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青浦、嘉善交界处的养护院里,90后姑娘持证给老人“打分”
分享至:
 (44)
 (6)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雪妍 2020-09-11 06:41
摘要:评估的目的是创造老年人最佳的社会互动模式。

“阿婆,我说三样东西:苹果、手表、国旗,您重复一遍,把它们记牢,我一会儿会问您”,在练塘镇九峰养护院,詹宏希一边问着阿婆,一边拿出纸笔,“请您在这儿画一个圆形的时钟,在时钟上标出10点45分”,等到阿婆慢慢画好后,詹宏希再请她回忆刚才说过的三样东西。

阿婆不知道,这个笑眯眯的小姑娘,通过观察画钟时圆是不是闭合,指针位置是不是准确,以及能回忆起几个词,就能对自己的认知功能做出初判。作为持证上岗的专业老年人能力评估师,给老人“打分”是詹宏希这个90后的工作之一。

今年7月6日,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了9个新职业,其中就包括养老护理行业领域的“老年人能力评估师”。詹宏希说:“我们通过评估老人各方面的状况,来确定他们的护理等级,给出日常护理意见。每一位老人接受养老照护的第一步,都是进行评估。”除了对刚申请入院的老人进行能力评估,老人入院后,还要依情况定期复评。

首次评估,“组团”唠家常

从朱家角乘车,穿过隐隐现现的水塘,九峰养护院就在稻苗翻涌之处。这里几乎已经到了上海的最西边,向西再开就是嘉善县的地界了。养护院里住着200多位老人,都是练塘本地人,平均年龄80岁以上,詹宏希的随时问候和关心,让她成了老人们最熟悉、总念叨的囡囡。

“为老人评估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们有一个评估团队”,詹宏希说,团队包括有老年科医生、护士、心理师、社会工作者等,跨学科合作。71岁的罗阿婆入住这天,詹宏希和同事们“组团”去见老人,大家围坐着聊起了“家常”。

“阿婆家住哪里,家里几口人呀,”是在判断老人的沟通力;“昨天几顿饭都吃的什么呀?”是在看老人的近期记忆力怎么样,“每天都会出门散步吗,可以自己上楼吗”是判断老人的生活自理能力……罗阿婆需要女儿的提醒,才能记起来上周出行的事情,所以她的近期记忆这一项就是“中度依赖”了。


罗阿婆在看报,旁边的手工都是老人们自己做的,在走廊的阳光屋里,还有诸如辣椒、茄子等的乡土装饰。

民政部于2013年就发布过《老年人能力评估》这个行业标准,其中包含了日常生活活动、精神状态、感知觉与沟通、社会参与等4方面的一级指标,每个方面又各有多项细分指标,上海市同年也发布了详细的地方标准,这是詹宏希他们评估时的准则。

要打出一个准确的分数,门道可不少,首先要给老人提供一个安静的环境,需要舒适、温暖,喝水方便,为了避免“夕阳综合征”和过度疲劳,评估时间以上午为好,还可以在老人活动、用餐等生活状态中进行评估。

与在医疗机构体检不同,老年人能力评估更加注重问询与观察,一次谈话远远不够。跟罗阿婆首次交流后,詹宏希和同事的工作才算正式开始。“有些老人没办法一直坐着说话,有些指标在观察和交流后才能判断,所以我们3至7天才能出具一份评估报告。”

罗阿婆看起来性格平静,其实有轻微癫痫,刚入院就发作了一次,倒在地上抽搐时,她完全失去了意识,虽然这一点对其他老人不会造成威胁,但在评定护理等级时要会加以考虑,护理员也要对她多加留意。


詹宏希介绍,通过缠绕和穿毛线时的表现,能判断老人的动手能力

在九峰养护院,老人有轻、中、重 3个护理等级:一般性照顾护理、半照顾护理和全照顾护理,0分身体状态最好,分数越高,所需要的照护等级越高。

几天后,罗阿婆的评估结果出来了:生活自理能力中度依赖,认知能力中度缺失,情绪和视觉都是中度障碍,总分60。团队给出罗阿婆的护理结论是“日常生活自理能力较差,需要提供较大帮助,照护等级中度”。好在罗阿婆心态不错,詹宏希关照她保持好心情,也嘱咐护理员带她做康复活动和参加兴趣小组。

