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农村直播众生相:春晚大衣哥朱之文走路视频点击竟比他唱歌要高
分享至:
 (20)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郑子愚 杨书源 2020-09-14 17:16
摘要:眼下,正是直播与短视频热火朝天的时候,朱之文的“暑假”反而没法清闲。

8月初,家住山东单县朱楼村的“大衣哥”朱之文有了难得的“暑假”。

从2011年穿着军大衣上央视“星光大道”的农民歌手到现在,朱之文在他的村庄内外被围观了10年。从去年开始,朱之文开始有意减少外出演出的次数。加上疫情的影响,今年夏天,朱之文一共推掉了近10场演出。

眼下,正是直播与短视频热火朝天的时候之文的“暑假”反而没法清闲。详情点击:《“大衣哥”朱之文的暑假:成名10年后,一个活在短视频里的乡村“顶流”》

【家】

这日,朱之文的行程里没有待办事项。上午,朱之文在家做起了家务。

一台正在直播的手机对准了在烈日下剥蒜的朱之文。智能手机是大衣嫂李玉华的,朱之文说平时自己只用能接打电话的老年机。

朱之文家的院子从内部构造来说,就像一个年久失修的微型儿童游乐园。推门而入是一个木制秋千,秋千背后,农具挂在草垛子装饰的土墙,农具是传统,草垛子是朱之文吸收了一点“外面城市里看到的风格”后的创新。两个展臂的白色裸体少女雕塑混搭着一排不锈钢椅子。“这是人家送的雕塑,也不知道啥含义。”朱之文介绍。

这个院子里还有鸡、白鹅、狗、孔雀、鸭子……朱之文忽然从地上抱起一只小鸡,任由它在自己肚子上爬,坐在椅子上做出哄小孩的表情。

朱之文在家迎来送往,喜欢躺在紫色的躺椅上。这把按摩椅是朱之文外出演出时,以200元买下的特价产品。

李玉华在做家务,正在直播的手机对准李玉华自己。这似乎和坊间传言“朱之文一火,李玉华跟着飘了”有些出入。

【朱楼村】

与朱之文家门内的清净不同,朱之文家外的村道常常因为来围观朱之文的外村人而拥堵。即使阴雨天气,围观者也络绎不绝。

张贴在不远处村道上的朱楼村《村规民约》第四条:因“大衣哥”朱之文名人效应,每天到朱楼休闲、旅游、拍录的人员较多,朱楼村群众要讲文明、树新风,不得随意拍录发布信息。


8月1日上午,朱之文有一项特别的活动。他要坐专车去当地一家羊肉汤工厂参观。车是厂家找来的一辆城乡公交车,“车票”是一件印着朱之文肖像的红色文化衫。朱之文坐在倒数第二排,同车的人都挤在后车厢,抢占机位。

参观完羊肉汤工厂,朱之文与厂里女工们合影留念。朱之文敲起大拇指点赞羊肉汤。同车的无一人上前合影,只顾着举手机录像。


回程,朱之文明显有点累了,但直播还在继续。他们能赶在中午前回到朱楼村。

【门】

不管朱之文在不在家。透过朱之文家铁门,都能看到围观朱之文的群众扎堆。

李玉华会悄悄地从门缝张望外面围观群众。

朱之文的家门口,友人探出头观望外面的形势。两年前,朱之文家内院的木门被“想进屋瞧瞧”的陌生人踢烂过一次,这扇外院铁门也是此后加装的。

和农村的习惯不同,这扇铁门即使有人在家也要上锁,门上方是一排铁刺。顶部还有一个摄像头。门上挂着一个木牌,部分牌子已被围观的群众扯坏,门上方写着一行粉色的字“私人住宅严禁闯入,攀爬危险后果自负”。

一天中午邻村居民赵东和友人获准进了大衣哥家里,默契地和大衣嫂一起干起家务活,杀鱼、洗蚝、清理,很是利索。他们在村里开了一个买手店,邀请大衣哥帮忙做直播,“我们一个月来他家十几趟呢”,说着,赵东用手机拍下了朱之文吃馒头的场景,随即发布到网上。

“每个人都要多吃蔬菜。”朱之文顺势说。但是等到了吃饭的点,餐桌上没有蔬菜,他从房间里拿出一瓶快要见底的辣酱,拿筷子不断把最后一丁点儿辣酱聚起就着馒头往嘴里送。忽然被辣到了,他咳嗽不断。

家里不下50平方米的挑高客厅像是一个恢弘的大仓库。室内光线幽暗,一进屋一阵灰尘的味道扑过来,抬头便看到一面墙上挂满了年画。朱之文从小热衷这些收藏。

饭后,朱楼村气温达到一天最高值,36℃。朱之文和三俩友人出门散布。正午散步,这是朱之文的保留项目。毕竟烈日焦灼,尾随他拍短视频直播的人也能少些。

【池塘】

连续几天,朱之文在午休过后都有游泳的安排。下午,朱之文家的铁门忽然开了一条小缝。他向门外的人宣告。半小时后,铁门内一行人举着几个硕大鲜艳的救生圈鱼贯而出,这些救生圈全部是海洋动物造型,是朱之文前两天去青岛时买下的,“我们整个县城都找不出这样的玩具。”

朱之文家走到池塘边上只要5分钟,一路尾随的人从3个迅速变成了20多个。一个重重的猛子,朱之文率先下水,其他人紧随。朱之文落水的水花,是几个人里最大的。朱之文和友人分别携同“绿色海龟”“火红螃蟹”“灰色巨鲸”漂浮在灰褐色的水面上。

但是并不是每次的游泳活动都能轻轻松松,朱之文被人围观更是常态。

游了大约半个小时,朱之文上岸,浑身湿漉漉的。有人跑到岸边要求与朱之文合影,朱之文应允,随后又有几个手机镜头凑了上来,朱之文不耐烦了,摆手劝了句:“哎呦我的形象不好!”。这是朱之文第一次抵触人群的拍摄。



从池塘回家的几分钟路,朱之文走了约10分钟,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整条乡道已被人堵得水泄不通,都是找朱之文合影的人。

【路】

上午剥蒜时,朱之文发现剪刀不太好使,他骑三轮车去乡里集市。

这条去到乡里的必经之路是他出资修建的,叫做“之文路”的路。“这条路是我从小走的泥路,一直就想着有条完整的路就好了。”现在之文路有一大半都在邻村铺设,这条路近年因为无人养护有了很多坑坑洼洼的地方。

车过积水处,磕坏了三轮车后轮上的挡泥板。趁着赶集,朱之文找焊工帮忙修车。

朱三阔家的老宅基地,紧挨着朱之文家。他在老宅基地上搭了海盗船。海盗船上,能看到朱之文家的院子。

朱三阔家的老宅基地,紧挨着朱之文家。他在老宅基地上搭了海盗船。

朱三阔经营的海盗船可以看到朱之文家的外院。

8月1日晚,朱之文在家对面的土特产店做公益直播。

朱之文在直播。 

直播间外的围观群众。

朱楼村的广场舞队伍。一家在朱之文家附近主营家纺商铺的外村人,成为了村里广场舞队伍的领队。李玉华也时常出现在广场舞中。不久之后,队伍就人手买了一套训练服——紫色上衣和黑色短裤。在跳舞得人眼里,这套统一服装也是大衣哥故里的门面之一。

详情点击:《“大衣哥”朱之文的暑假:成名10年后,一个活在短视频里的乡村“顶流”》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