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一位众筹者亲历的《大鱼海棠》12年:法律如何为情怀护航
分享至:
 (15)
 (1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竹夕 2016-07-10 14:24
摘要:2013年,梁旋在网上发起《大鱼海棠》影片资金众筹,从3996位网友手中筹得158万元,打破了中国众筹融资纪录。黄欣然是其中一位,对他而言,这部动画电影从其诞生到最终上映的12年,几乎贯穿了自己的整个青春。

7月9日凌晨0:05分,近乎“百无聊赖”地看完首映日最后一场《大鱼海棠》的黄欣然依然以一个网上最流行的“葛优式瘫坐”赖在电影院的椅子上。

 

在陈奕迅舒缓的歌声里,IMAX大屏上,3500多名参与众筹的名单像一堵结结实实的墙一样冉冉升起。这让黄欣然猛地挺直了腰背,揉开快被糊住的眼睛——

 

字幕上的名单持续了3分钟才滚动完。和很多人一样,黄欣然对于这部电影的期待,是因为从其诞生到最终上映的12年,几乎贯穿了自己的整个青春。12年里,这部电影关于侵权、关于众筹、关于欺骗的林林种种争议,一直没有淡出过黄欣然的视野:“其实电影好不好已经不重要了。这部电影本身就映射了中国这12年社会的发展变迁。”

 

 


 

 配乐与版权

 

时间回到2004年的某一个夜晚。大学生黄欣然趴在只有95厘米宽的宿舍床上,用硬盘2G大的笔记本电脑,在网上搜罗动画资源。那时所谓的“动画”,其实就是FLASH。这一后来被广泛用于网站小广告的格式,曾是不少热衷动画的人单枪匹马“入行”的福音,当时甚至有一起打游戏的网友误解黄欣然的身份,送了flash制作的mv作为“情书”。黄欣然至今记得红极一时的“闪客帝国”网站,有解构了《黑客帝国》“子弹时间”的“小小”,用版画效果做《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老蒋”,用幻想派油画技法的“年轻的翅膀”,以及成了艺术家的卜桦。

 

但这些“闪客”的作品几乎无法再在网络上找到时,《大鱼海棠》的雏形版却一直被广为流传。这一部7分钟长的flash动画里,开场白与大银幕电影完全一致。其中的关键人物与标志性场景——红旗袍女孩、红色大鱼、福建土楼、悬崖海岸一一在电影院以更精美的方式呈现。短片最后,红色大鱼在天空猛然一跃定格,配合推向高潮的配乐音戛然而止,再配上一句旁白——黄欣然记得,那其实是一个电子邮箱的广告。

 

 

这个短片的背景音乐曾给许多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至今有人仍在寻找音乐的出处,在信息高度共享的今天,大家能很快找到《遥远的旅途》这个标准答案。

 


《遥远的旅途》是2001年日本音乐人吉田洁为一部名为《日本人的遥远旅途》的纪录片所做的原声配乐,有一种“天然的苍凉”、“丰沛的释然”。

 

黄欣然至今能哼出完整的《遥远的旅途》。关于《大鱼海棠》电影的配乐,喜欢它的网友曾经有过一次不大不小的争议:一部分人希望能找来久石让、坂本龙一这样在国内更具知名度的大师来配乐,一部分人强烈要求启用中国音乐人作品,而包括黄欣然在内的另一部分人则希望延用《遥远的旅途》。

 

网络上有许多关于《大鱼海棠》是否“借鉴”日本动画的争议,甚至连差不多的构图也会被广为讨论。但真正坐实的“拿来”,其实应该是最初版本的背景音乐《遥远的旅途》。

 

“那时候版权意识普遍不强,网上有很多‘素材’可以下载,无论是绘画还是音乐。”最终,吉田洁本人被请来为电影版的《大鱼海棠》创作新的背景音乐:“我们曾经腹诽过,当初做flash的时候,肯定没有付版权费。如果不是邀请吉田洁,他会不会告原来的短片侵权?”

 


 

非法集资or投资回报

 

黄欣然陆陆续续看过一些《大鱼海棠》作者的访谈和报道。他记得主创好像是清华的,也记得他们说想要制作一部电影长片。此后他看到《大鱼海棠》在闪客帝国上被归于一家叫“彼岸天b&t”的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当时主打的新动画形象却是与《大鱼海棠》风马牛不相及的简笔画熊猫。

 

《大鱼海棠》再次闯入黄欣然的视野,是2013年6月中旬在网上发起的众筹项目,此前不久,这个已“藏在内心很身处”的项目,开通了官方微博。当时项目的目标资金定得并不高,只有120万。而此前电影主创人员梁旋曾在微博上公布“中期项目资金缺口1300万”。根据近来媒体的报道,那一段时间正是这一项目重启的时间:“它引起了投资方的注意”。

 

黄欣然记得,当时的众筹分级从10元到50万元不等,200元以上才能拿到电影票。众筹项目持续了一个半月,当时的媒体报道说筹集到了1582600元。这一报道也称,梁旋“丝毫没担忧过众筹会否失败,他反复考量的是要不要给支持者股份”。

 

但是“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众筹的“合理回报”,究竟该如何区分?在目前的法律中,这些问题并非那么条理分明。

 

 

在最终公布的“回报方案”中,没有任何关于电影投资回报的项目。当时的报道称,梁旋在“灰色地带”徘徊良久,最终被众筹网站的老板劝住。但在众筹结束当天的官方微博上,留下了这样一段颇令人有遐想空间的话:“最终的惊喜回报:若电影票房获得巨大成功,我们会考虑对所有支持过我们的朋友们,进行更多更丰富的回报答谢。”

