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北京来信 > 文章详情
无人不爱的东坡先生,再见!
分享至:
 (8)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樊江洪 2020-10-31 23:25
摘要:开展两月热度持续不减,形成中国文化展览的一个“高光时刻”

为时两月的“千古风流人物——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今天降下帷幕。在昨天的展览最后一天,故宫文华殿参观者众,人们争相目睹东坡先生和他的“朋友圈”以及同代和后代相关知名人物的作品。故宫博物院表示,线上展览还在继续。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在这个首都深秋最美的时节,人们观赏这场文化盛宴,无论参观时长时短,走出文华殿的每一个人,都是边走边回眸,既那么满足,又恋恋不舍。展览所引发的苏轼热、宋代美学、北宋文人朋友圈研究等文化现象令人惊喜。有人喜欢苏轼的豁达乐观,有人喜欢他的不骄不躁,还有人喜欢他面对坎坷的云淡风轻……

故宫博物院提供的数据显示,两个月内共接待观众数十万人次,微博“千古风流人物”话题阅读量超4000万次,筹展组老师讲解展览的视频播放量超25万次,随展出版的图录加印3次也即将售罄。

“千古风流人物——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是2020年故宫博物院在疫情期间有序开放后举办的首个展览,也是紫禁城建成600年的重要纪念活动之一。展览兼具学术性与观赏性,共展出了故宫博物院藏文物70余件,包括院藏全部7件苏轼真迹,力求让大家能够通过展品更加直观地感受到苏轼对中国文化、文学、书法等多个方面持久深远的影响力。

苏轼从明月清风中汲取力量,于万物变化里探寻人生,无论逆境顺境,他都豁达乐观、心无旁骛、应对自如,在杭州、黄州、惠州、儋州等地都留下千古美名。他的诗词文章家喻户晓,我们从小诵读,仰慕他的绝代文采,羡慕他的传奇人生,赞颂他的人格魅力,几乎每个人的心灵都或多或少有着他的精神印痕。难怪开展以来热度持续不减,形成中国文化展览的一个“高光时刻”。

无人不爱苏东坡。不仅现在的人爱,过往的人也爱,甚至他同时代的人还爱。这个展览,一个特点就是还原了苏东坡的“朋友圈”。他多年在朝、外任、游历、贬谪的经历,使他的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交友无数。从吴雪涛先生辑录的《苏轼交游传》来看,文献记录和苏轼有文字互通者就有307人。其中不乏当世名宿,如同朝为官的前辈欧阳修、蔡襄、王安石、司马光等人,“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还有他的友人和“粉丝”、书画名家王诜、李公麟、米芾等人。苏轼与他们的交集不乏轶事传奇,这些人物在中国文化史上亦是熠熠生辉。

展览有张图,策展方精心编制了一张以苏轼为核心的人物关系图,又依据此图,尽可能展出这些北宋书画名家的作品。

据故宫博物院介绍,欧阳修之于苏轼意义重大。嘉祐二年(1057),苏轼22岁,参加省试时笔力豪骋,写下了《刑赏忠厚之至论》。作为点检试官的梅尧臣阅卷时看到这篇文章,就拿给主考官欧阳修看,欧阳修看后为之一振,认为文采与观点都是上品,可列为第一。但是,欧阳修的弟子曾巩也参加了本次考试,欧阳修怀疑是曾巩的考卷,为了避嫌,将这篇试卷列为第二。礼部复试时,苏轼又以《春秋对议》取得第一,使得苏轼一举成名。后来,欧阳修在给梅尧臣的信中称赞苏轼说:“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经欧阳修的一路提携,苏轼更加声名大噪,平步青云。

