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专访乐震文、张弛:走出“套路”,才能破茧成蝶
分享至:
 (1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俊珺 2020-09-25 09:01
摘要:中国画要面向未来,不是陈旧、老套的代名词。

今天,“琴瑟和鸣:乐震文、张弛‘替山河立传,为时代留影’联展”亮相上海宝龙美术馆。

这是海上画坛名家乐震文、张弛伉俪首次联袂大型美术馆举办联展,也是他们为新中国71岁华诞献上的一份厚礼。

展览举办前夕,记者走近这对艺术伉俪,倾听他们对中国画的新思考。


乐震文、张弛在共同作画


人物

“我们从来不问对方在画什么,往书桌瞥一眼,就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对艺术的共同追求,成就了乐震文与张弛40余年的默契。

1973年,高中毕业的乐震文被分配去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技工学校,成为该校的第一届学生。他通过看画、赏画、临画,积攒了厚实的传统绘画功底。毕业后,他留校任教,成了张弛的班主任。

张弛的父亲是画家张大昕。在父亲的指导下,她5岁就开始学画人物,七、八岁就开始临摹宋人小品山水。尽管乐震文与张弛的艺术之路起源大相径庭,但两人都是山水的知音,喜欢到大自然中去写生。1977年,他们去黄山写生,黄山成了这对年轻人爱情的见证。

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举行,乐震文与张弛合作了山水画《熊猫迁居》。此后他们又合作了两幅表现大海的作品《搏击》和《风雨接舟》。三幅画接连展出,反响强烈,两人在青年画家中脱颖而出。

1987年,乐震文与张弛先后赴日本发展。在日本,他们清新雅致的画风和恬淡隽秀的意境,引起了广泛关注,作品多次荣获日本重要奖项。1994年,时任上海大学副校长的杨德广到日本访问。他看了乐震文的画,当即提出请乐震文赴上大美院任教。

回到上海,乐震文一边忙于教学,一边在艺术中求索。张弛则一面教子,一面画画。2009年,儿子长大成人,张弛回国,到华东师大艺术研究所当兼职教授。2010年,乐震文到上海书画院任执行院长,张弛则开始带硕士研究生。这对伉俪始终你追我赶,比翼齐飞。

熟悉乐震文、张弛夫妇的人都觉得两人的精气神很相近,但画风却各有特色。乐震文画的山大气磅礴,又不失典雅;画的水涓滴连绵,又一路传神;画的光灿烂亮丽,又温馨宜人;画的云纵横飘逸,又松柔动情。而张弛的画正如其名:张弛有致。陈佩秋先生曾这样评价她的画:“色彩墨韵清新,用笔娴雅,大有夺得沪上山水画冠军之能。”


乐震文 又是一年荷塘绿 2020

手放得快,弹簧才能弹得高

上观新闻:中国水墨画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如何呈现新的面貌,是每个时代的画家都要面对的命题。乐老师笔下的山水素有“乐氏山水”之称,您是如何在传统中走出自己的道路的?

乐震文:20世纪80年代末,我在日本办画展,当地的艺术家对我讲,中国的山水画很美,但我们外国人分辨不出来,看上去好像都差不多。

这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们这代中国画家必须要有创新的自觉。要想创新,就不得不把自己好不容易学到的传统放掉一点。传统的固有思维不放掉一点,新的创意、自己的风格就出不来。

所以,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做好两件事:一是把手里的弹簧用力按下去,按得深、按得紧;二是手要放得快,这样弹簧才能弹得高。

上观新闻:“弹出去”的前提是传统的底子打得深。

乐震文:是的。我们这代画家对传统的浸润肯定不如上一辈来得深,他们大都从民国时期就开始在传统中打拼。如果我们过于急于表达自我,传统的积淀不够深,很难走得很远。

上观新闻:您的“弹簧”是什么时候“弹”出去的?

