在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事项上相当容忍土耳其的行为。

美国新政府中东政策的可能变化

随着拜登政府的上台,结合拜登在大选时的中东政策主张和他已经宣布的几个重要职位人选来看,美国新总统新政府的中东政策有可能表现出如下几个特点:

一是美国与伊朗的对抗很可能会有所缓和。当选总统拜登已经承诺要重返一些国际组织、要尊重一些国际协议,而且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是当时的奥巴马政府所力推的,拜登政府在对待伊朗核协议和伊朗方面很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至少不会再像特朗普政府那样对伊朗实施很容易擦枪走火的“极限施压”。

二是拜登政府很可能会部分平衡以色列和其他中东盟友的利益关系。在照顾以色列利益的同时,也会照顾到一些阿拉伯国家的关切,但是偏袒以色列的基本立场不会变化。而且拜登的当选得到犹太人的大力支持,犹太人布林肯已经被宣布出任拜登新政府的国务卿,以色列至少不用太过于担心美国政府更迭对自己的不利影响。

三是美国的土耳其政策很可能会收紧一些。在埃尔多安总统的主导下近年来土耳其四处出兵,这不符合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美国新政府很可能会对土耳其的行为进行更多遏制。

四是拜登政府可能会加大力度拉拢中东国家对付中国。特朗普政府已经在这方面有所表现,随着美国认为的美中战略格局竞争的加剧,美国会在尽可能多的区域给中国制造麻烦,中东就是其一。

今后中东局势发展的可能趋势

11月5日有以色列内阁成员(住房部长哈奈比)说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后采取对伊朗和解态度、重返伊朗核协议的话,将有可能会把以色列推到与伊朗开战的境地,中东将因此陷入大混乱。如以色列真有此种想法和计划,那只能说以色列的反应太过了,因为这根本不符合以色列的国家利益。日益重视发展问题的中东诸国在政策和行为方面会越来越理智,美国的这次大选不会对中东造成重大的形势发展变化,土耳其、伊朗、以色列、沙特中东四强格局会维持一段时间。中东的以下几个发展趋势值得注意:

一是内外交困的伊朗正处于变革前夜,其未来发展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正处于发展底部阶段的伊朗更大的可能是向好发展。鉴于伊朗突出的地缘战略地位,今后世界大国围绕伊朗的政策较量很可能会加剧。

二是正在图谋国家再度崛起的土耳其和伊朗给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造成一定威胁,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抱团取暖在一定时间内还会继续。但是从根本上讲土耳其、伊朗与以色列没有根本性的利益冲突。中东区域内国家间关系存在发生重大变化的可能。

三是推进国家经济等事项的发展是中东诸国面临的共同任务,今后中东国家会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在发展层面。外部大国如何把自己的发展优势和中东国家的发展需求衔接好,将是今后世界大国在中东建立影响力的核心因素。

但值得关注的是,站在在任总统特朗普的角度看,美国的本次大选存在很多争议,而且败选的特朗普总统也获得超过逾7000万选民的支持,美国当下的确存在较为严重的社会分裂。为了权力交接能够顺利进行和国家的团结,美国新总统新政府很可能会被迫接受一些妥协,这也许会影响到拜登政府某些中东政策的开展。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博士生导师、中东研究所教授。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