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焊接车间里竟有个女工,还是技术带头人?这个女“钢铁裁缝”有啥过人之处
分享至:
 (25)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2020-09-21 06:31
摘要:“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差不多’。”

“哦,这是边界波纹板交接位置累积误差导致波纹错位。这个要修改接头处,分割成多块小波纹板,才能调整错位。”

“你这个波纹板转角满焊焊缝有毛刺,要打磨去除毛刺。以后安装波纹板前一定要检查包角焊缝,将毛刺去除。”

位于崇明区长兴镇的中国船舶集团旗下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车间里,十来个身穿蓝色工装的工人正在进行焊接工作。他们的“师父”,竟然是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工,此时这名女工正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拿着记号笔,逐一检查徒弟们的“作业”,精准指出不足之处并提出整改意见,身旁的小伙子们听得很服气,连连点头。

舱容1.8万立方米,波纹板数量1659片,每条焊缝都要焊成漂亮的鱼鳞状,15个焊接工要连续干好几个月——完成某型液化天然气船的液货舱焊接工作,这名女工是技术带头人,她就是47岁的江南造船模块部焊接工朱瑞霞。

自1998年进江南造船公司以来,她从一名普通外来务工人员成长为氩弧焊技师、班组技术骨干、技术创新带头人,先后攻克了镍铜管焊接变形、钛合金焊接等一系列难题。“焊接是个技术活,也是个体力活、危险活,对工艺的要求极高,拿起焊枪就要心无旁骛、一心一意,不能容忍一丝一毫的瑕疵出现。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差不多’。”朱瑞霞说。

从勤杂工成为班组技术骨干

朱瑞霞是山东菏泽人,24岁时,朱瑞霞将出生不久的孩子留在老家,跟随丈夫来到江南造船公司。原本朱瑞霞从事的是服装行业,和造船行业、焊接工作八竿子打不着。“过来一看,公司里绝大多数工人都是男性,我既不懂技术也不了解这个行业,除了打扫卫生、当一个勤杂工,似乎啥也干不了。但我觉得,只要肯学、严格要求自己,别人能干好的事,我也能干好!”

于是,江南造船公司便多了一个氩弧焊女学徒。当时,朱瑞霞所在的焊接班组有20多人,只有她一个女工,在做勤杂服务工作之余,她常在休息时间找来废弃的材料,苦练焊接技术。“早上早点去车间、晚上晚点离开车间、中午饭吃得快一点,余下来的时间我都用来练习焊接。别的工人太忙了,没时间一直在我身边教,只能抽空指点几句,我就趁大家休息时,拿着自己焊好的‘成品’,问别的工人焊得怎么样、要怎么改进技术。”

瘦弱的身形、业余且滑稽的动作,起初常引来工友们开玩笑。有人说,“焊接工作是男人的天下”;有人说,“女人肯定吃不了这个苦”。朱瑞霞不服气,一门心思学技术。仅仅过了半年,工友们就惊讶地发现,朱瑞霞的焊接技术突飞猛进。一次,接到新任务的班组长对她说:“朱瑞霞,你怕不怕,要不要跟我们一起上阵试试?”

“试试就试试!”朱瑞霞毫不犹豫地接下这个挑战,且最终出色完成了任务。此后,她就再也不是勤杂工,而成了一名真正的焊接工,三年后成了班组先锋,七年后成了班组技术骨干。

多次攻克焊接技术难题

除了敢学、敢拼,朱瑞霞这个“钢铁裁缝”在工作中还善于创新,多次攻克焊接技术难题。

2010年,某型高新产品首制船开始建造,管子以镍铜为材质。这种材料膨胀系数大,焊接易变形,这给班组生产带来了巨大困难。朱瑞霞根据平时积累的经验和数据精心研究,制定了采用对称焊工艺、采用小电流等四道焊接程序,同时研制了特有的工装配合施工。经过试验,该方法成功克服了难题。

“很多人眼中,焊接是一项粗活,其实船上焊接工作非常精细。船上的管道好比人的血管,我们就像外科医生,要为船‘搭建血管’,焊缝多宽、多长都有严格标准,一点也马虎不得,稍有差错就会危及船舶安全。”朱瑞霞说。

