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7年前外企辞职创户外品牌,疫情玩起直播!越野界大咖“鸟叔”带火口罩运动衣
分享至:
 (27)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20-05-06 10:54
摘要:在各种越野赛事中,所经历的各种困难都像是一把刀,这就是在雕刻自己的人生。

童锦清几乎每天都要去爬山,即使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依然雷打不动。联系他时,他一个人上山一口气跑了70公里越野。

为人不识童锦清,何敢枉称越野人。“圈内人都称我为‘鸟叔’。”这些年,童锦清参加过张掖超百、贡嘎100、三峡168、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八百流沙极限挑战赛、TDG巨人之旅和Orobie意大利超级越野赛等国内外多项越野跑赛。在各商学院等精英跑者中,鸟叔赫赫有名,一度做过商学院戈壁挑战赛事的赛道裁判。

鸟叔不仅是户外越野界顶尖大咖,他还创立了专业越野跑服装高端品牌——引擎鸟。2012年底,他辞去外企高管创业,短短几年间的努力,如今,引擎鸟已成为国内专业越野跑服装的领头羊。

一场疫情让众多企业受到重创,专注细分领域的引擎鸟同样折戟,鸟叔开始尝试转型,试着直播带货、开发新的大众产品,形势有些好转,但任重道远。“奔跑对于我本身,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我甘愿去承受这个痛苦,在各种越野赛事中,所经历的各种困难都像是一把刀,这就是在雕刻自己的人生。”

对鸟叔来说,这次疫情,亦是如此。


工科男自创户外越野品牌

1975年生的童锦清是妥妥的工科男,机械设计工科学士,华南理工大学工业工程硕士。

他曾在HoMedics、Hunter Fan、Forster Wheeler等多家外企负责产品研发工作。

2001年他在一家日本公司做产品研发。“当时工作压力太大,得了甲亢,我吃了很多药,都不见效,身体垮下来了。”他干脆辞职,跟着师兄练太极拳、形意拳,没想到不治而愈,很快恢复了健康。此后,他就转到节奏相对宽松的美资公司。

“去外企上班后,接触的欧美文化也比较多,很多同事都热爱户外运动。病愈之后,我的身体变得强悍起来,也开始尝试户外运动。”于是,童清锦逐渐成为户外运动发烧友,接触到了几乎所有的户外项目,包括越野跑、攀冰、攀岩、骑行、滑雪等,他还去考了登山教练证、攀岩证、急救证……

2013年,对童锦清来说是个转折点,几乎所有的商学院开始热衷做越野比赛,童锦清本人就是越野爱好者,还持有教练证书。他被组委会争相邀约,连续五年成为戈壁挑战赛戈8、戈9、戈10、戈11、戈12裁判。他还担任深圳登协户外教练和国内数十项越野跑赛事顾问。

就在一路奔跑的同时,童锦清萌生了创业的念头。在欧洲,户外越野跑已成为大众运动,他认为,国内这块虽然还是新兴行业,起步没几年,但在不久的将来户外越野将成为趋势。

而户外越野运动需要专业的服装、装备,对材料、设计都有特别要求,比如防水透气的要求比较高,“这些不玩户外的人不了解,而普通户外品牌的生产工艺又做不到这个水准。”童锦清认为,大众户外品牌市场竞争已很激烈,机会并不多,但在户外越野这项专业领域,却还是一片蓝海。

“既然没有人,何不我自己来做!”2012年,跨界于户外越野、工业设计的鸟叔,开始自创品牌引擎鸟,从工业设计转做户外越野的服装设计。

“我一边玩一边设计产品。”鸟叔说,因为他在极限条线下亲自体验,对产品很有心得。引擎鸟很快就在户外越野圈打开了销路,几乎是商学院越野赛的首选。

创业的同时,他并没有停止奔跑,在参加秘境百马收官之战前,他刚好从青海龙羊峡跑了100公里,而后又要去意大利跑140多公里。

这些年,他的成绩有目共睹。2015年,他是八百流沙第十名,获得骠骑大将军称号,2016年7月,他完成意大利OROBIE ULTRA TRAIL 140公里组;2016年9月完成全球顶级越野赛事TDG;2016年10月他成为野行巴楚2016大漠胡杨双人越野挑战赛亚军;2017年香港百公里小金人选手;2017年喀纳斯330公里组极限越野赛男子组亚军;2017年登顶慕士塔格峰(7546米)。

2016年7月,鸟叔参加意大利OROBIE ULTRA TRAIL 140公里组比赛

鸟叔很疯狂,亦很保守,因为生过一场病的缘故,他是一位比较谨慎的选手,“我很注重保存实力,这样即使面对险情,应对起来比较从容。”

2014年,他参加甘肃敦煌的400公里无人区越野跑。在那里,鸟叔遇到了险情。“那片区域我比较陌生,连续通宵爬山,跑到一个沟壑里,从山上到平原落差有500多米,很窄的沟壑,可谓“一线天”,我越走越深,抬头几乎看不到天,当时没有GPS,也没有手机信号,我一直走到第二天清晨,眼前出现了幻觉,似乎还看到了佛像。”鸟叔说,后来他为此还专门设计了一款“无”字的运动服,就取自《心经》中的“心无挂碍,无有恐怖。”

随着越野跑赛的不断升温,,鸟叔开始逐渐退出裁判。戈壁越野赛分为赛道裁判、定点裁判、跟跑裁判,鸟叔是第一梯队的跟跑裁判,要在前三队伍中执裁,这也是各大商学院竞争最激烈的领域。 “我就安心给各大商学院供货。”

鸟叔以自己对产品精益求精的探索精神,短短7年将引擎鸟打造成越野人交口称赞的著名品牌,品质向始祖鸟、萨诺蒙等国际知名企业看齐,价格又更具竞争优势,成为国内众多越野人的首选。


