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上书房 > 文章详情
作家王松:就热爱生活而言,天津人还要加一个“更”字
分享至:
 (0)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晓艺 2020-08-20 11:04
摘要:《烟火》非常有“烟火”气,文字背后是深沉的世界观,饱含了对普通人的悲悯。

长篇小说《烟火》从1840年写起,一直到新中国成立,时间跨度是一百余年。故事是从天津老城的北门外一个叫“侯家后”的胡同开始的。天津的民俗、风俗、市井文化、各色小人物,在历史风云翻卷的背景下,如一幅长长的图卷徐徐展开。


《烟火》
王松 著
作家出版社

一个叫“来子”的年轻人,曾是懵懂少年,从在“狗不理”包子铺当伙计,到成长为一个鞋帽店买卖人,在接触到一个又一个革命者,亲眼见到这些人是怎么为了信念默默无闻牺牲自己生命的,来子的思想有了变化。最后,为了不当亡国奴,他拒绝去日本当劳工,在去日本的船上跳海,用自己的生命,告诉女儿,应该怎样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

“好人”来子的“好”是贯穿一生的,让人充满敬意和同情;杨灯罩的“坏”也是贯穿一生的,是善良和“好”的对立面,让我们看到了“坏”与“恶”的人性的极限。

小说对西方列强、洋人买办,对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下的天津的苦难的描写非常真切,对西方殖民主义者对中国的血淋淋剥削和肮脏的掠夺,给予了揭露和批判。

在来子身边的各色市井小人物,无论是手艺人、买卖人,还是“吃洋饭”“混租界”的汉奸,勾勒出天津百年的市井百态。小说塑造的这一批小人物,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善良和朴实,也有天津人的幽默和“哏儿”。

小说渗透着浓郁的天津文化,尤其是天津特有的曲艺文化。作者将自己写相声的经验引入到小说中,但又不是那种掉书袋式的,将相声的语言表面化地插入到小说语言中,而是将其融入人物的生活状态和口语化的叙事之中,生动有趣而不牵强,丰富了人物性格的刻画和开拓,也展现了天津人独特的表达方式和生存智慧。评论家程德培在读者见面会上说,书中写了很多行当、很多人,不是“写出来的,是说出来的”。

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孙甘露也参加了见面会,他评论说,《烟火》写了市民的生活方方面面,非常有“烟火”气,文字背后是深沉的世界观,饱含了对普通人的悲悯。

王松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感受时,深情地表达了对天津这座城市的热爱。

他说:“我在写这部小说的过程中,‘穿越’回过去的一百多年,在北门外的侯家后一带穿大街、钻胡同,和这些人物一起生活。我渐渐发现,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城市,也喜欢弥漫在这座城市的街巷里的那种特有的烟火气。”

“可以这样说,无论是哪儿的人,每一个人,不管他嘴上怎么说,其实都热爱生活。也正因为热爱生活,才会怀揣各自的梦想,充满向往地去拼命活着。但我要说,就热爱生活而言,天津人还要加一个更字。天津人的性格,也如同这座城市的文化,说起来可能有很多种说法,但这些说法放到一起就如同一个拼图,拼出来的,就是天津人这种热爱生活的性格。也正因为热爱生活,所以才具有了这样和那样的诸多方面的脾气秉性。”


作家王松在上海书展上为读者签名

栏目主编:顾学文 文字编辑:顾学文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