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郊野笔记 > 文章详情
上海大观园:曾经门庭若市,如今游客寥寥,能否重现“网红”气质?
分享至:
 (64)
 (8)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杜晨薇 车佳楠 李成东 2020-09-21 16:10
摘要:“伴随长三角周边交通体系日益完善,大观园会老树发新芽的!”

2020年上海旅游节近日启幕。一众热闹喧嚣的文旅打卡点、名胜景区之中,上海老牌流行地标——上海大观园,反倒显得格外低调。园内游客寥寥,步履缓缓,别有江南风情意趣,但也有“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遗憾。

在87版《红楼梦》电视剧万人空巷的当年,上海大观园同步开放,无数上海人、乃至周边城乡居民,满怀对文本的敬意和流行的追捧,几乎踏破了上海大观园的门槛。而今,30余年过去了,上海大观园日益寂寥,日均入园人数甚至超不过800人。

好在,新的时代意义正在形成——上海大观园所处的青浦区金泽镇,从城市边缘地带,一跃成为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的前沿阵地,近两年里,学界、文艺界出现了较普遍的声音:“上海应成为江南文化的学术、文创和国际中心”“上海大观园应成立市级江南文化研究中心的上海江南文化书院,规划、组织和统筹全市的江南文化研究工作”……

带着被遗忘的风光景致、被低估的文化意涵,上海大观园再次回到大众视野下。

本文图片:李茂君、车佳楠、李成东、杜晨薇 摄

(一)为游客营造《红楼梦》沉浸式故事现场

“知道上海大观园吗?去过吗?”40岁以上的上海人通常会欣然一笑,“小时候春游的时候去过,不过好多年没再去了”。年轻一点的上海人,许多人从没去过大观园;而新上海人,大多不知道上海大观园在哪里。

作为一座江南仿古园林、4A景区,上海大观园是否依然值得追捧?

《红楼梦》中,曹公借贾府主人们的脚步,三次带着读者游历了大观园。怡红院、栊翠庵、梨香院、潇湘馆、蘅芜苑、蓼风轩、稻香村……笔墨每行至一处,都是鲜活的人、情、事:怡红院里,晴雯病补孔雀裘;沁芳闸边,宝黛共读西厢记;山石僻静处,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而到了上海大观园里,20余处院落和景致,是“复刻”,却又远不止于书中意境。

有凤来仪阁前。车佳楠 摄

丹凤榭与省亲别墅。李茂君 摄

87版红楼梦剧照 资料照片

1984年,上海大观园里的怡红院由上海园林设计院总建筑师梁友松操刀,最先成型。并没有以“写实”为唯一原则,而是充分发挥想象,在建筑和园艺设计中,更多将人物命运、性格寓于其间。

怡红院入门右见西府海棠,左见芭蕉和罗汉松。海棠红若施脂、弱如扶病;芭蕉叶阔大,可书写,所谓“书成芭蕉文犹绿”,这是园艺大师为了渲染主人贾宝玉的脂粉气和书卷气特意设计的。“种植罗汉松,则是贾宝玉最终归宿的隐喻。”上海大观园副总经理刘勤说。

怡红院后花园一瞥。杜晨薇 摄

到了蘅芜苑,迎面高耸的玲珑山石,将院内的房屋悉数遮住。《红楼梦》中贾政初入大观园,对这一景致颇为不满:“此处这一所房子,无味得很。”可一旦绕过山石,建筑师的心意却了然:楼阁用了中式古典宅邸中常见的两面厅,南冬暖、北夏凉,将主人薛宝钗之特殊地位烘托出来。院门上书三个颜体字“蘅芜苑”,又在角落里遍种爬山虎、常春藤,毫不掩饰薛宝钗稳重端庄,却又处事圆滑、攀附的性情。

蘅芜苑内玲珑山石。李成东 摄

爬山虎遍种,映衬蘅芜苑主人攀附个性。杜晨薇 摄

妙玉所居栊翠庵,墙面用了青灰色和米黄色花岗岩凿砌。可粗犷的岩石墙内偏偏坐着一座精雕细琢的汉白玉像,联想清冷孤傲的妙玉惨遭强盗掳走的小说结局,园林设计师的用心便可知了。

