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新冠病毒在水貂中变异又“回传”给人类,会影响疫苗效果吗?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 陈沁涵 2020-11-13 19:55
摘要:本月初,丹麦决定扑杀全国1700万只养殖水貂,研究人员发现新冠病毒从人传播给养殖水貂后,病毒发生突变又“回传”人类。世卫组织11月7日表示,这一初步调查结果具有全球性的意义。

本月初,丹麦决定扑杀全国1700万只养殖水貂,研究人员发现新冠病毒从人传播给养殖水貂后,病毒发生突变又“回传”人类。世卫组织11月7日表示,这一初步调查结果具有全球性的意义。

由于缺乏法律依据,丹麦政府11月10日收回“扑杀令”,将强制性命令改为建议,成千上万水貂暂时逃过一劫,但它们带来的潜在威胁仍在逼近。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日报道,作为全球最大的貂皮出口国,丹麦超过230个水貂养殖场出现新冠疫情,已有12人被发现感染了与水貂有关的变异病毒。除丹麦之外,荷兰、西班牙、意大利、美国都已向世卫组织报告了水貂感染新冠的情况。

丹麦卫生部长荷尤尼科(Magnus Heunicke)11月4日表示:“研究表明,病毒变异可能影响现有的新冠候选疫苗。”世卫组织在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水貂感染时指出,“尽管新冠肺炎被认为与蝙蝠有关,但尚未确认SARS-CoV-2(注:新冠病毒名为SARS-CoV-2,疾病名为COVID-19)的起源和中间宿主。”现在无法得出结论,这种变异病毒是否会影响疫苗。

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UCL Genetics Institute)资深研究员露西·范·多普(Lucy van Dorp)对澎湃新闻表示,水貂身上发生突变的新冠病毒传染给人类之后可能会有不一样的表现,不排除病毒传染性和严重性变强的可能性,但目前的研究显示它没有对人类构成更高风险。

新冠病毒的“蓄水池”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动物感染事件屡见不鲜。美国6月发现一只牧羊犬感染新冠后死亡;荷兰、法国、比利时等国相继发现猫感染新冠;美国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4月报告了4只老虎和3只狮子新冠检测呈阳性;之后,水貂也“中招”了。

今年4月,荷兰两家水貂养殖场报告新冠疫情,发现水貂有呼吸系统疾病的迹象,部分死亡。约一个月后,荷兰政府网站5月19日发布声明称,对水貂养殖场进行调查后,结果表明新冠病毒可从水貂传播给人类,已出现全球首例水貂致人感染的案例。

没过多久,西班牙一农场近10万只水貂检测显示,新冠阳性率达到87%,此前该农场7名工人确诊。据《卫报》7月17日报道,西班牙出现疫情的农场扑杀了所有水貂,荷兰多个养殖场扑杀的水貂数量达百万只。

美国学术期刊《科学》11月10日发布了一篇来自荷兰科研团队的论文,通过对16个荷兰养殖场的水貂和相关人类新冠病例进行基因组分析,得出新冠病毒可在人和水貂之间双向传播的结论。

六国相继报告水貂感染事件,其中丹麦的疫情规模最大。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人口约580万的丹麦,养殖水貂的总数约1700万。8月开始,丹麦初现水貂感染病例,截至11月11日,该国1/5的养殖场报告疫情,超过200人感染与水貂有关。

丹麦国立血清研究所(Statens Serum Institut)所长莫尔巴克(Kare Molbak)近日在接受丹麦媒体Politiken采访时表示,水貂特别容易感染新冠病毒,而且在丹麦大量养殖,“一旦有一只感染,病毒如同光速传播。”他提醒,水貂已经成为丹麦新冠病毒的“蓄水池”。

水貂感染事件引发欧洲多国关注,英国政府11月7日宣布,禁止所有来自丹麦的非英国公民入境。从丹麦入境的英国公民需进行14天自我隔离。

变异病毒会使疫苗失效吗?