日常评估,随时交流观察

除了常规的能力评估外,日常生活中的“评估”也同样重要。有的阿婆与同居老人有小摩擦,有的阿爷跟人交往时言语动作粗鲁,有的老人每周都想外出去镇上转转,还有饮食习惯、性格态度、兴趣爱好等个性化因素,都会被反复衡量。

“养老照护不是纯粹的医疗护理或者生活陪伴,它包含了精神上、心理上的照护”,她说,每次评估结束后,评估小组都会根据老人的特点,为其制定个性化、科学化的的照护方案,“我们一切工作的目的都是最好地服务每位老人。”

可也不是所有老人都会配合评估,在养护院里要过集体生活,有精神疾病和传染疾病的老人会威胁其他老人的安全,所以无法入住。


阿婆们在詹宏希的组织下给伞上画画

张爷爷刚住进来的时候,脾气暴躁,因为心智问题,还有些大小便失禁,他不愿意用尿不湿,就直接站在床头小便,护理员想进门打扫卫生,都会被他吼出去,只有进行评估,才能了解他的各方面状况,制定最符合他需求的方案。

有次一位老人站在走廊,在张爷爷门口张望了一下,他很生气地让对方走开,还做出要打人的样子,那位老人不示弱,两人谁也不让谁,分贝逐渐高了起来,护理员赶忙把他们拉开,转头刚想去安慰一下张爷爷,他就“嘭”地一大声关上了门。

过了一阵,猜想他脾气安定了,詹宏希轻轻打开他的房门,虽然护理员和其他爷爷奶奶都劝她别进去,但她知道,只有真心沟通才有建立联系的机会。没想到见她进来,张爷爷没有吭声,她从安抚情绪开始,和老人聊他以前的参军经历,老人才慢慢柔和起来,跟她说起了话。

这扇门打开了,詹宏希之后就不时去跟张爷爷聊天,有时在走廊碰到,张爷爷还会主动跟她打招呼,在日常相处中,张爷爷的评估也慢慢完成了,她说:“评估要以老年人为中心,同时包括老人周边的人、事、物,目的是创造老年人最佳的社会互动模式,急不得,要耐心。”

身怀六艺,做老人的贴心人

上海是我国最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也是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大城市。2019年上海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518.12万人,占户籍总人口35.2%,地方政府一直在着力研究加快推进养老产业发展规划。

对高龄、失能老人的长期照料,也是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今年公布的新职业中,除了老年人能力评估证师,健康照护师、呼吸治疗师也均与养老、照护相关。养老行业的工种越来越细分,技能也越来越多元。

詹宏希之前在青浦一家公司做文员,机缘巧合来到养护院工作,“以前领导问我职业规划是什么?我说我完全没有规划,原来我对养老行业也不太了解,自从到了这里以后,感觉我找到目标了。”

除了《老年人能力评估证师》的红本,詹宏希还有食品安全、安全生产、消防安全等多个证照,可以说是“多面手”,她还在学习心理学和社会工作方面的知识,想着去考社工证和护理员证,多掌握一些专业知识。

其实跟老人相处,除了专业知识,真心换真心更为重要。有位五保老人因病长期卧床,脾气不好,平时很少跟其他人说话,詹宏希总去找他聊几句,今年疫情期间,他说自己很想吃烧卖,但当时餐饮门店都还没有开,詹宏希就专门去认识的店家那里买来生的,蒸好后给老人送去,后来她隔三差五就会接到护理员的电话,老人在那头说,“小詹几天没来看我了,你快点来看我呀”。


阿婆们在玩接龙,爷爷们则更喜欢搓麻将,每层的麻将桌都很红火

老人们刚住进来时,大多很内向,詹宏希总主动跟他们搭话,带他们做活动,开始他们还不好意思参与,也不知道怎么去配合。在同事们看来,为了逗老人乐,詹宏希总是疯兮兮的,有时看到有人跳广场舞,她还会去偷学几招,回来教给爷爷奶奶们,老人们也慢慢开始跟着她跳,见到她时还会偷偷塞一些自己藏的小零食给她。

现在每天到了活动时间,如果护理员忘记开电视了,就会有老人急得来催,“快给我们放做操的音乐。”有的老人身体慢慢养好了,从全照顾护理转到了半照顾护理,这样的评估改变是她最乐意看到的,那些近百岁还耳聪目明的老人,大都爽朗乐观,詹宏希说:“跟老人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像个小孩子,想让他们尽量多开心,这样我也很开心。”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文内照片 均刘雪妍摄
评论(6)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