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新冠病毒阴影下的公司内外
分享至:
 (1)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虔谦 2020-04-20 14:17
摘要:公司之外,我在就近的超市里仍然买不到水,顾客进出哪个门及人数也首次受控制。一日捱过一日,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有的美国同事仍然抱有根深蒂固的美式乐观,说:“也就两个星期吧,一切应该就回复正常了。” 我回味着那话,心里苦笑。

我所在的L公司是洛杉矶为数不多的员工还在实地上班的公司之一。同事们的工作台之间相隔很近,近期闲聊的主题没有别的,只有新冠病毒。七嘴八舌,政府的“六尺间隔”之规根本就很难保持,加上没人戴口罩,想起来我真有些恐惧。

不知是不是因为恐惧心理还是真有问题,每次下班走出公司时,我都有一种胸部不舒服的感觉。于是,每天回到家里,我就会展开一系列自救行动。洗完手后,第一件事是切开洋葱放在鼻子底下闻。这是二月时有人在一个视频里传授的,我觉得有道理,就这么实行了。

接下来就是熬红枣姜汤。如果还觉得不舒服,我会泡奇亚种子和柚子蜜喝。奇亚种子(CHIA SEEDS)是联合国推荐的健康食品,柚子和蜂蜜也是健康的黄金组合。犯感冒或流感时,我常会这样泡来喝,喝了也常都有效,我还专门和同事介绍过。

公司因为服务病人的关系现在还撑着,可是在美国每日急增的确诊数下,公司备受压力。紧急状态实施后,公司便在所有入口处和其他一些地方安放洗手液。可群体聚集之地,实在是防不胜防,人事处经常寄出新冠病毒的资讯和注意事项更新。

周四,从人事处寄出来的电邮有点吓人。从电邮上看,公司似乎是想暂时“劝退”一些人以减轻班上的人数。电邮一出,人心惶惶。我的观察,尽管疫情猖獗,许多人仍然抱着一搏的心态,希望保住一份收入。说真的,看了那个电邮,我心里很不好受。眼下我有四个工程在做,我知道自己的位置是稳的。可是我不忍心看到希望留下来的同事被短期“失业”。

周五,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来上班,唯恐听到谁被遣回的消息。有人甚至午饭都不吃,就要等消息。结果是人事处临时改了主意。原来,疫情在美国爆发后,政府通过了一项新的法律,要求某一部分公司必须在员工本人染病或因家人染病而请的病假期间继续付工资。这项法律大约条文比较复杂,需要时间去调查研究。人事处似乎有所忌讳,生怕触法,故而临时喊停了遣散计划。

公司之外,我在就近的超市里仍然买不到水,顾客进出哪个门及人数也首次受控制。一日捱过一日,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有的美国同事仍然抱有根深蒂固的美式乐观,说:“也就两个星期吧,一切应该就回复正常了。” 我回味着那话,心里苦笑。

刚刚,手机上还传来洛杉矶县政府发来的紧急通知,要求人们周末必须守在家里,不可去海滩之类的地方。我到《洛杉矶时报》网,见上面报道,洛杉矶县政府官员说:“上周末我们看到的海滩群聚是不能接受的,为了救生命,洛杉矶县的海滩将被暂时关闭。”据报道海滩的自行车道以及公共路径也都在被关闭之列。周六早上我出去走路,第一次看见公园里孩子们的秋千和滑梯都被禁止进入的黄标带围了起来。

洛杉矶是这样,纽约大概要糟糕许多倍。尽管住在那里的儿子已经远程上班好几个星期了,我还是几乎每天打电话给他,分享注意事项,比如宅家期间要注意出来晒太阳,要多喝水,不要吃冷食……甚至连收到包裹要怎么处理我都要叮嘱他。儿子倒是更担心我,叫我别看新闻,因为现在网上新闻太多太乱。“要看就看能让自己高兴的东西,这样有利免疫力。”儿子说。

让自己高兴的东西,也许就是那些相声和小品了吧?“和平”时期看了是会笑,可现在,那些东西怕是难以抵挡现实的压力。疫情期间一直勤勤恳恳坚守岗位的L公司至今无人感染。我知道不少同事都自己检测温度后才来上班。我们公司的情况是不是验证了所谓的“群体免疫”?有同事说我们大概都得过并自然康复了,甚至有同事慷慨地发出“共存亡”的豪言。可是不知为什么,一如英国的所谓“佛系抗疫”土崩瓦解,从周五开始我感到信心在消融之中。下周一有人请假,我也要认真考虑了……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项建英
题图: 4月4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警察在地铁内检查过往乘客。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