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宅在巴黎13区的上海人:封城后出门要带通行证,否则罚135欧元!
分享至:
 (49)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20-03-22 12:25
摘要:瞭望外面的大街,除了超市门前还有一些抢购食物的长队以外,整个巴黎安静得只有阳光掠过的响声。

口述:刘伟丽

整理:王海燕

在法国巴黎生活了近30年的我,是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家住在巴黎市的13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形势,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16日再次发表电视讲话,法国进入“战争状态”,全法实施“封城”措施。

3月17日中午12点“禁足令”正式启动,巴黎几乎成了一座空城。平日里熙熙攘攘的街道,巴黎人喜欢逛的中国超市购物,在中国餐厅用餐的街道,基本上已空无一人。从我家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巴黎全景。瞭望外面的大街,除了超市门前还有一些抢购食物的长队以外,整个巴黎安静得只有阳光掠过的响声。

禁足令第一天法国人超市排队购物的情景,大家保持一米距离,几十年从没看见过这样的排队

这些天来,我们就宅在家里,每天看法国电视新闻,跟进法国和世界新冠肺炎的疫情发展……

法国最新数据是21日新增确诊1847例,累计确诊14459例。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在电视讲话里申明:政府将在街头部署10万警力,禁令期间必须外出的民众,在街上须向警方出示“出行证明“。

疫情当前,大家响应法国政府号召,自律宅家,这是每个旅法学者和华人华侨的责任感和公民文明态度。万不得已不出门,我除了每天写作以外,其余时间静下心来看书听音乐,一展厨艺,练练钢琴,或学练一套中国古代的健身法“易筋经”,调身养性,不亦乐乎。

“禁足令”后的每晚8时,埃菲尔铁塔像往常一样繁星闪烁,灯光伴随着呼声,巴黎民众相约每晚此时为医护人员鼓掌一两分钟,大家都在窗台前高喊:“向白衣天使致敬!”“为了拯救我们的生命,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医生!” ……


出门不携带证明会罚款

巴黎封城后,学校、商场、博物馆、美术馆等通通关门。这几日里,巴黎卢浮宫、奥赛博物馆、各大商场门前都是空荡荡的,老佛爷百货商场停止营业一个月。不过,禁足令颁布后的第二天, 法国的几大教堂还没关门。和很多法国人一样,我先生准备特地去教堂做礼拜祈求平安,但在我的一番劝说下,他放弃了出门计划。

封城前的卢浮宫

封城后的卢浮宫

我先生是法国人,他是一名物理化学博士,毕业于巴黎高等物理化学学院(ESPCI)即居里夫人的母校。在工业科技研究领域工作了40年后,今年2月刚退休。原来我们打算3月初去瑞士意大利旅游的,不巧整个欧洲遇到了疫情,只能宅在家里了。连原定3月底由他组织的一场在巴黎召开的法俄中地缘政治经济科技论坛,也无奈取消。

一开始,法国人的确都不重视,对疫情还不太在意。禁足令第一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很多人都在公园里聚会,玩耍,无论年纪大小的法国人,都喜欢晒太阳。在新冠疫情蔓延的“封城“期间,他们依然我行我素。这周三,又值巴黎的路边自由集市,很多法国人也不以为然,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措施下都在自由集市采购。街上人流熙熙攘攘,海边沙滩上很多人依然跑步遛狗。

埃菲尔铁塔前只有鸽子掠过

禁足令发布后第二天晚上,法国总理再次发表重要讲话,宣布从夜里12点关闭非必需的服务设施,诸如餐馆、舞厅、酒吧等等。法国疫情升至3级。据说,不少人赶紧去吃了“最后的晚餐”。

法国各界人士特别是各界医生和病毒专家们不断呼吁法国人应该向中国抗疫一样, 严格控制人员流动,才能有效阻止病毒的扩大感染。让法国人禁足居家,怎么才能做到呢? 在中国,小区有街道居委会严格管理人员出入,而在法国全靠大家的自觉。听上海家人聊起,上海各小区的防控工作做得很好,每家出入一天一次,坚决阻止外来人员,这样才能隔断新冠肺炎病毒的感染链。由于中国人的严格执行和持之以恒,才有了今天可喜可贺的成果。