书界自古就有“宋四家”之说,即苏轼、黄庭坚、米芾和蔡襄四位卓有成效的北宋书法家,代表了宋代书法最高水平。苏轼早年学“二王”,中年以后学颜真卿,晚年又学李北海,又广泛涉猎晋唐其他书家,形成深厚朴茂的风格。黄庭坚是“苏门四学士”之一,与苏轼年龄相差不大,两人亦师亦友。“乌台诗案”后,很多人急于与苏轼撇清关系,但尚未与苏轼谋面的黄庭坚力挺苏轼,说他是最了不起的文人,结果遭到处罚。绍圣元年(1094年),苏轼由定州贬英州再贬惠州,黄庭坚离家就任,二人相约在彭蠡会晤,竟成诀别。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黄庭坚得到苏轼去世的消息后悲痛不已,在家中高悬东坡相,每日整理好衣冠去祭拜。第二年,黄庭坚游鄂城樊山写下了著名的《松风阁诗帖》,“东坡道人已沉泉”道尽了失去良师益友的酸楚。米芾与苏轼是忘年交,苏轼初见米芾书法就认为米书超凡脱俗、必成大器。苏轼被贬黄州期间,米芾曾专程去看望,相谈甚欢,米芾听了苏轼的建议,专学晋人,书艺大进,最终造就了米芾在书法史上的重要地位。两人第二次会面是在苏轼去世的那一年,苏轼刚从岭南回来,来到南京,两人相会游金山,有人请苏轼题字,苏轼说“有元章在”,米芾推辞不敢承应,苏轼则说“今则青出于蓝矣”。这次会面后不久,苏轼抱恙,米芾多次送药,但也没能奏效,两人一起待了十天,聊得非常痛快。一个月后,苏轼便去世了。米芾在苏轼去世后曾写下五首挽诗,收录在《米芾集》中。明代以后,有人认为“苏黄米蔡”中的“蔡”应是蔡京,但在传世的苏轼题跋中,苏轼常将蔡襄书称为本朝第一,无论别人怎么议论也终守此说。

苏轼 题王诜诗词帖。

展览中有两幅苏轼写给至交陈慥的信件真迹,名曰《新岁展庆帖》 《人来得书帖》。陈慥是位隐士,北宋有名的清官陈公弼之子,苏轼中进士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凤翔签判,曾是陈公弼的下属,苏轼与陈慥的交往就从那时开始。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走到湖北岐亭的时候看到了来接他的陈慥,陈慥从精神上和生活上都给苏轼很大的鼓励和帮助。在苏轼谪居黄州期间,陈慥曾七次来看望苏轼,两人常常促膝长谈,把酒言欢。苏轼也曾到陈府做客多次,往返四五百里路,可见两人有着深厚的友谊。

北宋画家、宋英宗驸马王诜是苏轼的“超级粉丝”。“乌台诗案”爆发前,苏轼遭弹劾将要被捕,王诜最先得到消息,火速派人去给苏轼的弟弟苏辙报信。苏辙听后大为震惊,立即差人星夜兼程通知赴任湖州的苏轼,但最终苏轼还是难逃厄运。王诜在这件案子中受到牵连,被以“泄露密令”削官。公主去世后,王诜失去靠山,很快就被贬谪均州。此次展出的苏轼《题王诜诗词帖》,是苏轼读到王诜所作诗词后的感触。

王诜《渔村小雪图》局部

"宋画第一"等美誉的宋代大画家李公麟,也是苏轼的朋友,他画的苏轼像,黄庭坚认为最像。这次展览,展出了苏轼为李公麟《三马图》所书的赞文。

宋代以后,推崇苏轼的文人很多,其文、其书、其意境,皆是书画对象。这次展览中,有元明清时期的文化名人赵孟頫、徐渭、沈度、沈时、文明等人所书的苏轼诗词文章、所绘的苏文意境图画。还有一位清代的皇帝胤禛,书写了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徐渭书写苏轼散文《黠鼠赋》。

清代雍正皇帝所书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苏东坡,千古风流人物!

栏目主编:樊江洪 文字编辑:樊江洪 题图来源:樊江洪 图片编辑:雍凯
部分文字资料与图片来源于故宫出版社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