疫情倒逼鸟叔直播带货

鸟叔和他的团队正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然而,疫情让一切都停摆了。

今年1月18日,引擎鸟开年会。“北京、深圳同事都聚到了广东总部,几十个人济济一堂。”童锦清说,2019年公司发展呈很好的势头,大家制定了积极的2020年度计划。

而疫情一来,原定的比赛都取消或延迟了,比如越野界赫赫有名的“柴古唐斯”、“武隆一百”、“江南百英里”等,以及大量的马拉松赛事,引擎鸟也大受冲击,订单断崖式下降,销售业绩下滑相当严重。毕竟没有比赛,平时训练穿一般的装备就可以了,无需添置高端产品。

童锦清感到不小的压力,不少人鼓动他在工厂转做口罩。

“我不太情愿做这种事,专业人还是要做专业的事。”但为了渡过危机,他还是试着了解了下口罩行业,花了一周时间办了各种证书,彼时,口罩材料价格疯涨,相关技术人员也特别难找,“这种事果然不是我能做的。”童锦清就此断了做口罩的念想。

疫情之后,面料供货压力也越来越大。引擎鸟有个日本供应商,由于全球市场萎缩,订单不足,中国工厂一周只上四天班,“工厂不能全部开工,导致我们小品牌供货成了问题。”鸟叔颇感到无奈。

重压之下倒逼转型。周围各行各业都开始转战线上,尝试直播。在圈子里颇有口碑和人气的鸟叔也有点坐不住了。

“我其实是硬着头皮上的,我一个技术男,开始做娱乐直播,挺不专业的,有点本末倒置啊。” 事实上,鸟叔有点谦虚了。虽然比不上大V,但鸟叔的直播人气也挺旺,多年来积攒下的实力和口碑,令他带货能力十足,最高那天,他个人带货价值11万的产品。

“虽然有一定行业影响力,但也是消耗人气的做法,做多了也会疲软,粉丝给你面子,一次、两次、三次,但不可能永远给你面子。”喧嚣嘈杂之中,鸟叔依然保持着工科男的那份冷静与清醒。

他也看出了公司的“瓶颈”,“可能是性格因素,过去,我太专注技术,公司营销这块一直不够注重,公司要发展,仅仅靠我个人的影响力是远远不够的。”

2015年,鸟叔参加八百流沙比赛遭遇暴风雪

公司60多人,鸟叔本人就是产品研发总监,80后90后也大多是技术人员,技术上术业有专攻,可营销这块的确很薄弱。鸟叔振臂一呼,发动全员进行线上营销,做短视频,运营抖音账号,开通直播热线……

“我们还找了合作伙伴,进行线上代运营。”鸟叔说,虽然这一路也交了不少学费,但大家也在转变思路,更加贴近消费者。

武汉战疫之际,童锦清听闻武汉医院需要冲锋衣等防护产品,立即和有关医院联系,多次捐献了冲锋衣、保暖内衣、羽绒服等抗疫物资及部分现金,合计价值50万多元,现金5000元。“从密封性和防护等级来说,冲锋衣比防护服的安全等级更高。”


保存好实力继续跑下去

鸟叔的直播带货中,一款带口罩的运动风衣卖得尤其火。“这款运动衣在人多的时候戴上口罩,到了人少的地方可以方便的摘下来。白天可防晒,透气又凉快,我们还申请了专利。”

卖得火的口罩运动风衣

这个爆款产品,也让鸟叔看到了转型的可能性。现阶段赛事停摆,人们更多的进行路跑训练为主的特点,积极开发更适合普通跑者的中端路跑产品。前期他们在新材料的研发上下了很多功夫,稍做调整,就可以符合现阶段的市场需求。

“越野跑相对比较高冷,是小众的圈子。而城市户外运动群体的规模越来越大,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他也在思考,如何更贴近大众,引擎鸟是细分领域的领头羊,原来专攻比赛,针对大众的户外民用产品并不多。如果能开发相应的大众产品,也将是很大的市场。而从技术上来说,这是降维攻击。

业务有了起色,但要熬过这段时间,依然很难。童锦清说,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裁员。2月、3月员工自动降薪,4月开始恢复。“如果工资照常发放,撑上3个月可以,撑半年可能撑不了,压力很大。”在这条赛道上,同类的竞品公司已裁员只剩四五个人。

“创业最宝贵的就是人才,我舍不得裁员,我们这支团队很团结,大家就是因为兴趣爱好、共同的价值观才走在一起。”鸟叔说。

他每天的锻炼依然没有停,早上5点,鸟叔就爬起来,驱车四五公里到山脚下,然后爬山,跑个10公里,跑到七八点后去上班,假期就跑个70公里,“我会一直坚持下去,这对员工也是激励,创始人没有放弃,大家都不会放弃,都保有直面困难的勇气和韧性。”

鸟叔想起曾经历的危险一幕。

2016年,鸟叔参加意大利越野赛,途经一块碑,那是纪念一位越野赛中不幸遇难的中国选手,“那时正值中秋节,经过这个墓碑时,我停了一下,然后继续下山,从下午5点跑到傍晚8点。一不留神,我就摔到了悬崖,被一棵大树卡住了,落差3米多,身下就是100多米的深渊,当时我的膝盖都卡进骨头了,因为是比赛第一天,大家还没完全拉开距离,后来在跑友的帮助下,我脱险了。”

就是这一路线,鸟叔后来又跑了两次。“总体来说,我是相对谨慎和保守的人,我不追究速度,不是鲁莽的人。保存好实力对我来说很重要,这样才能继续跑下去。”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鸟叔登上7546米的慕士塔峰。受访者供图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