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七夕节,上海花园洋房里的这三个姐姐说:就算手中没有花,心中也要有花
分享至:
 (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20-08-25 19:15
摘要:“金家花园”里的女人花

上海新丰路,一间地下室的排练房里,今天(25日)上午,记者在这里见到了正如火如荼排练的话剧《金家花园》剧组。8月29日起,在东方艺术中心连演两晚后,《金家花园》将走出上海,在杭州、苏州、南京等11个长三角地区城市的13家剧院展开22场演出。

上世纪50年代末,从南汇乡下来上海的十一岁农村女孩卢水娟投亲失败,到金家花园弄堂里的烟纸店门口叫卖白兰花,意外遇到年龄相仿的金家花园小姐金婉莹,二人一见如故。卢水娟进金家花园做工,和金婉莹一起长大。十八岁那年,爱情的种子撒向两个女孩心间。金婉莹和搪瓷厂小开靳达声相恋,卢水娟被西医蔺兆年表白,却囿于两人身份家庭环境不同而忍痛拒绝。最终,金婉莹不听母亲的劝阻嫁给了靳达声,靳达声入赘金家花园。卢水娟拒绝了蔺兆年,嫁给了弄堂烟纸店家的儿子。两个女孩为人妻、为人母,十一岁相识,经历近六十年岁月变迁。老洋房金家花园里,上演着上海人家悲欢离合的故事。

如何理解上海味道、女性主题?听本轮演出的“双生花”金婉莹、卢水娟扮演者赵雨程、温阳及“金家妈妈”扮演者国家一级演员黄丽娅这样说。

“手中没有花,心里要有花”
赵雨程 饰 金婉莹

金家小姐的命运其实挺悲惨的,导演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可以从低爬到高,但如果是从高落到低,很多人的精神就垮了,很难扛过去。金婉莹凭着一股韧劲,硬挺了过来。她一直记得母亲说过的那些话:“要花团锦簇、热热闹闹地过日子,不要哭哭啼啼。”这是她在18岁得到的人生教诲,支撑着她日后的人生。应该说,正是因为她的家庭给过她很多爱,才能让她始终相信世界的美好,内心有积极、向上的力量,负起对丈夫、对孩子的责任,始终没有放弃,没有堕落。

她是“小姐”,但不是傲慢的小姐,而是骨子里有不服输的傲气。“你怎么里子、面子都不分了?”“怎么能把睡衣当衬衣?”她坚持着这些生活的细节。就像有句台词说的“真是无可救药的浪漫”,就算一次次被爱伤害,她仍然相信爱。剧里我们说,“没有阳光、鲜花,但心里的花要开着”。七夕节,我也想和所有女孩们说,就算手中没有花,但心里要有花。

剧里,金婉莹和卢水娟是一对姐妹花。尽管她们也曾疏远过,甚至反目过,但每年白兰花期到了,卢水娟总是记得给金婉莹编一串白兰花。哪怕不说话,但金婉莹心里懂这份情谊。就像时代变幻、社会变迁,金家花园里,金家妈妈种的玫瑰花一直在,年复一年骄傲地盛放着。这可能就是《金家花园》想讲的属于上海女性的故事。

“期待优雅地老去”
温阳 饰 卢水娟

卢水娟这个人物,并不复杂,她的一辈子就是一个信念: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她扎根泥土,不管遇上多少挫折,始终怀抱希望。

佣人,是我从来没尝试过的角色。以前演的多是“繁漪”那样的大青衣,卢水娟有些接近于小花旦,特别是20岁以前的那个阶段。我今年40多岁了,尽管经历过青春,但已经有点回想不起来,相反,演中老年阶段倒不太难,我非常期待自己到那个年龄的状态。

因为舞台上要化妆,平时我不太化妆,总是素面朝天来排练。这部戏的导演是我的同级同学,有一天,他忍不住跟我说,能不能描描眉毛?看你的眉毛都快没了。虽然嘴上不服输,我说,那是老了呀,你见不得岁月的洗礼吗?但第二天,我还是描了眉毛、擦了粉到排练场。不在意年龄?那是不可能的。但我希望能够优雅地老去。

疫情期间,从去年12月开始,8个月里,原本筹备的《三个火枪手》《长恨歌》《玩偶之家》都停顿下来,我有了和自己独处的时间,尝试了很多不同的生活方式。演员要把自己从生活中得到的,带到舞台上。年轻时,有容颜、有身材,但不懂如何演戏。等到懂了,可能年华逝去了,所以演员应该接受自己的年龄。

我是新上海人,到上海读大学开始,算起来在上海的时间已经超过人生的一半。我原来是湖南花鼓戏演员,工作9年后辞掉工作,来考上海戏剧学院。因此我入学时,比同班同学要年长一些,我是99级,和小宋佳是一个班的。为什么要这么破釜沉舟考来上海?是我一直对上海有一份情结,就想来上海看看。你要问我到底什么是上海的感觉?可能说出来就不对了。它在街头巷尾,在一杯酒、一杯咖啡、一片树荫,甚至路上一个井盖上。

“找到内心的节奏”
黄丽娅 饰 金太太

我是沪剧演员出身,不知怎么就跨到了表演这一行,现在是上海电影集团的演员。话剧是新的挑战,在《金家花园》剧组,尽管戏份不多,但对我来说,是一次真正的学习。影视表演与舞台表演很不一样,对演员和欣赏者来说都是如此,舞台表演要放大,更要准确。

我演过舞台剧《永远的尹雪艳》里的“尹雪艳”,那时候倒一点都不害怕,可能是不懂吧,完全没有压力。那部戏的节奏基本是导演给的,而且有大段音乐和沪语,靠音乐带节奏,更像戏曲。所以,两轮参演《金家花园》,跟着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班底一起创作,让我获益匪浅。

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要说上海女性有什么特质,用一个词总结,可能是“精致”。就像我妈妈,70多岁了,有时我还叫她“小姐”。其实就是说,她身上那股属于上海女性的精致。她们经过了沧桑的岁月,保留着对生活的追求与热爱。

女演员的状态很受关注,刚满30岁那一天,我确实觉得自己“老了”,但过了那个阶段,才发现30岁其实年轻得很,女性的每个阶段要活出每个阶段的样子。我是一个在家里很能待得住的人,今年儿子高考,原本《金家花园》年初就要巡演,我还有些纠结,但工作已经答应下来。8月,工作重启了,也有其他影视剧的邀约,我觉得挺好,顺其自然。如果说可以给年轻的女孩们一些建议,那就是更关注自己五脏六腑的健康,了解自己的身体,坚持运动,保持内心的节奏。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