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这家大公司疫情后要裁20人,员工为啥还说以后还想回来
分享至:
 (50)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雪妍 2020-09-04 06:23
摘要:被裁的员工为何对领导和单位充满感激?

拿到退工单什么感觉?“这下真要离开家了。”张娅说着眼泪又流出来了,一旁淡定了许久的老周也有点动情,“知道今天拿退工单,我这几天都没睡好,昨天都还在上班,得把最后一班岗站好。”

9月2日上午,在杨浦区四平路街道,司法所的人民调解室里,记者见到了一次不同寻常的劳资调解,说是调解,其实是协商解决,被裁的员工对领导和单位反而充满感激。

提到疫情期间的劳动争议纠纷,我们听得多的可能是一些稍显尖锐的问题——“企业拖欠工资怎么维权?”“在家办公不发工资怎么办?”“因单位不发工资而辞职有补偿吗?”……这场和和气气的裁员是怎么回事?

“这个案子涉及到20位员工的解聘,情况特殊,随着疫情发展,不断产生了新问题,我们根据不同阶段的政策要求,做了很多前置工作,一人一方案,花了不少精力。”四平路街道人民调解员刘忠海说,这么复杂的事件,没有出现一例纠纷,在他10年的调解经历中也很少见。

稳定特殊时期劳动关系

今年3月份,辖区一家企业负责人向刘忠海咨询疫情期间裁员的相关法律问题。这家企业的情况刘忠海很熟悉,90年代建成时风头无两,一直经营得红红火火,但是随着时代发展,周围的商业模式变化比较大,它在同类企业中显得有些落后,失了竞争力,所以2017年末暂停营业,进行经营调整和装修升级。

“因为资金严重短缺,所以改造工程长期处于停工状态,停业后只有办公室、财务、物业还留了一些员工上班,其他员工都在家休息。”负责人之一老黎表示,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都在进行各方协调沟通,希望能尽早营业。

2017年上海最低工资标准是2300元,处于停业状态公司,只需要每月支付员工80%作为生活费,也就是1840元,但是这家公司把零零散散的补贴也算上,还是给员工每个月发2500多块钱,这样一发就是两年多,直到今年疫情。

公司原本预计今年5月份结束装修,重新营业,但3月就难以为继了,开业看来遥遥无期,所以老黎想要启动裁员程序,便打电话给刘忠海咨询。


刘忠海(中)在给员工讲解法律问题。(四平路司法所供图)

在多方摸排情况后,刘忠海了解到有的员工认为企业因疫情大幅裁员,会对自己的生活造成极大影响,还存在顾虑。于是调解员们以电话和视频的方式组织了几场调解,就双方的需求提出了调解方案,但双方在人员分流数量和处置方式上还是存在分歧。

后来调解员和专家团共同调整了调解方案,并与老黎等企业负责人再次沟通,详细解释疫情期间实施裁员的法定程序。“疫情期间有六稳六保的政策,要求少裁员,尽量不裁员”,虽然企业经营发生重大变化,可以在合法合规的框架下进行裁员,但容易引发员工的情绪不稳,可能产生矛盾。

“企业裁员是为了减轻资金压力,但依法裁减人员必须支付补偿,这些员工工作年限都比较长,要支付的补偿金也不少,以稳定特殊时期劳动关系为目标,我们鼓励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刘忠海说,为了避免裁员给员工带来生活压力,引起矛盾升级,还是建议企业制订停工降薪等灵活方案,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只要开,我们就来”

半年过去,由于一直无法正常营业,到了7月份,公司经营压力严峻,因为资金严重短缺,已经无法正常发放工资。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进展的刘忠海明白,一旦产生欠薪问题,后果就严重了,于是帮助公司与员工们商议解除劳动合同。

在职工大会上,大家提出了不少法律上的疑问,有人以为只要是由公司方提出合同解除,就能到双倍补偿;有人还有一年退休,想知道合同解除后会不会影响退休金;有人不懂法条的前置后置,拿着条款就来问适不适用;还有的职工长期患病,对后续的医疗问题也有疑问……

老黎把公司员工的合同都拿出来,刘忠海帮忙逐个分析情况,依据《劳动合同法》和《上海市劳动合同条例》,根据不同的情况,协商着能照顾多少就照顾多少,保证情理结合。为即将退休的、合同未到期的、有固定期限合同的、无固定期限合同的员工分别制定了不同的方案。

张娅是收银员,停业期间,商场还送她们去学了开电梯,这样施工期间还可以来上班。她在公司工作5年了,因为资历浅一些,所以签的是固定期限合同,今年12月合同到期,不仅拿到了月工资乘工作年限的补偿,公司还给她补齐了剩余4个月的工资,她说:“就算一分钱不给,我也知足了,因为公司已经白养我3年了。”

“舍不得离开,只要开业,我们都还来!”今年55岁的老周,在这里已经干了13年了,虽然常年在监控室上夜班,但他对这份做一休一的工作很满意,白天还可以照顾家里老人。“你别看我淡定,其实这些日子心里都放不下,整天跟老婆儿子念叨,还有三天班,还有两天班,值完最后一天班,那身制服也脱下了。”

有位员工因为退休问题,来司法所找过刘忠海4次。“我解释好以后,她很开心,一步三回头地说着谢谢,还说‘放心了,我可以安稳等退休了’,看到她的背影出去,我真的很感动。”

刘忠海以往碰到的调解很多是针锋相对的,但这次解约,这么多人没有一个走诉讼程序,也几乎没有争执,这是他当初没料到的,但仔细想来,似乎又在情理之中——“这次调解准备充足,各方面过渡平稳,是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维护了这些家庭的稳定,也就是维护社会稳定,他们双方满意,我也开心。”

(张娅为化名)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刘忠海在工作中。四平路司法所供图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