然而,在法国可没有这样的民间自治组织。不过,法国人有法国人的办法。如果你一定要出门,就去内政部网站下载“出行证明”,将出行和接触限制在绝对必要的范围内。

这份“出行证明”是一份个人声明,按照政府公布的声明模版打印或者手写。不受限制的出行有几种可能,比如说:

居住地与上班工作地址的往返(在无法远程办公的情况下,需证明)。

因购买生活必需品必须的出行购买场所是政府批准的。

因健康原因出行。

因紧急家庭原因需要出行,照顾年老体弱的家人,或互相接送孩子。

短暂出行,在住所附近独自锻炼,遛狗。

然后,写申明书上写明家庭住址,以及要去的路段地址,声明仅当天有效。任何情况下外出都需要携带“出行证明”。有些工作人员比如医务人员、媒体人员,除了“出行申明”,加上由雇主开具的证明和工作证,可以到处通行。

此出行证明,申请人须用名誉担保所写内容,一般你的合理出行范围是附近500米。在法国,方圆500米里面,各种各样的生活需求基本都能解决,写清你家的地址和要去的地方,如果你绕个大圈,比如你家住13区,却跑到了凯旋门,那么警察查到马上罚钱,因为这不是你的必经之路。

如果违反限制措施者,不携带声明或者声明和外出情况不符,将面临38欧元罚款,违规情节严重者罚款增至135欧元。

前几天,朋友上班途中就被查了好几次,据说,很多法国人用了好几个小时上班,因为警察设卡,专门查询开车和在路上行走的人。

大多数法国人都很自律,公民意识很强,这份出行证明要用名义担保,大家都很遵守。

我的父母在巴黎也居住了二十多年,他们已都八十几岁了,也住在巴黎十三区。平日有空我经常买些菜给他们送去。如今疫情当前,他们坚决不让我前往探望,因为他们那栋楼里住了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少去少接触,这样对老人们的感染风险会降到最小。不过,海外华人较传承中华传统,善待年老的父母是儿女的责任。父母家离我家不远,但是一路上我也要带上出行证明。我把买的新鲜水果和蔬菜等放在他们楼下,远远地望着,父亲下楼来拿一下即走。法国这次禁足令有特例,政府鼓励大家去帮助身边的老弱病残者。


巴黎药房缺口罩物资

因为一直关注中国疫情的趋势和欧洲疫情的发展,在法国总统宣布封城之前两三天,我心里早已有所准备,家里储备了不少食品物资。不过,即使没有储备东西,一些超市都正常开放,巴黎的药房也是正常营业。

我的外甥女是一名法国药剂师。她在法国长大,她是上班的那家药房唯一的华人。疫情严重期间,所有的药剂师作为一名第一线医疗人员,法国政府要求都要坚守岗位。药房的口罩早已抢购一空,他们最初几天都没有口罩。

我的外甥女那几天还重感冒了,但她也没有口罩可戴。你想想,药房一天的客流量比平时要多得多。他们药房一天要接待几百个客人,工作近10个钟头,却连最基本的外科口罩都没有。法国医用口罩空前缺乏,我在法国的一位大学校友千方百计弄了一批口罩,爱心价提供给一线人员。得知我外甥女的情况后,就腾出来三盒口罩送到了药房。

巴黎药房

在法国, 如果人们生病了都是看家庭医生的。家庭医生确认你感冒了会开处方免费在药店购买口罩。通常,国家应该有货源发放到各大药房并由药房负责出售。

作为旅居国外的华人,身在海外心在故乡。武汉疫情一开始时,和很多的华人和留学生一样,我们在巴黎买了一些口罩寄回中国,第一时间给到最需要的人。随着疫情在法国发展,很多药店都没有口罩卖了,我走了巴黎十几家药房,才买到了所剩的十个口罩,和家人分配一下,自己所剩无几。

