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利马的海
分享至:
 (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郑宪 2020-04-15 11:25
摘要:当年,西班牙殖民者未来前,是南美印加人在此策马驰骋笑傲天下,印第安人的印加帝国一统天下。至十六世纪三十年代中,西班牙殖民者乘着利船炮舰来了,用先进的利剑枪戟,以区区几百小众之躯,击退装备原始几万之众的印加大军。

到达利马的前一日傍晚,我们的船在茫茫的南太平洋海上航行,船头哗啦哗啦犁开深褐的水面,执着向前。风声水声浪涛声,奔流不息。左侧前方,遥远的水际线和天边,有一长条一大片浓厚铅黑的云。而在水际线和厚重的铅云间,露出狭小细长的一块,有隐约的彤云在时隐时现。这彤云,如燃烧的火山颜色,其实是落日最后的灼照,但被厚云压抑,在不屈地透出耀眼的光,热烈而震撼。

同行者有人告知我,明天凌晨,我们的船将到达那个彤云灼照的地方——利马。那是南太平洋边的秘鲁首都。利马之名,意谓“诸王之城”,南美几百年殖民统治的前前后后,那里一直是个风起云涌的处所。更遥远的年代,此地系古印第安人聚集的中心区域。那里的历史书写,婉转悲壮。

那日我在船舷边,望那厚重压迫的铅云,望那竭力想在落日时最后耀目而出的彤云,看着它们在大洋水际线上的厮杀搏击,心潮不平。

利马海边,领略磅礴气势,也感受历史悲壮

到达利马,最让我感触的就是站在高处观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就是这样一种俯瞰壮阔辽远的感觉。但我是在南美的利马,面对着气势宏阔的南太平洋。前一天夜晚我在海上航行,遥望即将登临的利马,今日我已站在利马城上,在其高耸起伏的山峦崖石之上,俯视博大的“沧海”。

极少见到如此壮观的澎湃海景。

大海阔大,大海奔腾,绵延浩瀚,惊涛拍岸,前赴后继,无止无歇,涌起千堆万堆雪。海浪的轰鸣,海边大风呼号,海鸥苍鹰翱翔呼叫,声声入耳。站在山石之上,不知想要惊叹海的伟大,还是要惊叹阻遏海浪的高高崖岸的伟大。

当年,西班牙殖民者未来前,是南美印加人在此策马驰骋笑傲天下,印第安人的印加帝国一统天下。至十六世纪三十年代中,西班牙殖民者乘着利船炮舰来了,用先进的利剑枪戟,以区区几百小众之躯,击退装备原始几万之众的印加大军。当年西班牙殖民者的头领叫法兰西斯科.皮萨罗。有人指斥他的残忍和狡诈,作战手段的下作和欺骗,但他最终成为这片土地上的征服者。他将强大了几百年的印加帝国一举摧毁,踩于脚下,并在此建起一座完全西班牙风格的新城——利马,并代表西班牙在此展开穷凶极恶的镇压,无情扫荡当地的历史文化。

我站在利马海边高处,想到皮萨罗。历史记载,他其实是一个文盲探险家,1535年是他最辉煌的日子。他从遥远欧洲的海的另一边碾压过来,凭他的生猛、嗜血、拼死搏杀的勇气,以及武器的遥遥领先,置当地土著大军及国王于死地。胜利之时,他一定站立在这片新大陆的土地上,眺望大海大洋,以征服者的高傲姿态。

利马的大海

利马,竟让一个文盲探险者成王封侯。

历史,在此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

从此后,西班牙帝国的旌旗高扬。皮萨罗在此建教堂,建广场,建一切令西班牙骄傲的建筑。尽管仅在6年之后,此人在一次意外的刺杀中一命呜呼,但一切无碍西班牙王国的跨洋统治,无碍其长期对此殖民地金银铜矿的尽情掠夺。

但有如此气势磅礴大海的利马,注定它不凡不屈的角色,注定伟大的英雄在此来往。从殖民统治到独立解放,为人类历史必然。从1535年到1821年,南美追求民族独立的故事大片绵延不绝,最终,利马迎来了叱咤风云的解放者。

出生阿根廷的何塞.德.圣马丁,受教育于欧洲和马德里,西方的教育与灌输,反而培育了他追求独立解放的思想。在南美独立战争中,他被任命为北方军司令。1817年,圣马丁率军艰难翻越安第斯山,向智利进发,并屡屡击败西班牙殖民军。1820年,圣马丁组成一支约4500人的“解放秘鲁军”,包括一支拥有24艘舰船的海军,浩浩荡荡跨海而来,进军秘鲁,舰指利马。1821年,殖民者彻底溃败,山呼海啸的利马人,将圣马丁推举为秘鲁“护国公”。

近300年啊,漫长的岁月,西班牙人在此统治,统治着利马,统治着这片壮阔无比的大海大洋。然后,呼啦啦大厦倾覆,一切戛然而止,寿终正寝。这次扬眉吐气的是“自由的缔造者”圣马丁。他也从茫茫的海上奔来,登岸,厮杀,流血,胜利。然后,也一定站立在这海边,心胸起伏,一展英雄气概。

