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教自闭症孩子唱歌:我们是蜗牛,我们慢慢走……
分享至:
 (2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尖尖 2020-09-20 10:15
摘要:一群“星星的孩子”和京剧演员史依弘一起唱京歌,歌声飘出院子,在老弄堂间回荡……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普通孩子郎朗上口的一句诗,对于自闭症孩子来说并不容易。

昨天下午,在位于长乐路的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院子里,一群“星星的孩子”和京剧演员史依弘一起唱起这首京歌。细雨绵绵的午后,孩子们的歌声飘出院子,在老弄堂间回荡……


“星星的演唱会”

“当大美京剧遇上连环画”的公益展演,演出者是十几名来自天使知音沙龙的自闭症孩子。他们经过一段时间对京歌的学习,第一次给爸爸妈妈进行汇报演出。

集合排练时,有孩子坐在椅上不动,有孩子因为环境嘈杂,一直捂着耳朵,跺脚。天使知音沙龙的创办人曹小夏挨个到孩子身边耐心地安抚。

2008年曹小夏创办天使知音沙龙的时候,就是希望“用音乐打开孩子们孤独的心灵”。沙龙活动从开始为自闭症孩子演奏弦乐,等到孩子能安静听音乐了,再教他们吹奏乐器。

唱京歌,是今年疫情以后的新课程。将古代诗词用京剧的曲调唱出来,变成一首首京歌。老师通过线上课堂教学,孩子们把作业视频发到群里,再由老师来“批作业”。

演出开始,史依弘起了头,孩子们便跟着唱起来。“妈妈,我有点害怕。”小胖上台前拉拉妈妈的衣角。然而一到台上,他却像换了个人似的,小嗓唱得像模像样。

他们享受着歌声,时而跟着音乐摇头,时而学史依弘做起京剧表演的手势。沉浸在音乐里的他们看起来如此快乐。


“我们是蜗牛”

“一开始孩子们一句都唱不了,后来上了几次课,他们终于愿意开口。”教唱歌的李老师是一名歌剧演员,她的儿子小溪本身也是自闭症孩子。

演唱结束,刚从台上下来的小溪把头埋在爸爸怀里,久久不愿撒手。完成这次演出耗费了大量体力,他需要足够多的鼓励来补偿。

小溪是在上幼儿园那年才发现患有自闭症的。“体检的时候,医生会问孩子一些简单的问题,唯独我儿子回答不上来,他会说话,但就是不愿意说。”第一次当妈妈,她手足无措,后来才知,孩子患有自闭症。

“他最喜欢独处,平时在家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把窗帘拉上,不开灯,也不愿意和人交流。每次大家说‘小溪不见了’,我就知道他肯定又躲在某个黑暗角落里。”

普通人无法理解,带一个这样的孩子要付出多少艰辛。“觉得最辛苦的时候就是周围的人不理解。有时带孩子坐地铁,他一上车就开始在车厢里转圈,我必须当下就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做,否则过后他就忘记了。但周围的人都会投来异样的眼光。”

小溪从小学习钢琴和圆号。普通孩子可能学一两年就考上三级,自闭症孩子要花四五年才行。“我经常跟他说,没关系,我们是蜗牛,我们慢慢走。”

但即便理解能力弱,自闭症孩子却比普通学生更用功。“每天上完课布置以后,从孩子们交上来的作业就能看出来,他们回去真的有在不断地练习。”

有的孩子很有天分,尤其是在音乐艺术方面。“小胖唱歌和钢琴都很有天赋,但是一开口讲话,别人就知道他的不同。”他们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界线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如何回答别人问题,如何面对陌生的环境。

小溪今年已经17岁了,但其实他的内心仍是小朋友。每次一群孩子捣蛋,问是谁干的,小孩子都会说:“哥哥干的”。这时小溪总是老老实实地说,“是我干的。”

“他不会说谎,不会掩饰,他的内心永远纯真……”

活动结束以后,一家三口穿过窄窄的弄堂回家。小溪高兴地走在前头,爸爸妈妈肩并肩走在身后。孩子不时回过头来向他们招手:“你们走得太慢了……”

栏目主编:周楠 文字编辑:黄尖尖
图片摄影:黄尖尖
视频采制:黄尖尖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