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95后武汉健身教练拉200名志愿者送物资,原来骄傲的体型没了
分享至:
 (94)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20-03-15 06:26
摘要:疫情期间,我组了一个200多人的志愿者群,有的负责摆渡、有的筹集物资,有的搞运输。

讲述人:王安

整理:王海燕

我是武汉人,1995年出生,已婚。疫情发生的50多天里,我和妻子两人住在武汉汉阳一个老式小区。

我是一位健身私教,疫情一来,也就停业了。我的父母、外公外婆也在武汉,大家各自隔离在家。他们一直以为,我们就窝在家里。但有一天发现不对劲了,估计在朋友圈刷到了我的相关信息,他们暗示我:“你可不要凑热闹啊,很危险。”

 他们说的“凑热闹”,就是这些天来我做的事——疫情期间,我组了一个200多人的志愿者群,有的负责摆渡,有的筹集物资,有的运输。我在里面负责跑运输,就是把大家筹集来的物资开车送到需要的医院、社区。

组了个群一起做志愿者

1月23日,武汉封城,很多医院都急缺物资,当时已经人力物力跟不上了。

我家边上的第五医院就缺物资,有位医生发朋友圈求助,医院里没啥东西可吃了。我想,能帮一点是一点,就去超市买了面包和水,准备开车送过去。那天是1月24日,疫情情况已经很严重,凌晨时分,发热门诊患者已爆满。

我开到医院附近的停车场,和我对接的医生跑过来,他不让我下车,“医院里面很危险,你就别出来了!”他远远地示意我,把东西放在地上,他自己去拿。

就这么送了两三次,我本能地感到情况非常严峻,看得出很多医院都急缺口罩、防护服、食品等物资。

我想我是健身教练,身体抵抗力还可以,没什么好怕的。但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几乎就是杯水车薪,社区里一开始也没有公开招志愿者,我就想发动更多朋友一起来为医护人员做点什么。

1月25日凌晨,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则“集结令”,看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做志愿者,帖子很快就有了回应。当天中午,我就建了个群——“武汉志愿者物资援助”。

最开始的群里,都是我的朋友、同学、我的健身会员,大家志同道合,都想为抗疫做点事儿,他们转发了群的二维码,雪球越滚越大,进群的人越来越多。

群里人数很快破百。我们来自各个领域,有武汉市民,有基金会的,有社区的,有工厂的。我是群主,立了几条规矩。我们有专人负责核对信息,大家进群都要自报家门,说出自己的资源,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家分工,一起努力帮助解决物资援助问题。

 挨家挨户集纳口罩

一开始,我们很难联系到厂家,但有爱心的人很多,很多武汉居民自发提供物资捐助。

我家里有部车,按照分工,我主要负责运输。2月初的一天,我从同事那里借了一部面包车,因为当天的量比较大,我本来一条线开到钟家村医院,但是因为有的人信息回得比较慢,我就重复跑了好几遍,一家家挨个去取。 

这部面包车可以坐8人,后面的座椅都拆了,集中放物资。我开着车,一直在城里转。有的人家只有七、八个口罩,也拿出来捐了。为了避免接触感染,他们把口罩放在盒子里,摆在家门口,还会写一些小纸条在上面。我去门口拿的时候,看到纸条上写满了鼓劲的话,“医护人员加油!武汉加油!”读着这些小纸条,我心里很感动。

有位90后女生一个人关在家里。我跟她说:“你不要捐了,给自己留一点。”她挺固执,没听我的建议:“我的口罩,你都拿去给医护人员,我后面就不出门了!”她一共捐了40个口罩,自己一只也没留。

那一天,我从七里庙开到王家湾,再到蔡店,到东西湖,兜了一大圈,开了四五十公里,再把这些物资集中送到联系好的钟家村医院。一路上,很感动,也有点儿沉重。那正是武汉最灰暗的时期,但从这些市民自发的志愿服务中,我也看到了大家众志成城、战胜疫情的决心和信心。 

每天运物资,我都会接触不少人,有的要送到医院,交到医生手里,说实话,风险肯定有。我和妻子说好,不要告诉父母,他们如果知道我在做这些事,肯定会担心。但没想到,他们还是知道了。这也说明,我们这个志愿者群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我们这个群24小时都活跃着,经常凌晨了还有人接任务去送物资。大家都在默默尽自己的一份力,有人专门负责摆渡,就是开车接送医生,这挺危险,因为我们很多人连防护服也没有。有的千方百计到处筹集物资,后来我们联系到了不少厂家。

随着全国各地驰援武汉,到2月下旬,武汉各大医院的物资供给渐渐充足。我们开始把捐资对象放在社区。社区一线也很缺口罩等防护用品。2月8日,群里就有民警求助,他们交警大队里快没口罩了,我就送了一批口罩给交警。

我所在的街道书记还特地给我开了张通行证,有了这张通行证,我运送物资更方便了。

 在家自我隔离了14天

2月中旬,我所在的小区物业出了点状况,物业撤退的时候,把车库也顺便关了。那段时间,我的车开不出小区。

那时,我咳嗽得厉害。在运送物资途中,我就是简单地戴只口罩,没有其他防护,有人送给我一套防护服,但我一起捐给了医护人员,医院里太缺这些了。

当时,我也挺怕自己真的被感染。但我只是咳嗽,其他症状不明显,我一个朋友也是发热、咳嗽,到医院查出来就是普通的感冒。我和妻子商量了下,决定先在家里自我隔离14天。

这14天里,志愿群里依然很热闹,每天都有各类对接信息,人数已上涨到200多人。大家从各自渠道做着力所能及的事。

武汉人民关在家里的确很闷。有阵子,小区里一起唱国歌打气。一到晚上8时,就有人起头,大家就跟着唱,一般会唱个十来分钟。

14天隔离期很快到了,我很幸运,没有出啥问题。这时,我们小区也恢复了正常运转,我又开始帮着运输物资了。

我是健身教练,50天的疫情考验下,我原来为之骄傲的体型没了,变成了“路人”。原来我有发达的肌肉,现在胖了不少,体脂率也上去了。因为在家没法训练,最多就是简单地踩下单车,营养补充也不够。原来我会吃鸡肉、牛肉、虾、鱼之类补充营养,但现在肉太贵了,舍不得吃。

武汉的疫情也在一天天好转,现在我除了做志愿服务,也开始恢复体能练习,真的希望武汉能早日战胜疫情,我想上班了!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