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学习的城市 开放的大学|盲生出品无障碍电影两百部!与健视学生同堂她湿了眼眶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韩颖 2020-09-25 07:01
摘要:今年6月16日,我们的无障碍电影直播上线了。

永远记得这个日子——2017年5月15日,我与盲人同学陈歆、陈佳洲高高兴兴地来到上海开放大学普陀分校,那是我们领取商务英语本科毕业证书的日子。虽然几年过去了,但开大的几年学习生活仍是记忆里的那片暖阳。

在上海开大残疾人教育学院老师鼓励下,2013年冬,我向国家开放大学提出“盲人就读国开大英语本科”的申请。真没想到,一个月后就得到国家开放大学杨志坚校长的亲笔批复。次年春,我和其他几位盲人学子如愿成为开放大学的新生,与健视同学们一道走进大学课堂。

韩颖,全国自强模范、上海市“三八”红旗手

【温暖在课堂——学习受助】

我国传统特殊教育方式是,盲人们在专门的盲校里接受教育。而在开大普陀分校分组讨论时,老师分派下专题研究任务,健视同学用他们的眼睛快速通过网络搜索资料,盲生转动灵活的头脑分析信息,然后大家一同讨论,健视同学整理出书面成果,最后由擅长口语表达的盲生代表小组作交流发言。导盲犬们不仅被接受,还成了大伙儿共同的宝贝。从中我体会到了什么叫“融入”,什么叫“和谐”!

到了第三学期末,每个学生都需要提交一部商务英语场景会话的VCR,我们决定四名盲生通过同一个作品来汇报各自之所学。在学校学生会的协调下,几位来自计算机专业的同学担起了拍摄和剪辑任务,而学校的一间办公室和会议室被布置成了临时摄影棚。任课老师向炜给予了全程的精心指导——从剧本创作到字幕上屏都做了仔细把关。这部小小作品中的每一句话都来自我们平时之所学,老师之所教;每一个镜头都是出于同学们的爱心之手与用心创作。

温暖的帮助常常渗透在细节中。比如:我们的教室是固定不变的,在一楼去洗手间最方便的那一间;任课老师常常站在我们盲生这边讲课,写板书特地读出单词的拼法,切换PPT时,也总是先读一遍上面的内容;我们的邮箱会收到同学整理好的课堂笔记,或者转换格式的学习资料(盲用读屏软件对所读电子材料有格式要求)……当我们为此致谢时,大家却说这都是些举手之劳的小事,微不足道。

得知我们不方便使用BBS,任课老师都留下了他们的手机号码,让我们有问题随时问。任课老师如此,班主任老师也是如此。发送电子教材、上课时间提醒甚至倒开水,这些琐事徐德平老师都为我们做得无微不至。

【温暖在考场——考试受助】

“考试难”是目前我国盲人求学的一大阻力。考试形式难调整,准考程序难走通是最直接的困难。

总校外语系为我们定身打造了专用试卷的模板;而普陀分校又为我们创造了良好的考试环境——为此,我曾湿了眼眶……

学校为我们特设了“绿色考场”,提供完善的考试辅助设备。每场考试都专门配备两名辅助老师,随时解决我们计算机操作方面的问题。而且老师极为耐心、负责。比如第二学期考试,由于电子试卷做了优化,而我们队新型试卷的操作还不适应,有时无法准确定位填写答案的焦点,考场老师不厌其烦地帮助我们用鼠标定位,使考试得以顺利进行。

就在2015年9月和12月,我们盲生参加了教育部网考办主考的《大学英语A》和《计算机应用基础》两门网考。而“网考”关的最终打开,标志着我们盲生在开放大学完成学业无障碍的彻底实现。所以当教育部为我们特发的红头文件下达时,师生们都是喜气洋洋——这可以说是盲人接受终身教育的又一进步。

我虽然已经有中文学士学位,但也希望能同时取得英语学士学位。2016年6月我们盲生与其他健视同学一起走进学位考考场。历时3个小时的考试(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盲人考试时间是健全人的1.5倍)。英语学位考很有难度,通过率并不高。考前张永民老师为我们搜集整理了全套的复习资料,并加课辅导。最终我和陈佳洲两位荣幸地通过了考试,取得了学位证书。

【温暖在传递——创业受助】

在开大学习的几年,不仅是我知识的储备期,还是事业的重要起步期。2015年起,我开始尝试无障碍电影的宣传和解说词撰稿。2016年,在上海市残联的指导支持下,我成立了“上海光影之声无障碍影视文化发展中心”,带领团队承接了“十三五规划”中“无障碍电影进社区”项目的影片制作任务。

记得2015年秋天,当毫无经验、行动不便的我正为公益机构如何申请不知所措,开大管理专业的徐蔚老师帮我查资料,甚至亲自前往登记机关了解政策,为我指出申请要点,比如可行性报告撰写、资料需要哪些等等。接下来,正当我为注册地等事宜头疼时,普陀分校的张学清老师主动出马,帮我联系了一家热心助残经济城的两位专业老师。

为“无障碍电影”撰写解说词、配音、合成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影视界朋友为我推荐了一些好书。面对一大堆纸质书本,全盲的我很是无奈。就在这时,了解到情况的上开大残疾人教育学院热心地帮我将那近十本厚厚的专业书籍制作成了电子版。梁志华院长爽朗地笑着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要对你们有帮助就行。”

我们机构的团队成员多为视障者,纯视觉的Logo标识难倒了我们。很快,我曾就读中级口译的开大徐汇分校和当时在读的普陀分校都行动了起来。在沈雪琴和赵洋洋老师的牵头下,两个分校设计专业的师生们一起努力,产生了一批Logo设计稿,经过反复修改后最终定稿。

在学生会中,孙旭东同学等现在也成了“光影之声”的爱心志愿者,用在开大学习的电脑知识提供技术支持。同时,原开放大学残疾人教育学院的于江院长,退休后也成为志愿者,从解说词撰稿、审稿到帮助盲人出行……正如盲人同学陈鑫所说:“学校对我们这么好,我如果放弃就太对不起人家了,我一定要坚持。”

经过几年辛苦,光影之声已经出品无障碍电影超过200部,解说词创作超过200万字,这些作品通过数字渠道传送到全市230多个社区放映点。我们还被评为“上海市精神文明十佳好人好事”,我本人也有幸荣获“上海市十佳创业新秀”的称号……今年6月16日,我们的无障碍电影直播上线了。

【尾声】其实对于一个后天失明人而言,什么路最难走?不是脚下的路,而是心中的路。在失去视力的同时,一起受伤的还有我们的自信与自尊。从中级口译到商务英语本科,在开大学习的几年,我和我的盲友们收获的绝不只是知识,还有希望的唤醒和自我的重塑。

牵着导盲犬走在曹杨路上,每每经过858号普陀分校大门口,或者远远听到学校里欢快的上课铃声,心上总能荡起一阵涟漪。

(本文作者系上海开放大学普陀分校商务英语本科毕业生)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徐瑞哲 题图来源: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邵竞
题图说明:韩颖和她的两条导盲犬耳思(退役)、安安(现役)。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