我走了很多家后才买到口罩的在巴黎五区的一家药房

所以,当朋友说有少量口罩货源时,我立即想到药剂师外甥女和她的同事们,他们是战斗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最需要口罩和护目镜。我就把朋友弄到的三盒口罩,以及家里的两付医疗护目镜,一起送给外甥女药房的法国医师们了。虽然东西不多,但疫情封城的第一个星期可以撑一下。


想做志愿者助一臂之力

法国最早接纳新冠病毒的两家大医院,一家是巴黎18区的L'hôpital Bichat-Claude-Bernard 兼医学院;另一家是巴黎13区的L'hôpital de la Pitié-Salpêtrière 这也是法国最大的综合性治疗公立医院,建于1656年的路易十四时代。

L'hôpital de la Pitié-Salpêtrière 医院外景

法国疫情蔓延的时候,也正是感冒流行的高峰期,普通流感症状和新冠肺炎病症差不多。很多华人一感冒后就很紧张,给医院急诊打咨询电话。但是医院几乎没有人懂中文,华人的法语沟通能力有时也很有限。十三区大医院里有位华人医生娜娜,她联系了中国驻法大使馆,呼吁志愿者来帮忙,我看了她转的这个帖子,就打电话过去咨询,我想给法国急救部门SAMU做志愿者,希望能够给到法国的华人一点帮助和疫情咨询。

3月18日,禁足令第二天,马路上空无一人

我是八十年代上海大学英语系毕业的,后来在巴黎索邦大学攻读国际商务谈判硕士研究生。在法国几十年,我在不同的跨国公司担任亚太地区市场和销售总监,也曾就职于法国国际标准委员会等国家部门。近两年来开始更多的从事写作和中法文化交流活动,现在是法国欧亚国际交流协会会长。

所以,在医院做志愿者工作,我精通法英中三国语言,语言不是问题,而且娜娜医生会对新冠病毒的疫情以及如何回答华语来电病人的咨询,进行一天的专业培训。不过,由于服务时间较长,早班上午8点到下午6点,或者晚班下午6点到晚上12点。因为法国疫情加剧,抗击疫情工作量会很大,考虑到我的年龄相对大了点,他们优先选择年轻的留学生志愿者们。

空旷的巴黎街头

但我们也说好了,有些医学词汇比较难,如果留学生应付不过来,我也可以去帮忙,或者在紧急情况需要人手,我也随时待命。能在紧急救援组织SAMU做志愿者,这也是展示华人形象的机会,我家里人也很支持我。

在法国我身边做志愿者的朋友还有不少,我有个好友在法国里昂医院肿瘤科做医生。除了自己在医院里的工作很忙以外,特别是这段抗疫特殊阶段,他还坚持组成“法国战疫公益群”,在巴黎建立了两个500人的群公益性给华人华侨提供有关新冠病毒的免费咨询。法国医务人员急缺口罩、防护服等物资,最近我们上海高校法国校友会联合会也在积极联系各种捐助渠道。

继中国大使馆驻法大使卢沙野在18号交递法国第一批援法医疗物资包括法国急需的100万只口罩外,今天3月21日,法国又传来一个好消息。广州市向友好城市里昂市捐赠的10万个医用外科口罩、200支非接触式红外体温计运抵里昂。以上物资将通过奥罗阿大区卫生署发放给当地医疗机构。

法国总统马克龙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的敌人就是那可怕的新冠肺炎病毒。我们必须充满信心,自律,宅家,和家人朋友互通信息,互相加油,我们坚信,这场疫情一定会战胜。我想用中国古人的一句诗句表达我的心情:“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2020年的春天虽然来得特别,然而,当春花开满山野,我们,终将会收获一份平安喜乐,还有一份更多得坚强。

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每晚8时,巴黎民众相约为医护人员鼓掌一两分钟。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