乐震文:从20世纪80年代末起,我就开始了一些新的尝试。我把墨色变颜色,把程式变为结构,不断寻找不同的视角,打开新的世界,呈现属于我自己的图式。

不过我用的技法和笔墨始终是传统的。我喜欢用宣纸画画,因为毛笔与宣纸之间的关系变化无穷,这是其他材质无法代替的。同样的墨,画两三遍与画四五遍效果完全不一样,而这种效果只有宣纸能做到。


乐震文 雨余秋更清 2020

讨厌自己,就会突破自己

上观新闻:你们二人多年来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名山胜川,去年还去了南极。为什么这么热爱写生?写生过程中会有哪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乐震文:学习中国画,有一个难点,就是当自己还没有建立起独立的认知的时候,前人就已经提供了许多现成的认知与方法。尤其中国绘画与中国哲学密不可分,当哲学尚学得一知半解的时候,大致就会知道该怎么去画,不自觉间就偏离了自然。

我们俩当年学传统学得比较扎实,还有一段在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埋头临摹传统经典画的特殊经历。但我们没有沉浸于临摹之中,而是把学到的东西放一放,到自然中去写生。

写生的次数多了,对山水都了然于胸了,自己的画就会形成一定的套路,时间一长,就会讨厌自己:怎么最近画出来的都是这样?当你讨厌自己的时候,就是在讨厌一种绘画习惯与惯性思维,这时候新的东西就有可能被挖掘出来。当另一扇门打开了,艺术就会向前走一步。这种讨厌自己、突破自己的经历多一点,有意义的作品就会多。假如这种过程一生中只有一次,那或许一生中就画了一张真正有意义的画。

上观新闻:这扇门似乎可遇不可求?

乐震文除了到大自然中去写生,画外功夫也很重要。我们经常看古画、书法,也看西方绘画、儿童画、版画,启发很大。我还曾经分析过毕加索的画,根据他的结构,把中国画的方法融进去,画了一批有趣的画。为了在颜色上突破,我还研究过英国水彩画。

张弛写生的意义在于写“生”,而不是写“熟”。我们带学生去写生时,发现他们面对黄山,心里想的是石涛;面对华山,眼前出现的是傅抱石画的山。他们甚至还会拿出手机,对着古人的画临摹,哪怕大自然就在眼前。我告诉他们,把最想画的画面放在一边,画自己生疏的东西。

中国山水画的历史悠久,程式化的套路也很多,很多人不敢跳出来,没有勇气“破茧成蝶”。我们一直认为,画画要面向未来,是画给后人看的,真的不希望大家一听到国画就觉得是陈旧的、老套的。 


张弛 海上揽胜 局部(豫园) 2019

有思想的作品,才能打动观众

上观新闻:《海上揽胜·七十长卷》是张老师近年来非常重要的作品。您笔下的城市景观仿佛也有一种青山绿水的诗意。山水画法如何表现城市景观? 

张弛:画这幅长卷对我而言是一种缘分,也是挑战。我过去很少画具体的建筑。《海上揽胜》最初是为2010上海世博会而作,城市中的景点画得比较少,因此心里一直有点遗憾。2013年,我受邀画了《长宁揽胜》。2019年,就下决心拼一下,画更美更新的上海,补齐这张长卷。

画这幅作品,我用的是传统山水画的方法。城市和山水一样,都是有生命的,它们呈现出来的图像无时无刻不在随着光线的变化而改变。在我看来,在不同的光线下,不同的物象会互相转换。我虽然是为城市留影,但同时也把自己对自然的感悟化在其中。

上观新闻:古人喜爱山水画,是为了足不出户“卧游赏山水”。后来,山水画又成为文人抒发个人心绪的一片天地。那么,到了当下,摄影、摄像那么发达,新媒体传播又如此迅捷,传统的山水画对于当下的观众具有怎样的意义?

张弛:艺术家的使命是要表达自己的内心,将自己所认知的世界,转化为图像。只有那些真正有思想的作品,才会打动观众。当然,优秀的摄影作品也是有思想的,作者是基于对自然的理解,捕捉独特的瞬间。我们也常常会从摄影作品中获得启发。

我们多年来一直有一个追求,就是替山河立传,为时代留影。我们画画绝不是简单地再现客观景物,而是把自己的思想,把自己对世界万物的理解,通过图像呈现出来。当我们把自己的感悟表达出来,把感受到的美用图像呈现出来,观众读懂了我们,就会产生共鸣———原来世界是那么美,这或许就是山水画在当下的意义。


张弛 《霞晖》 纸本水墨设色 2020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陈俊珺 题图来源:乐震文 张弛《净土荡尘埃》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