 

黄欣然没有透露自己众筹的数目:“居中。参与众筹这部电影的人,肯定不是来投资的。”在当时的回报说明里,无论是10元还是50万元,参与众筹的人都与电影收益没有关系,按照当时的规定,甚至是要捐10万元才会登上电影片尾“特别感谢”名单。但事实上,包括黄欣然在内的几乎所有参与众筹的人都上了这份名单。

 

《大鱼海棠》不是黄欣然唯一一次参加众筹。但他参与的其他项目,多是公益性质,例如资助慈善工程、病患救援等,这些项目是完全不计回报的。虽然绝大多数人出资支持《大鱼海棠》是出于“情怀”,希望这部电影能够制作精良,能够上院线公映,但这样的众筹也的确有商机可寻。

 

这一两年,黄欣然频繁有同事和同学辞职创业。“当时的环境与这几年不同,有好想法未必能找到好投资。”他想,既然已经是互联网时代,有没有可能在法定范围内资助一个好项目,并获得投资回报?”

 

目前,黄欣然唯一的投资项目,依然是居住房产。

 


 

 

众筹是为一份情怀?

 

然而正是这一次对于电影制作杯水车薪的“众筹”,引发后来旷日持久的争议。

 

众筹刚刚完成不久,就有人在网上曝光说主创拿着这150多万众筹“环球旅游”去了。后来有人找出一篇众筹完成后的新闻报道,这篇以参与众筹的动画电影为主题的文章,其中一个小标题是“上网筹钱,环游世界”。但文章的原意是介绍“众筹”这一模式:“创意项目可以是任何种类:电影、产品设计、现场演出,甚至是环游世界。”

 

黄欣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创意本来就需要旅游激发灵感。”这时的黄欣然已经工作近10年,深知“福利”对“效率”的影响。但这样的淡定与理性并非热衷网络发言的人们所持的态度。

 

黄欣然曾收到的书中插画。

 

“有人说‘众筹’和‘非法集资’的区别,就是参与者深度参与项目,而‘非法集资’只问回报。’”但在现实中运营项目,有基础商业经验的人就知道“七嘴八舌”是最要不得的一种状况。黄欣然看来,这样的“众筹”甚至不如“集资”:“都说互联网是一种信任经济,可现在缺得恰恰是诚信,尤其是网络。人们变得患得患失。”

 

“信任危机”并未就此结束。迟迟未提上映的《大鱼海棠》被人们笑称为“电影界的神坑”。

 

一些参与众筹的人担心并非没有原因。几乎同一时期,曾有另一部动画电影也在众筹——《十万个冷笑话》。这部2010年上线的漫画,2012年制成动画短片,2013年开始众筹,2014年最后一天公映。

 

与《十万个冷笑话》“一年一台阶”形成对比的,是《大鱼海棠》在不少人心中的频繁“跳票”。

 

 

“经常有人说马上就上映了,可是到了上映时间又没了消息。”即使黄欣然这样原本淡然的粉丝,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尽管有人查询了官方所有信息,强调真正“跳票”只有一次,即所谓的2015年11月11日上档。当时电影官方微博放出一张海报,留言“2015.11.11十年一诺”。

 

期间,甚至有参与电影制作的人与网友发生口水战。有自称工作人员的人在网上称“没必要骗你们这点小钱”、“我们陆续送出的礼物,早就超过了你们应得的”。

 

黄欣然和朋友们的确收到过很不错的礼物,比如名为“匣中怪”的陶瓷项链——电影末尾女主角脖子上的那一个。但这样的语气依然激怒了一些人,他们甚至将电影迟迟未上映认定为“诈骗”。这样的怀疑并非完全没有根据,近年来一些p2p项目跑路之前,仍在火热销售中。

 

当时曾有人私信黄欣然,让他找在媒体工作的朋友“曝光”制作方“诈骗”。但是咨询过律师和记者朋友之后,黄欣然劝他们放弃:“诈骗是一个很严肃的法律问题,众筹项目本身就存在风险。”

 

控制众筹项目风险,有人提出,判断一个项目是一个真正的好的众筹项目还是一个以众筹为目的骗取资金的项目,“信息公开很重要”。

 

这一点上,《大鱼海棠》其实做得不错。2013年众筹之前开始设立的微博及微信,期间推送信息一直没有中断过。但在黄欣然看来,这些信息并没有太多实质性内容,大多以图片为主:“更像是一种宣传”。

 

按照所谓的“互联网思维”,这样的公开是让参与项目的每个人都有“参与感”。但上市公司对信息公开有明确的法律法规要求,众筹项目的信息公开则缺少这些规定。有人认为,众筹项目的信息公开范围应更广一些,因为“众筹的公司规模小,有些甚至是个人,更需要监督、关注和支持”。

 

 

在拿到电影票兑换码的时候,黄欣然想的问题居然是——电影如果一直没有上映自己会怎么做。“必须承认,众筹存在一定的风险——任何项目都不可能保证100%的成功,那么应该有类似破产的退出机制。至少,要给参与者一个交代。”

 

这个“交代”为何如此重要?“从目的上来说,众筹和投资不同,众筹是为一份情怀——虽然这个词被用坏了,但是依然重要。而投资则是目的明确的回报。”黄欣然说,看似无形的“情怀”其实更需要法律的刚性保护:“这是人心中美好而脆弱的一块,如果这块动摇了,那么个人对整个社会的信心都会动摇。”

 

注:应当事人要求化名。本文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豆瓣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评论(1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