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任我行 > 文章详情
花200元参观,却买下了20万元的别墅电梯,这样的工业游前景几何
分享至:
 (12)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宝花 2020-11-24 09:35
摘要:临港成立了工业旅游联盟,上海工业游怎样可以做得更有声势?

工作日下午的临港新片区,上飞装备制造有限公司车间内,机器轰鸣声不绝于耳。一名身形如同真人般大小的AGV智能机器人,娴熟地将流水线上制作、清洗完成的飞机零部件取出,送到指定的位置检测,又缓缓地退回到流水线继续工作……

当一群来自上海黄浦区的游客正好奇地端详着这一切时,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大家现在正在参观的,是临港地区唯一的“黑灯工厂”。所谓“黑灯工厂”,就是指这里所有的流水线24小时不停运转,即使关灯了也没关系。传统的这种流水线,8台机器需要24个人操作,全自动化生产后,一条生产线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 正在为游客们讲解的,是上航假期金牌导游屠蓓华。刚刚入选国家文旅部“金牌导游”培养项目的她,近期主攻的项目,正是临港地区的工业游。

“临港的工业游,还处在1.0阶段,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慢慢把它升级成到2.0、3.0、4.0版本。” 屠蓓华说。工业游需要升级的,并不只是临港。在制造业仍是支柱产业的上海,工业游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临港看众多世界之“最”】

屠蓓华带领游客参观的上飞装备“黑灯工厂”,是当天这批游客在临港参观的第一个工业旅游点。进入车间前,屠蓓华在上飞装备的展板前对我国的大飞机制造情况作介绍。

从人们熟悉的汽车品牌引入,谈到发动机制造,屠蓓华话锋一转:“无论是对汽车还是飞机,发动机都是最关键的部件。到目前为止,亚洲只有中国和日本两个国家在研发飞机,但日本的民用飞机研发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成功……未来,中国是亚洲唯一大力倡行发展民用飞机的国家,将来希望能与波音、空客形成三足鼎立的态势。我们即将参观的车间,也为波音、空客制作飞机零部件……”

进入上飞装备车间参观前,游客端详展板上的介绍信息

作为临港新片区内高精尖制造企业,上飞装备是加入临港工业旅游联盟的首批15家企业之一。根据屠蓓华和同事们的设计,这个可供游客“打卡”高科技企业组合里,上飞装备、三一重机、中船三井、上海电气主要看“大国重器”,中曼石油、外高桥海工、曼隆蒂森克虏伯、交大智邦重点了解“工匠精神”;电巴新能源、上研智联、旻艾半导体、彩虹鱼等企业则被纳入“科技创新”、“科普教育”主题。在这里,无人驾驶汽车、世界上第一台万吨水压机、世界上最大的履带式挖掘机、“黑灯工厂”等都是看点,且涵盖了海、陆、空三大领域。

“临港新片区聚集了几十家百亿级别的企业,这里能看到很多个‘世界之最’的产品,并且很多产品都有专利。”上航假期总经理助理龚飞说,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商务考察团去不了国外,临港工业游迎来了不少参观团队。从今年8月份临港开出工业游首发团,上航假期连续好几个月都能接到上千人来参观。除了上海本地的游客团,浙江、河北、重庆等地都有客人过来,有政府考察团,也有中小学生研学团。

陈列厅里的飞机模型

【参观游客买下20万别墅电梯】

下午,参观完上飞装备,游客们搭乘大巴进入了当天在临港的第二个工业游去处——全球三大电梯公司之一的曼隆蒂森克虏伯电梯公司。与上飞装备车间内参观不能拍照、摄像相比,曼隆蒂森克虏伯公司内的参观限制要宽松得多,游客们也变得更活跃了一些,边参观纷纷提问:“电梯主机大的速度快还是小的速度更快?”“别墅电梯多少钱一部?”屠蓓华一一作答。

经历了企业历史介绍、展示区域、样板间、生产车间参观,及别墅电梯体验,半小时后第二场参观进入尾声。团里的李先生有些意犹未尽:“如果能把游客感兴趣的内容,拆开来讲得再深入一些就好了。”

对李先生的想法,屠蓓华很能理解。她坦言,现在临港的工业游刚刚开始起步,仍处在1.0阶段,还有不少环节需要打磨。从最开始将这些企业提供的非常专业的讲解词,改写成游客愿意听、也听得懂的导游词,就花了团队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另外,工业游涉及游客进入企业的生产区域,游客安全、企业收益等环节需要进一步打通,这些都是后续要解决的问题。

游客参观动态中的电梯门机实验

生产型企业的工业旅游,怎样才能做得更好?这一点,国际国内都已有不少成功的先例可循。

在西雅图,波音公司的工业旅游已成为当地一个标志性景点,预约、购票、参观流程非常简便。在波音厂区内,游客服务台、咖啡座、波音纪念品商店一应俱全,展览区则陈列着波音飞机的各个主要部件,发动机、机头、机身、机尾、轮胎等,让飞机爱好者过足眼瘾。游客还可以乘电梯直达观光平台,一览波音厂区全貌……无论从观赏性、休闲性,还是商业角度,波音的工业游项目都实现了产业链式的发展,不少国家的领导人也曾到此参观。

长期关注工业游发展的上海普陀区旅游协会秘书长黄自强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在国内一些城市,部分与居民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工业游项目也实现了不错的变现效果。

