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女生写代码,不怕秃头吗?这个高二“后浪”女孩说,“不怕”!
分享至:
 (67)
 (8)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雪妍 2020-08-09 06:31
摘要:学编程是个人兴趣,跟性别和种族没有关系。

女生学什么代码,不怕秃头吗?

不怕,已经秃了。

8月1日,站在TED X youth的舞台上,余铁琳自如得不像个17岁的孩子,她笑着摸摸自己的头顶,补充道:“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学编程是个人兴趣,跟性别和种族没有关系”。


ted讲台上的余铁琳(刘雪妍 摄)

今年夏天,她参加了苹果WWDC (全球开发者大会)Swift学生挑战赛,从全球数十万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成为350名获奖者之一。

苹果公司从获奖学生中挑选了14位,与总裁库克和副总裁丽萨进行线上交流,余铁琳是唯一一个被选中的中国获奖者。

凌晨3点多,会议结束后,余铁琳很激动,没有丝毫困意,带着满脑子的兴奋,复习起了数学,天亮直接赶去参加了期末考试。

不止是代码

这个爱笑的女生,是上海七宝德怀特的11年级学生,她身上随时背着电脑,因为这是“程序员的安全感”,从初二开始自学编程,她的确算是“资深码农”。

这次她的获奖作品是一款叫做“paper cutting”的剪窗花APP,灵感来自奶奶家。


库克的微博(下排左二为余铁琳)

今年春节回乡下老家时,她看到奶奶在玻璃窗上贴着好看的窗花,惊讶于这个存在于自己记忆里的东西,还生机勃勃地存活着。“我突然觉得很可惜,这些美好的传统,仅仅活在农村,如果有一天这些老人走了,是不是它们也就消失了?”

用纸和剪刀就能完成的古老工艺,如何在现代化社会中传播,被更多人欣赏和传承?余铁琳思索着,用Swift语言做了一款应用,玩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图案与折数,一键生成完整的剪纸图案,并在墙壁和窗户等生活场景中进行AR投影。

虽然她一直强调,“这个程序写起来真的不难,都没有确定具体的图案费工夫”,但她也花了心思,有时还去苹果线下店蹭免费教学,一站就是一个下午。“其实好的开发应用,不只是掌握编程技术,不断优化算法这样单纯的技术问题,更重要的是背后的意义,这更吸引我。”

余铁琳是《生活大爆炸》的剧迷,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追,她会在照片里使用主角谢尔顿常用的史波克手势,这是科幻电视剧《星际迷航》里一种智慧外星族群打招呼的方式,他们以信仰严谨的逻辑和推理、去除情感干扰闻名,这可能也暗合了很多人对程序员和“科技宅”的固有印象。


星际迷航的经典手势。

但“酷女孩”余铁琳感情细腻丰富,从小是文科很好的女孩,喜欢文学、艺术、历史,按照她的规划,自己要好好学国际政治,以后去联合国工作,在“理科学霸”的路上越走越远,是她自己也没想到的。

显眼的女生

余铁琳家在温州平阳县,数学泰斗苏步青的家乡。初中的她,一看到数学就发怵,再简单的题目也经常算错,差点就像放弃体育一样放弃数学。

后来遇到一位数学老师,很擅长分析每道题目背后的逻辑,讲课时四两拨千斤,她这才意识到,数学归根结底是逻辑问题,学会拆分问题,掌握逻辑分析的能力后,她的数学进步很快。

也是这段时间,她在网络上接触到了编程,觉得很酷,就从C语言入门,愣头青似的,自己抱着书,一行行啃,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材,有厚厚一本,越是难学,她兴致反而越高,精神头很大,还从里面发现了更多的逻辑乐趣。

初三余铁琳转学到深圳一所国际学校,学校可以选修编程课,她激动地报了名,到了上课时发现,班上二十多个学生全是男孩,他们讨论或者闲聊时,都有意无意地忽略她,她这才意识到,“作为唯一一个选编程课的女生,其实还有点孤独。”

对这个唯一的女生,周围人的“不理解”就写在脸上,甚至还有同学表现出“嘲讽”和“不屑”。但因为有自学的基础,她可以轻松跟上老师的进度,接收新知识很快,课外她又花了很多时间自学,在网络社区和专业论坛中补充知识,所以学期末,她的编程成绩名列前茅,男孩们也开始频繁跟她请教。

去年,她在上海参加了一场“黑客马拉松”。这个源自美国的竞赛,被称作“世界上最酷的开发者狂欢”,一群高手云集一堂,要在48小时里开发出一款插件,累了或坐或卧,现场休息,做完当场交作品。

大多参赛队伍通过编程,让机器代替人类进行垃圾分类,而余铁琳他们开发的paper toss小游戏,以扔纸篓的小游戏为基础,扫描身边的垃圾后,就会显示其名称和种类,以此教大家分类知识,获得了比赛第二名。

当时比赛现场人头攒动,但来自全国各地的几百号人中,女生少得可怜,“放眼望去,两只手就数得过来”。


余铁琳参加黑客马拉松。

升高中后,学校的计算机只开设了低难度水平课程,余铁琳主动找到校长,要求开设一门高难度水平的课程。后来,学校真的开出了这门课,可班上的6个学生里,又只有她一个女生。

她意识到,就像“女生不擅长数学”这样的刻板印象,“女生学不好编程”也是种性别固化和偏见,这让原本就害羞的女孩们,在潜移默化中离这个圈子更远。

即使在倡导男女平等的今天,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等STEM领域也多为男性主导,女性高管和决策者凤毛麟角,在信息科技领域中,苹果、谷歌、微软等科技公司也常陷入“性别歧视”的争议。

和她们一起

“为什么身边的女同学普遍对编程缺乏兴趣?难道是女孩天生不擅长科技类工作?”余铁琳一直存有这个疑问。

意识到自己的天赋所在,她想做更多努力,开始思考能不能建立一个属于女程序员的社区。

去年暑假,在静安寺的一个联合办公室里,她发起了 Coding Girls公益夏令营,面向全年龄,编程零基础的学生,教授编程技巧。第一期的16位女生中,既有小学生,也有在职人士。

余铁琳见惯了男生为主的课堂,问题千奇百怪,讨论热烈,气氛活跃,但是女生课堂却非常安静。“女生的顾虑比较多,常常不敢提问,可能和自我怀疑、追求完美有关。”

为了让大家能主动学习,余铁琳几乎不间断地鼓励大家勇敢探讨,连吃饭和午休时都去问有没有要解答的问题,慢慢地,这个方法开始生效了,大家从最初的鸦雀无声,到开始主动提问。

最后一天,以小组为单位做Python项目时,余铁琳看到,为了实现一个想法,大家努力思考,真诚讨论,积极地表达想法,她很激动,“我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女程序员社区的雏形”。


去年的coding girls 编程夏令营

此前的疑问有了答案,其实,从学习能力上来说,男女生其实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不同于钻研技巧的男生,女生还更具有人文关怀,会去思考程序背后的意义。

她还发现,进入编程领域,女性面对的挑战,除了胆怯,还有学习语境的“不友好”。整日在各大编程网站中讨论学习,她看到无论是编程教学还是游戏设置,大多是火箭、太空、机器人这样“男性化”的主题,比较难吸引女生的兴趣。

余铁琳想到了自己喜欢的种花,别的女孩养月季水仙,她种的都是些很“猛”的植物,比如红豆杉和杨梅树。于是她设计了一款编程游戏,玩家可以通过自己写代码,来调节光照、湿度,让园子里的花更好地生长,希望能让更多女生体验到编程的乐趣。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除说明外均为采访对象提供
评论(8)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