液化天然气船,被称为“海上超级冷冻车”,要在零下160多摄氏度的超低温环境下储存、运输液化气,设备复杂、技术要求高、造价大,目前全球范围内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有能力建造。2011年,江南造船公司首次承接液化天然气船,施工难度最大的是维护系统舱,船方要求先通过该舱的焊接来测试公司是否具备建造资格。

朱瑞霞所在班组承担了这项任务。焊接采用的是薄膜型不锈钢波纹板,而且不能加焊丝,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弧处未焊透、焊穿、正反面氧化、焊缝宽窄不一、焊厚不一致等问题。没有成熟的焊接工艺和经验,怎么办?朱瑞霞反复研制、总结,制订了控制电弧长度等五项技术措施。最终,班组成功解决了焊接难题,及时完成了该任务。

“焊接有困难,快找朱瑞霞。”江南造船公司里流传着这句话。2013年,公司在建造某系船舶的金属烟囱分段时遇到难题,需焊成弯圆形筒,焊接难度极高。朱瑞霞当仁不让,接过了这项任务。她每天加班到深夜,焊枪不离手,有时候需仰躺在底下、脸朝上焊接,爬不出来时就让别人帮忙把她拖出来。那时恰逢7月高温天,汗水湿透了她厚厚的工作服,脖子上挂着的擦汗毛巾经常能拧出水来。后来,夜以继日的朱瑞霞提前5天完成了任务。

徒弟中多人成高级工、班组长

如今,朱瑞霞的焊缝全年经X射线拍片达近四千张,一次拍片合格率达98.5%。过硬的焊接技术、卓越的工作业绩使朱瑞霞逐渐成为技术带头人,在公司内名气大增。江南职业技术学校聘她为兼职焊工技术带教老师,她掌握了一整套焊工培训方法,毫无保留地悉心传教。

蔡春茂就是朱瑞霞的徒弟之一。他告诉记者,在专业技术上,朱瑞霞的一丝不苟让他受益匪浅。一次,在焊接一个狭小范围内的钢管时,蔡春茂试了六七次,怎么也焊不好,不禁有些气馁。“这时师父走过来,耐心地给我讲授在狭小范围内的焊接技术要领:首先要做好气体保护,然后从边角处开始一点点焊,里面一定要高出来,不然经X射线拍片后容易看出内凹……经过指点,我终于焊接成功。师父常说,在技术上最忌‘差不多’,自己经手的每一条焊缝都必须达到最高标准。在我们懈怠、疲倦、想要放弃的时候,师父也会给我们鼓劲:工作一定要全身心投入,当你真正沉浸其中的时候,你就不会感到疲累,反而会感到为事业拼搏的快乐。”

2016年6月,以朱瑞霞名字命名的工作室成立。工作室汇聚焊工、铜工、钳工等高技能成员,建立了焊接技能实训工场等,对员工进行技能实训,解决生产技术难题。她先后为公司带教出20多名徒弟,其中多人成为高级工、技师、为班组长,所教学生多次在国际国内焊工技能比赛中名列前茅。

朱瑞霞告诉记者,由于工种特殊,她的儿子曾一度不理解、不喜欢她的工作。“儿子读小学时,有一次我去接他放学,由于时间匆忙,我忘了换一套干净衣服,直接穿着铁锈斑斑、沾满灰尘的工作服就去了。儿子见到我就说,妈妈,以后你别来接我了,别的妈妈都漂漂亮亮的,只有你灰头土脸。”儿子读中学时,朱瑞霞带他参观江南造船公司,本想让他感受民族工业的伟大,没想到儿子却说:“以后我不要学造船,真是太辛苦了。”

不过,让朱瑞霞感到欣慰的是,去年儿子大学毕业,瞒着她把简历投到了江南造船的一家分公司,并顺利被聘用。“我问他,当初你不是嫌弃妈妈的工作土吗?他说,小时候自己不懂,长大了才知道工人的辛苦、理解工人的伟大,和爸爸妈妈一起为造船事业做贡献的感觉很棒!”说到这里,朱瑞霞笑了起来。

栏目主编:周楠 文字编辑:茅冠隽
图片来源:周天舒 摄、崇明区供图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