利马老城的弗朗西斯科修道院,是一道美丽的建筑风景线

曾经,我一度以为,南美最伟大的解放者是西蒙.玻利瓦尔。到了利马,利马人告知我,南美解放者的丰碑上,镌刻着另一个与玻利瓦尔齐名的人:圣马丁。但圣马丁却和玻利瓦尔最终“一言不合,一拍两散”。利马独立解放后的第二年,圣马丁“官到退时不恋栈,明月清风伴我还”,毅然辞去秘鲁国家首脑和军队统帅职务,一个人,骑一匹战马,驰别利马。最终,老去欧洲,病逝巴黎。

今日我来,我看,利马早已告别殖民强人与解放南美大陆伟人的时代。历史涛涛,大海依旧,一样的壮阔,不一样的悲壮,引人感慨遐思。

海边有个骇世惊俗的“吻”,彰显利马人的澎湃激情

这个面向辽阔大海的“吻”的雕像,让人观之激情澎湃,血脉贲张。

这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深情相拥缠绵于一体的巨型塑像。那姿态的自然奔放,相拥的热烈幸福,相吻的深情渴望,极大冲击人的眼球和心灵。且女生双脚赤裸,男生肩背裸露,互相抚慰的手臂,在蓝天阳光与大海的陪衬下,更显人类的情爱与大自然的完美融合。整座雕像高达5米,由一块平崭的墨色石块托举而起。面向浩瀚太平洋的这一吻,骇世惊俗,充分显示利马人的粗犷、豪放和浪漫。

这个“吻”,坐落于利马爱情公园。公园建于海之上,是一处大的开放性场所。公园绿树如茵,一年四季鲜花盛开。园内的低矮围墙和长长的座椅,都采用马赛克贴面和碎石构成——咦,这不是和巴塞罗那的奎尔公园“高度仿真”?

面向大海,利马爱情公园的“吻”的雕像

多年前我往西班牙,遍寻著名的创意建筑师高迪的作品。巴塞罗那的奎尔公园便是其突出一例:那公园里充斥着瓷砖碎片、玻璃碎片和粗糙的石块。用这些最便宜的建材,高迪创造出了华丽艺术的效果。马赛克瓷砖拼出了一幅幅美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公园的长座椅,也到处是彩色瓷砖拼贴,视觉丰富,气氛活泼,椅子可躺可坐形态不一,适合人多人少各种组合高论谈心休憩,这也使原本看起来坚硬的椅子,瞬间生动和舒适乃至高尚起来。

利马爱情公园里的用马赛克瓷砖装饰的波浪矮墙和座椅

哑然失笑了。想想,也是的,秘鲁和西班牙,曾经殖民和被殖民的关系,即便早已分离,打断骨头连着筋,其语言、文化、建筑乃至艺术表现,总有千丝万缕的牵系。

但再细看,细想,不对了,从形式走入内容,那一米多高、波浪形的矮墙、座椅,尽管都是斑斓的瓷砖和碎石贴成,组成的画面则“充满了南美和秘鲁的味道”,上有太阳(秘鲁古老印第安人的图腾)、月亮、心形的窗户(很直接的爱情倾诉)等深具特色的形象表达。至于那个骇世惊俗的雕塑“吻”,和高迪的奎尔公园主题全然不搭。据说,高迪尽管建筑艺术创意天赋极高,却又是个“老封建”:他的奎尔公园,明令禁止谈恋爱的青年男女一律不得入内,在此只能欣赏建筑装饰的铺成和艺术想象。

而在利马爱情公园,情爱无价,爱情至上。此公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建成,比奎尔公园晚到这世界近80年,创意源自秘鲁著名诗人安东尼奥·西略尼斯。初始,他就公开宣言:在全世界,人们都为烈士和英雄树碑,但没有人想到为热烈的恋人们立碑,他要戮力着意为之。他的这句话,成就了这个爱情公园——为热恋中的爱人们激情澎湃地立下一个巨碑,唱响一首颂歌。

最终的雕塑作品,为秘鲁著名雕塑家维克多·德尔芬创作完成,挥就成一对在公共场合光天化日下“胆大妄为”的热吻者。作品出来,轰然一片反对声,但最终,大声叫好的声浪成为主流。

我们围着彩色的矮墙行走,那五颜六色的瓷片上贴满作家、诗人们描述爱情的经典语句,斑斓的色彩,与甜蜜的话语交相辉映。坐于彩色的瓷砖石凳,远眺太平洋,海上新鲜空气飘拂而来,惬意亢奋开心至极。

大海作证,苦难已成过去的利马人,有着多么浪漫的生活情调,多么澎湃激情的性格,他们和伟大的自然,有那么一种感天动地的天作之合。

利马之海,值得铭记。

弗朗西斯科修道院长廊上,贴满了17世纪西班牙风格的瓷砖,令人赞叹

(本文编辑朱蕊 图片由作者提供)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