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民声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参加直播网红培训刚满一周便被“踢出群聊”,学员懵了:3千多就学了个这?
分享至:
 (13)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栗思 周程祎 2020-11-19 06:31
摘要:购买培训课程,未必就能成为头部主播,反而可能沦为“韭菜”。

“你也报了直播培训课?当心,不少都是骗人的。”

10月初,苗女士看到朋友分享了一则抖音直播培训的链接,点进去一看,竟然就是自己曾经报名参加过的某培训公司。“花了3千多,啥也学不到。”她赶忙向这位朋友分享了自己的“被骗经历”,希望她不要钻进商家的套路里。


“一对一培训”只是群发语音

苗女士经营着一家五金店。2020年3月初,店铺还没复工,看到抖音上有不少人通过短视频迅速吸粉,实现流量变现,她颇为心动。一天,她刚好看到一则视频广告,正在做介绍的是一名拥有千万粉丝的作家,他声称仅需99元便可教人玩转短视频。冲着他的名气,苗女士赶忙在视频下方的链接里,购买了99元的入门培训课。

付钱后没多久,一位自称来自上海见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联系到她,并将其拉到了一个学员培训群里。几天后,苗女士上了一堂直播课,导师阐述完抖音短视频发展迅猛的现状和美好前景,简单演示了怎么拍视频后,课程就结束了。至于到底如何“玩转”抖音,导师称,需要报名学习高级课程。

看着进阶课程所标的2980元,苗女士有些犹豫。不过,直播间里导师又强调,交了2980元,可以享受一对一、手把手教学服务,且服务时限为一年。于是,她又缴纳了进阶课程的全部费用,并再次被拉入一个400多人的“网红营训练班”微信群。

入群后,苗女士迟迟没有等到所谓的实操培训课。群里禁止网友对话,只有导师每天定时发送的40多条介绍抖音直播流程、雷区等基础理论课程的语音,以及发布抖音播放量高的几则优秀案例。“让我们反复观看视频,怎么操作根本没提。”


多名学员反映培训以语音的方式进行。

连续这样7天后,微信群管理员突然称培训已经结束,微信群即将解散。苗女士懵了:这就是花了3000多元上的培训课吗?说好的一对一呢?此时,苗女士再想联系拉她进群的工作人员,却发现对方已将她删除好友。


不少学员学成了“合伙人”

记者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看到,反映见解传媒培训太“水”的学员不在少数。

4月初,浙江的严女士同样花了2980元报名网红营系列课程,10天左右的培训课里,她同样收到一堆语音和图片资料,被要求自学。两个月后,她又收到了客服推送过来的专享“线下课程”。6月中旬,她自费到上海进行集中培训,结果又是失望而归。原来,线下的培训课依然停留在带货技巧、推广运营、变现引流等理论课程。“300多人在一个大堂里听课,哪来的专享?”严女士回忆,两天课程中甚至还安排了一下午的“卖货”,一些公司来会场向学员推销商品。而如果要想开启实战课程,还得继续付费。


△严女士如今能够查看到的视频、图片等学习资料。

另一位已经升级至“合伙人”的麦先生(化名)告诉记者,公司利用了新玩家急于提升直播技术的需求,一层层将学员“套牢”在体系里。他从2019年就开始学习,希望能够学到一些实质性的内容。然而,学费一层层递增,从99元到2980元再到39800元,学习课程一步步升级,实操的相关内容没学到多少,最终成为了所谓的“合伙人”。“合伙人其实就是课程代理,帮他们推广课程拿提成。”在麦先生和公司签订的协议里,提供了合伙人自身可享受的权利,即价值11800元的《总裁班》和价值5980元的《实操班》。此外,还提供了1000个99元的《5G抖音红利之战》等课程的学习名额,可供合伙人拉人头享提成。


麦先生和见解公司签订的“代理”合同。


见解传媒:没学好只能怪自己

11月17日上午,记者前往上海见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位于嘉定区一座文化园区内,从门口的平面图来看,公司分为电商部、企划部、MCN部等部门,其中网红营销部和商学院便是主要负责培训的部门。


公司位于嘉定的一家文化园区内。


门口的平面图显示,公司各部门分工明确。

听闻记者的来意,营销部负责人介绍称:公司有99元、2980元、5980元等不同档次的培训课程,分别对应不同深度的学习内容。目前,机构共有4位知名导师,一般通过语音、文字、视频等多种形式开展培训。学员购买课程后,可以在对应的服务期内在相关的平台上开展学习。

接着,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个名为“超级见解”的公众号,里面有不同档次的在线课程,付费后即可观看学习。他进一步解释,所谓的服务一年并不是指一年的学习培训,而是一年的咨询服务。换句话说,在7天内上完既定的课程后,学员可以在1年的有效期内反复观看录播课程,并随时向客服咨询,实现自我提升。至于学员口中的“微信群”,只是起到临时解决问题的作用,培训结束后便予以解散。


负责人向记者展示了“超级见解”公众号的相关内容。

面对学员对培训太“水”的质疑,负责人称,学员培训前便已将课程内容告知学员。他辩解称,“一个班里还有优生差生,没有学成功的人主要还是自己执行力不够,没有坚持下去。”

近年来,随着直播带货兴起,相关培训机构应运而生,但多数没有资质。这类机构看准了市场的火热需求,往往打着网红孵化的旗号,实际上仅提供一些基础教学资料,所谓“一对一教学”也存在较大水分。由于缺乏凭证,不少学员以退款不成、投诉无果的糟心局面结束了“网红成长之旅”。在此提醒广大消费者,购买培训课程,未必就能成为头部主播,反而可能沦为“韭菜”。对于直播培训这一新兴行业,也希望市场监管部门尽快摸清行业情况,落实监管主体,在保障消费者利益的同时,创造健康有序的发展环境。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栗思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