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仔细看看,你就会发现,身边的麝月和沙僧有很多……
分享至:
 (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闫晗 2020-09-08 10:33
摘要:麝月和沙僧

在怡红院的众丫鬟中,麝月并不是存在感最强的一个。袭人和晴雯是老太太调拨下来给孙子宝玉使唤的人才,一个温柔细致一个伶俐美貌,各有所长,更受器重,在众人眼中前途无量,可开到荼靡花事了,只有麝月陪宝玉走到了最后。麝月跟西游取经团队的沙僧有点像,看似不声不响不争不抢,仔细观察,却是个厉害角色,堪称“宝藏女孩”。沙僧也是个“宝藏男孩”,两人的共同点有很多。

 一开始,麝月只是怡红院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她的戏份在袭人生病或出门时才多起来。第二十回的元宵节,袭人病了,怡红院里的众丫头都出去赌钱,只有麝月一人在灯下抹骨牌。宝玉见了,问:“你怎么不同他们去?”麝月随口敷衍一句“没有钱”,宝玉不信:“床底下堆着那些,还不够你输的?”麝月此时说的话让人眼前一亮:“都顽去了,这屋里交给谁呢?那一个又病了。满屋里上头是灯,地下是火。那些老妈妈子们,老天拔地,伏侍一天,也该叫他们歇歇,小丫头子们也是伏侍了一天,这会子还不叫他们顽顽去。所以让他们都去罢,我在这里看着。”


电视剧《红楼梦》麝月剧照

宝玉顿时觉得麝月是又一个袭人,贤良宽厚。读者也看到了麝月顾全大局的一面。她心里有他人,心疼老妈妈和小丫头的劳累,愿意成全别人的快乐,又深谋远虑,看得到灯火的繁华之下隐藏着火灾隐患,需要有人提防。

《西游记》里,本领高强的红孩儿掳走唐僧时,孙悟空和猪八戒心灰意冷想散伙,说了不少丧气话。沙僧说出一番话,让读者一惊,意外发现他有大局意识:“师兄,你都说的是哪里话?我等因为前生有罪,感蒙观世音菩萨劝化,皈依佛果,情愿保护唐僧上西方拜佛求经,将功折罪。今日到此,说出这等各寻头路的话来,可不违了菩萨的善果,坏了自己的德行,惹人耻笑,说我们有始无终也!”团队里有信念坚定的人存在,才能兜底,要不然这个团队没准就解散了。沙僧不开口便罢,但凡表态总会影响团队的行动和信心。

麝月是众丫鬟里懂人情世故的。林之孝家的带人到怡红院查夜。晴雯抱怨婆子们唠叨多事,麝月说“他也是好意的,少不得要常提着些儿,也提防着怕走了大褶儿的意思”。情商高下立现,理解别人职责的人,心理更成熟,更少树敌。

《西游记》里的沙僧也比其他人更懂得人情世故,当孙悟空听说红孩儿是他五百年前结拜大哥牛魔王的儿子,觉得算是亲戚,对方会给面子放了师父。沙僧却呵呵一笑:“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你与他相别五六百年,又不曾往还杯酒,又没有个节礼相邀,他哪里与你认什么亲耶?”事实证明,的确是悟空想多了。


电视剧《西游记》沙僧剧照

宽厚又通人情世故的人,开口往往有理有据,他们懂逻辑,更擅长讲理。温厚的麝月身上就贴着“吵架高手”的标签,一战坠儿妈,二战春燕娘,怡红院公认第一,以至于一有要跟人吵架的事情,袭人就要派出麝月迎战——“你快去震吓他两句”。

第一次吵架是因为小丫头坠儿偷平儿的虾须镯事发,晴雯要将坠儿撵出去,却又没说明缘由,坠儿妈不服,就在晴雯称呼宝玉的名字这件事上挑理。要强的晴雯看着气势足,但吵架时只有情绪毫无逻辑。麝月不得不站出来维护怡红院大丫鬟团队的形象地位,“嫂子,你只管带了人去,有话再说。这个地方岂有你叫喊讲理的……家里上千的人,你也跑来,我也跑来,我们认人还认不清呢!”除了摆明身份不同之外,她也说明了关键点——宝玉是老太太让叫的。

第二次吵架是因为芳官的干娘春燕娘打芳官,麝月指责春燕娘“你看满园子里,谁在主子屋里教导过女儿的?便是你的亲女儿,既分了房,有了主子,自有主子打得骂得,再者大些的姑娘姐姐们打得骂得,谁许老子娘又半中间管闲事了?”麝月言语中维护着体统和规矩,逻辑分明,次次都奏效,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战斗力只对外不对内,队友搞不定了她再上,见好就收,是大家喜欢的好伙伴。

沙僧的锋芒也是不到关键时刻不发挥,平时绝不多话,像锯了嘴的葫芦。唐僧蒙难,让沙僧去花果山请孙悟空,沙僧的一番话显示了水平:“上告师兄,前者实是师父性暴,错怪了师兄,把师兄咒了几遍,逐赶回家。一则弟等未曾劝解,二来又为师父饥渴去寻水化斋,不意师兄好意复来,又怪师父执法不留,遂把师父打倒,将行李抢去,后救转师父,特来拜兄。若不恨师父,共上西天,了此正果。倘怨恨之深,不肯同去,千万把包袱赐弟,兄在深山,乐桑榆晚景,亦诚两全其美也!”先运用同理心,表达对孙悟空处境的理解,又给了他台阶下,还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若是不肯回去就把包袱和官文还给我们,大家好聚好散,可谓滴水不漏。

怡红院里袭人和晴雯关系微妙,西游团队里孙悟空和猪八戒有竞争,但麝月和沙僧却跟谁都关系不错。这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没有太强的“上进心”,至少没表现出来有。


《西游记》

麝月做人宽厚、嘴皮子利索,有时候却也犯懒。比如袭人不在家时,宝玉睡梦之中叫袭人,麝月起先不回应,振振有词地说:“他叫袭人,与我什么相干!”晴雯生病宝玉请大夫,让麝月去取银子付诊费,麝月一不知银子在哪儿放,二不识银子是几两。后来随便拣了一块银子,婆子说这一块至少有二两,让她再拣一块小些的,麝月懒得找,说:“谁又找去,多些你拿了去完了!”她安心于现在的位置,有别人管的事绝不掺和,业务上需要学习的也毫不积极,也许本性不争强好胜,也许是怕太高调惹人忌惮。身边的袭人有争荣夸耀的心,晴雯只想大家横竖在一处,小红想向上爬……她都不关心也不评价,只曾感叹过一句偷东西的坠儿眼皮浅。是陪宝玉到最后也好,还是有其他安排也罢,她只是在过好眼前的日子。

沙僧也仅仅是跟着团队游戏闯关一般,只牵了一路马,看好行李,降妖时并不冲锋在前,不争打的妖怪多少,不参与其他人的是非矛盾中。可一旦有人想放弃任务时,他是万万不肯的。流沙河是他不想回去的地方,取经归来,便能换一个身份,即使最终封的金身罗汉不如师父师兄们成佛尊贵,但已经足够好,知足才能常乐。

仔细看看,你就会发现,身边的麝月和沙僧有很多,他们看似平凡,却在悄悄地发着自己的光和热。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黄玮
题图:昆曲《红楼梦》 新华社照片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