大多数中式园林的游览,可以任意东西、信步慢行。可上海大观园,却颇像一个沉浸式的故事现场,必定要按照特定的游览路线走一遭,才能得其精妙。从起点“曲径通幽”处出发,经怡红院、栊翠庵,过三春居所后,到蘅芜苑,最后是潇湘馆……一部兴衰荣辱的家族史,一段凄美错位的爱情,逐一道来。

不仅如此,设计师的大胆创新还体现在将曹公笔下太虚幻境等超现实的神话世界、宁荣二府功名利禄的现实世界、大观园里乌托邦式的童话世界三个空间语境糅合在一起,于入园处设计了10米高的“太虚幻境”牌楼,以及展现金陵十二钗命运的大照壁;并一改原著中怡红院与潇湘馆亲密的方位关系,将蘅芜苑安插其中。如此设计构想,不免得罪一批“宝黛迷”,却明示了人物最终结局,似乎在不断提醒着游客跳出人物视角,看清大观之境不过红楼梦一场。

刻着金陵十二钗的大照壁。李茂君 摄

宝黛共读西厢(87版红楼梦剧照) 资料照片

(二)园区堪称古树名木与古董家具博览馆

上海大观园虽已建成32年、连续13年未修缮更新,却因保护得当,依然保留着雕栏玉砌犹在的新鲜模样。然而,在上海大观园总经理孙俭看来,内在的变化时刻发生着,甚至不断消解着传统文化的光环——

上海大观园建成前10年,年均接待游客超过140万人。到2000年后,园区一年的客量断崖式下跌至35万左右,大致规模勉强维持至今。不久前,记者于周末中午时间造访,当时园内人数仅152人。“对于上海大观园这样一个传统文化的荟萃地来说,十分可惜。”孙俭说。

事实上,当初上海大观园建造之精、设计之巧,的确已突破了《红楼梦》的文本意义。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景观学系学者刘悦来指出,上海大观园不光是还原了一个经典文本的场景,创造出颇高的文化旅游价值,也创造了中国建筑园林艺术南北交融的现象。

在园区中轴线上,元春省亲时行皇家大礼的大观楼、行家礼的“辅仁谕德”堂等,均是一片碧绿琉璃瓦(按封建礼制,等级仅次于黄色琉璃瓦)。“这是典型的皇家园林风格。”而在东西两侧各处,景观又回归小巧玲楼、色彩素雅的江南园林风格。虽是仿古建筑,却是三千年以来中华造园完整宏大的园林典范。

省亲别墅系皇家园林风格。李茂君 摄

中轴线两侧建筑均为江南园林风格。杜晨薇 摄

此外,园区建设之初,数百员工曾尽心竭力奔走全国各地换购红木家具,搜罗了大批量明清以及近代的奇珍异宝。如正门门厅一对石狮,乃原清乾隆年间北京某王府镇宅之物;丹凤榭楠木透雕的落地罩,相传是晚清年间作品;栊翠庵内室东间一张红木榻床,西间博古架上陈列的各式名贵茶具,均为明代家具、器皿式样。

 

园内到处是明清风格红木家具,十分珍稀。李成东、李茂君、车佳楠 摄

“现在是黄金易得,红木难求,想再搜罗这么多宝贝已无可能。”来自浙江金华的田青城夫妇,上世纪90年代曾来上海大观园游玩,如今20多年后重游大观园,盯着怡红院里的紫檀木制屏风感慨不已。在不少游客看来,称上海大观园为红木古董家具博览馆,亦不为过。

上海大观园另一种稀世“收藏”,则是39株百年古树。建造之始,大观园曾被城市赋予过特殊意义。彼时的上海,社会事业百废待兴,人均绿化面积只有一张报纸的大小。上海在淀山湖畔新建风景区,一是为市民辟设一处符合当时潮流追捧的文化休闲地,二则一定程度上弥补市域绿化的短缺。因此,工程建设中尤其重视园艺的设计打造,从各处移栽了古树名木,如怡红院里500岁的罗汉松,牡丹亭前魏紫、豆绿、胡红、一品朱衣等名贵牡丹花品种……为后世留下不可复制的园艺经典。

园内四处可见古树名木、鲜花绽放。杜晨薇 摄

(三)文化“变现”之路坎坷,长三角一体化带来机遇

在学术界,《红楼梦》是公认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不光为后人了解当时社会饮食、服饰、礼仪等世俗生活提供便利,也无疑成了上海大观园挖掘、活化传统文化的素材富矿。