鉴于严峻的防疫形势,丹麦政府11月3日下令,扑杀境内所有养殖水貂。“这非常、非常严重。”丹麦首相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在4日的发布会上说,水貂身上变异的病毒可能对全球产生“毁灭性的后果”。

“突变是病毒进化的自然进程,就像SARS-CoV-2在人类身上发生变异,它也在貂身上产生突变。”露西·范·多普解释,大多数突变对病毒没有功能性影响。但是,新冠病毒从人类传播至水貂后发生了突变,再回到人类身上后可能会出现新的突变,这样的突变往往对新宿主有利,对人类不利。

据世卫组织11月6日发布的报告,自今年6月至今,丹麦共发现214人感染新冠病毒与养殖水貂有关,出现5种不同的水貂相关变异株,即cluster 1~cluster 5。这些感染者中12人携带这种名为“聚类5”(cluster 5)的变种,它对抗体的敏感性较低。

最令人担心的是病毒突变对疫苗研发的影响。据BBC 10日报道,丹麦病毒学家安德尔斯·弗姆斯加德表示,病毒的突变越多,与新冠疫情作斗争的难度就越大。“这可能意味着未来的疫苗作用很小或根本不起作用,或者已经成功康复的人仍然没有免疫力。”

露西·范·多普指出,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突变可能最终会避开疫苗的作用力,但目前这种变化仅在极少数的水貂和人类病例身上出现,确切的影响仍然是未知的,还需要继续对突变病毒的基因组进行检测,以观察更多变化。

丹麦国立血清研究所的科学家富姆斯高(Anders Fomsgaard)12日在接受丹麦广播电视台(DR)采访时表示,他们给兔子注射了一款正在研发的新冠疫苗,并在其身上提取了抗体,实验表明该抗体成功击败了“聚类5”(cluster 5)变种。“我们不知道其他疫苗是否会有相同的效果,也不知道这是否适用于人类抗体。”

欧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11月12日发布的一份风险评估报告指出,新冠病毒通过水貂传播及其变异,对人类产生的潜在威胁目前还“很不确定”。

貂皮业的未来

丹麦正紧急扑杀水貂时,该国反对党提出,政府的指令缺少法律依据,权限只允许其对已被感染的水貂进行扑杀,除非通过新的法案。丹麦总理弗雷德里克森11月10日在议会就此事致歉,“这是一个令人后悔的失误,即使我们非常着急,但也应该清楚需要更新立法。”政府试图通过紧急立法来执行强制性的扑杀令,但反对党不支持,如果要在议会通过新法案,至少需要30天。

对于丹麦的水貂养殖场经营者来说,虽然政府给扑杀令踩了一脚刹车,他们深知产业难以为继。“对我来说太难了,这是我们的全部。”34岁的水貂养殖场老板杰普森对路透社说,政府下令10天内扑杀所有水貂,“家族产业就这样断送了,不可能再有起色了。”

丹麦禽畜及食品管理局10日表示,全国116个水貂养殖场已经完成了扑杀,最近几周内超过285万只水貂丧生。虽然扑杀令已不再具有强制力,这一工作还将继续下去。

丹麦农业与食品委员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丹麦每年生产约1900万张貂皮, 丹麦1500家毛皮养殖户组成的哥本哈根皮草(Kopenhagen Fur)的貂皮产量占全球总产量40%。美联社称,丹麦扑杀1500万只水貂可能将造成50亿克朗(约合人民币52.5亿元)的损失。

其实,新冠疫情不仅给丹麦水貂养殖带来一个近乎灭顶的灾难,整个欧洲貂皮产业也面临抉择。BBC报道称,欧洲全境约有4350个水貂养殖场,波兰、芬兰、立陶宛、希腊等国都在貂皮出口业分一杯羹。欧洲皮草(Fur Europe)产业联盟至今坚称,皮草市场的需求量仍然非常强劲。

荷兰原计划于2024年实施禁止水貂养殖的法律,新冠疫情的到来加速了时间表,相关禁令将于2021年3月21日落实。法国政府也于今年9月底宣布,到2025年为止,全面禁止养殖水貂获取貂皮。

来自中国、丹麦和马来西亚的三位学者近日在《科学》上发表题为《禁止不可持续的水貂养殖》的通信文章,呼吁重视并监控所有鼬类动物的养殖,包括雪貂和其他毛皮养殖动物,防患于未然。

南京林业大学教授夏常磊作为上述通信文章作者之一,他对澎湃新闻表示:“近年来,新病毒的不断出现,有可能是生态系统改变的必然产物。不幸的是,这些病毒(例如Covid-19)偏爱带有人畜共患病的动物和野生动物。这可能只是起点,而终点则远远没有到来。”

栏目主编:顾万全 文字编辑:房颖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