在潮州,一家名为松发陶瓷的企业在当地人流量最大的牌坊街建起了陶瓷体验馆,人们在体验馆内可以体验浓缩版的陶瓷生产流程,感受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潮州“手拉壶”工艺。体验馆的大屏幕上,实时播放位于郊区的陶瓷制作数字化工厂的流程。如果人们看了这些仍意犹未尽,可以直接在体验馆扫码预约去参观工厂。黄自强说,体验馆开出了仅一年多时间,每月的商品营业额可达90-100万元。这种看得见的收益,也促使生产企业愿意继续投入做工业旅游。

参加工业游的小学生,互动环节很活跃    黄自强 供图

在湖州森赫电梯公司,中小学生们成批来到这里的电梯安全科普馆,了解电梯为什么会“吃人”、为什么自动扶梯“左行右立”不可取,现场上起了安全教育实景课;在深圳,由当地最大的垃圾焚烧填埋场改造而成的龙岗环保教育基地,目前也已成为3A级旅游景区,每年接待6万名左右的中小学生,孩子们在这里了解为什么需要对垃圾进行分类的具象知识。“一般生产型的工业游项目很难变现,这两个工业旅游点所在的当地政府,把这里作为中小学安全教育课的一个教学点。家长也跟着孩子们来了,企业有了收益,实现了良性循环。”

工业游对企业的品牌宣传效果,有时堪称立竿见影。“前几个月,我带了一个政府考察团来曼隆蒂森克虏伯电梯公司参观,游客之前对这家企业不太了解,参观时得知这家德国企业是世界500强,有200多年的历史,又详细参观了生产流程,第三天就向厂家下订了一个20万元起步的别墅电梯。”屠蓓华说,这家电梯公司,也是临港新片区对工业游配合度最高的企业之一。而临港的工业游线路价格,多半在200元以内。

【上海工业游应更注重引流】

在黄自强看来,上海的工业游早在十多年前就已起步,但目前总体仍不温不火,最主要就是受限于接待能力、预订系统、服务流程、企业收益的链条没有真正打通,企业参与工业游的积极性打折,游客的体验就较难提升。

“以接待讲解这个环节来说,上海现在很多企业的工业游讲解人员都是兼职的,人员不稳定,游客的体验没法保证。另外,企业临时遇到设备检修,或者有接待任务,不对游客开放,旅游团预约就成了问题。这种情况下,旅行社也很难有很大的积极性去开拓这个市场。”黄自强说。相比之下,临港工业游目前有专业的旅游机构参与,已经开了一个好头,但必然有一个探索和磨合的过程。

事实上,上海的工业游产品并不稀缺。除了一些由老的工业基地或厂址改造而成的文创园区如8号桥、M50创意园等名声在外,上海生产型工业旅游目的地也不少。比如,上汽大众的工业游项目上,就有专门的讲解队伍,兼顾了专业性和生动性;位于嘉定南翔的太太乐鸡精,以一座“味道博物馆”向人们普及从古到今人类对“味道”的探索;上海印钞厂、位于金桥的可口可乐工厂等,都有较为成熟的工业旅游项目。

曼隆蒂森克虏伯电梯公司的生产车间颇为干净整洁

“我们的工业游产品目前最缺的是客流的导入和产品包装。这个包装是要进一步强调它的旅游属性,让人们知道去了工业旅游点能看到什么、学到什么、带走什么。” 黄自强认为,工业游至少要包括品牌宣讲、先进生产展示、体验与分享三个环节,让游客能在一个参观点停留1-1.5小时,才能发展为一个旅游目的地。从这几个方面来看,上海的工业游产品在宣传和包装力度上需要进一步加强,可以考虑在人流密集的区域打造一些展示馆,实现客源引流。另外,生产型企业的工业游,应考虑增加体验性的内容,让顾客能“玩得起来”,比如增加可供拍照“打卡”的点,或是可以分享给别人的好玩的故事。

从湖州森赫电梯和深圳龙岗环保教育基地这样的实践案例来看,上海相关部门也可以考虑从研学游的角度,为适合的工业游项目提供一定政策支持,将工业游与中小学的教学实践相结合,促进工业游实现“自我造血”。“政府、工业游企业和旅行社,需要有一个对话机制,企业现阶段拿到政府的补贴可以做出什么样的成果,旅行社在这个基础上能保证一个怎样游客引流数,三方可以互相沟通。仅靠其中任何一方去推动,都会是孤掌难鸣。”行业人士表示。

为了进一步提升临港新片区工业游项目的品质,屠蓓华也正根据游客的反馈不断作出改进,为企业提供操作性较强的建议。“其中一个工业游参观点前有一片很大的草坪,游客们很喜欢在这拍照。我们正建议企业拿出一些有历史的机械零件,将这片草坪打造成工业雕塑群,再配套一些文创产品销售等,就可以有门票和商品的创收,游客停留的时间也可以更长。”屠蓓华说。此外,上飞装备二期厂房也正准备在2楼辟出一块场地专门做工业游,除了展板的图示说明、流程展示外,还将陈列飞机模型,以及波音、空客、ARJ21飞机的零部件等,让工业游内容变得更丰富。

栏目主编:李宝花 文字编辑:李宝花
题图为曼隆蒂森克虏伯的参观开始前,屠蓓华为游客介绍企业的历史和相关产品。本文图片、视频除注明外均作者摄制。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