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医声医事 > 文章详情
不能做“一厢情愿”的互联网医院 瑞金专家谈三大思维误区
分享至:
 (8)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杨子 2020-10-15 18:31
摘要:“ 互联网+医疗不等于将现有医疗流程进行电子网络化,也不等于简单的问诊送药,更不等于慢病管理、体检、医疗人工智能。”

一场新冠疫情,“意外”按下了互联网医疗的快进键——原本需要长期酝酿的市场培育周期、用户就医习惯,乃至主管部门的政策桎梏,似乎都进入了快速融冰期。据官方统计数据,全国目前已建成900余家互联网医院,疫情期间,国家卫健委44家委属管医院(本市6家)互联网诊疗人次同比增长17倍,第三方互联网诊疗咨询增长20余倍,其中线上处方流转增长近10倍。

这一爆炸式的数据,是否代表着互联网医院发展已经驶入成熟快车道?在日前由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举办的“安泰交响”高峰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党委书记瞿介明说得很冷静,“我们还存在一些误区思维,患者的真正需求在哪,互联网医院未来的蓝海就在哪。”

疫情倒逼互联网医院发展

今年以来,大多数应运而生的互联网医院精准把握了大众最为急迫的需求。“互联网医院主要解决了4件事:实现家中就医、用手机提供服务、医院线上线下结合、可移动支付。”瞿介明说,被疫情“困”在家中的患者,通过互联网医院有效延续了复诊、配药等常规诊疗服务。

今年3月初,本市首批6家公立医院挂牌“互联网医院”,瑞金医院互联网医院也在4月20日正式上线,提供覆盖高血压科、肾脏内科、神经内科、皮肤科、泌尿外科、乳腺外科、消化内科、普胸外科、感染病科、烧伤整形科等的在线诊疗服务。瞿介明透露,医院的近期目标是将门诊诊疗场景架构至互联网医院,中期目标是实现3至5成的线上门诊诊疗,远期目标则是该比例提升至7成,其余应为必须在线下实体进行面诊的病例。

不过,这绝非易事。“以本市为例,目前互联网医院挂号为均一价,即线下的普通门诊收费,未来网络诊疗费用如何分层设置?第三方技术层面的保障与支持也非常重要。”瞿介明提到,如医保与商保需联动探索,互联网医院应作为开放多点执业的备案点,坐诊医生也应有资质认定。

互联网医院如何走得长久?

瞿介明说,2014年,我国进入互联网医疗元年,近年来,除了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头部企业之外,险资、创业公司等也进入主赛场。“医—药—险—数据的打通已经成为行业共识,光做平台型的挂号问诊肯定不够,如何将线下流量转化至线上,是多方需要思考的问题。”

他直接指出了目前互联网医院的3个误区思维,“互联网+医疗不等于将现有医疗流程进行电子网络化,也不等于简单的问诊送药,更不等于慢病管理、体检、医疗人工智能。”在瞿介明看来,互联网与医疗的融合应该是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进行医疗健康社会资源要素的整合优化,形成线上线下无缝连接新模式,并提高医疗效率、改善多方参与者的体验。

去年,行业预测2020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将达900亿元,而随着突如其来的疫情,该目标可能提前实现。“但如今遍地开花的互联网医院,是否都能走得长久?”也有业界人士曾向记者坦言,互联网医院“赔本赚吆喝”的情况并不少——质控与控费缺乏指导、无法持续盈利、没有后续配套诊疗服务跟进、业务范围有限等是目前最大的瓶颈。

融入更多参与者成为互联网医院服务方

作为大型三甲医疗机构的管理者,瞿介明还抛出了几个问题,“我们的竞争对手是同行还是跨界者?我们是输出技术还是输出服务?”他也提出,较目前较为多见的互联网+医院+医生模式、互联网+医生模式,他更看好“互联网+医院联盟+医生”模式,“未来,除了医院、医生外,药店、第三方检验检查机构、健康管理公司等都可以成为服务方,而这需要更细致的医保、医政管理、商业运作等法律法规政策支持。”

“一厢情愿的互联网医院绝对难以成功。”瞿介明说,大健康产业链应完全按照需求提供供给。“传统医疗领域有很多痛点,现有互联网医院也有自身的问题,如何把线上医疗和传统医院之间有机链接,把商保和医保有机链接,才能找到出路。”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