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时评 > 文章详情
党校学习期间,还把老板约到附近茶楼送钱……这些贪官为何都爱茶楼?
分享至:
 (10)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司马心 2020-08-31 13:47
摘要:有的市县的官员,热衷于开茶楼附设“棋牌室”;茶楼不如酒店,这里往往偏僻安静且雅致,所以有的官员纳贡,喜欢这种“低调”的所在,便于“一对一”不留痕迹的交易。

“送钱的要在包厢外排队”,说的是三亚市原厅官蓝某受贿的盛况——蓝某任综合行政执法局长和副市长期间,收了几百万黑金。蓝副市长收钱,不是随便哪个角落都笑纳,而是固定在三亚一个茶楼,这个茶楼这个包厢,远近的老板都知道,于是送钱的人要在包厢外依次排队,轮到你了,赶快进去,将请托的事儿“简明扼要”地说上几句,然后一包包现金送到蓝副市长手中,然后不容啰唆,赶快退出,因为“后面还有不少人在包厢外排队”呢!

说起副市长和他的茶楼纳贿,不免想起了另一个也是厅官的副书记与他的茶楼——当年巡视组到曲靖市委副书记李某开在昆明的茶楼一看,生意兴旺,络绎不绝,奇怪的是,近百个茶客,一个个莫不操曲靖口音,都是从曲靖风尘仆仆赶来“喝茶”的。一查,原来“没有管工程,却管着管工程的人”的李副书记,远在昆明开了这个“金兰茶楼”,曲靖的大小老板有事相托,都要来金兰喝茶。李副书记开茶楼,一杯茶千元,一个不知名的茶饼万元不说,凡行贿上贡的老板,都要把钞票打进茶楼,成了受贿洗钱的大本营,更不要说上千万的茶楼装修,全由曲靖的老板联手包下——李副书记的“金兰茶楼”,原来还想开连锁,只是曲靖的老板们吐槽“实在吃不消了”,才没来得及开下去……

这些“茶楼”是个“特种行业”,有的地方,你没有后台没有背景,还真不能开。所以有的市县的官员,热衷于开茶楼附设“棋牌室”;茶楼不如酒店,这里往往偏僻安静且雅致,所以有的官员纳贡,喜欢这种“低调”的所在,便于“一对一”不留痕迹的交易——如深圳市中院副院长黄某,将他的豪宅开成茶楼,照例内设麻将房,老板们来这儿,不仅要“喝茶”,而且要陪院长搓半天,“明明是送钱给他嘛”,黄副院长兼黄老板在“方城”中就“赚”了几百万,这便是开“茶楼”的小小奥秘了;肇东市委原书记赵某,在党校深造期间,把要工程的老板,也是约到党校附近的茶楼,“静静地”笑纳了五万欧元——他真是喜欢茶楼这样“私密”的地方啊,哪怕是在党校学习的“特殊阶段”!就拿这几天披露的建阳市委书记葛某来说,不也是亲临茶叶店喝茶,欣然收下了茶老板兼工程老板整整一百万现金吗?

有的官员,格外喜欢“茶楼”,比如益阳市委原书记马某,他是天天不在市委上班的呀,天天坐在情妇开的茶楼里,文件要送到茶楼,急件要报到茶楼,会议召到茶楼来开,茶楼一时成了益阳市的“政治中心”,当然你有“孝敬”,也要送到茶楼,也要“在包厢外排队”啊!难怪天门市那个因为“五毒俱全”而下狱的张书记,刑满出狱之后,重新“创业”,也是百业不从,偏偏开了个“茶楼”。自食其力,重新做人,这是应当点他一赞的,只是希望重开茶楼的前书记,不是再走某些官员借茶楼而行“猫腻”的旧路!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