1991年起,上海大观园每年举办艺术节、戏曲展、知识竞赛,推出“做一天红楼人”“元妃省亲千人仪仗表演”“妙玉撞钟”等开先河的文化体验活动。园区还利用淀山湖开发划船、快艇等水上项目。“但绝大多数文化创意策略的生命周期都很短,1996年后,大观园的客流出现明显的拐点,文化项目虽也常有更新,但一波热浪后很快无人问津。”曾任大观园副总经理的俞浩胜说。

园内为数不多的商家正在制作鲜花饼。李茂君 摄

“近几年,上海大观园的门票收入稳定在1000万元,加上租赁费用、补贴等,营收在近2000万元。不过人力开支还是超过1500万元,职工平均年龄高达53岁。同时,大观园的建筑和设施也开始老化,维修、更新的成本增加。” 上海大观园总经理孙俭告诉记者。

国内三座脱胎于《红楼梦》的景区,发展命运各有不同。地处市中心闹市区的北京大观园被纳入北京博物馆体系,稳扎稳打;河北正定荣国府成为教育培训基地,有声有色。相比之下,最早开园的上海大观园,运营30余年,开园即巅峰,此后屡次改革管理体制、创新文旅内容,却一直无法找回当初的热闹。

雨天,旅游团撑伞游大观园。李茂君 摄

与此同时,国内其他以传统文化为内核的仿古建筑乐园后发制人,或可提供借鉴。在西安,大唐不夜城步行街不仅年接待游客量超过1亿人次,更是催生出了“不倒翁小姐姐”“石头人”“敦煌飞天”等一大批现象级文化IP,仅去年一年的网络播放量就达到23亿次。在杭州,宋城景区仿《清明上河图》而建,以“主题公园+旅游演艺”为运营模式大量开发了“千古情”系列的现场演艺。尽管今年大受疫情影响,宋城演艺依然保持500亿市值。

“上海大观园的没落凋敝,并非传统文化失去受众。”上海财经大学文化旅游会展研究中心主任何建民认为,上海大观园输在没有引入景区的全生命周期管理,即没有依据游客需要与竞争对手挑战调整升级业态,推出的文化产品在90后、00后的消费市场上也缺乏吸引力。他建议,上海大观园应充分利用区位优势,扩建包含上海文化、江苏文化、浙江文化、安徽文化在内的“江南自然文化博览园”,努力打造成为江南文化要素的集大成者。

上海大观园的上级主管单位、青浦区文旅局副局长徐瑞国也认为:“红楼文化不存在曲高和寡的问题,关键还是如何挖掘。”同样是承载汉服文化,2014年上海大观园也上马过文创活动桃花节汉服会,一度吸引沪上700多位汉服爱好者打卡,但规模和影响力却无法超越西塘古镇汉服节。前不久,大唐不夜城管理运营团队主任耿琳在西安市企业座谈会上表示,“文化变现的根本在于内容。”为了进一步抓住“疫后客流”,今年,大唐不夜城还将创编展示盛唐经济、文化、民族大融合等8个主题的沉浸式演出及文创产品,让传统文化始终有新意、有卖点。这不啻上海大观园等其他仿古类主题乐园的文化创新样板。

这两年,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进一步深化,上海大观园已纳入到青浦全域旅游,乃至长三角周边地区旅游板块。“机会和挑战并存。”徐瑞国说,大观园势必要面对更大的市场竞争,也同时得到更广泛的市场检验。

据介绍,上海大观园现已推出“红楼课堂项目”,去年一年吸引了来自江浙沪地区8000多位小朋友参与。“我们还计划推出古装网红走秀、元妃省亲角色体验活动,同步开发大观园主题的书签、纽扣、布袋、文房四宝等文创产品,试水长三角市场。”孙俭说。

大观园推出的红楼课堂。李茂君 摄

大观园制作的红楼周边产品。车佳楠 摄

记者采访时,遇到上海大观园中里唯一的90后职工、园区讲解员李梦雅。小李对大观园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大观园一定会越来越好。我经常把园内的景观以短视频形式发布到互联网上,在内容生产过程中越发觉得大观园有卖点,有网红气质。而且,伴随长三角周边交通体系日益完善,大观园会老树发新芽的!”

目前已有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公交通到大观园。李茂君 摄

栏目主编:黄勇娣 文字编辑:杜晨薇 题图来源:李茂君 摄 杜晨薇 设计
评论(8)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