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疫情期间绝不裁员,“无人机”科创公司创始人说“梦幻”贷款让他有了底气
分享至:
 (4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雪妍 2020-03-07 06:34
摘要:我们研发型企业,花出去的钱,大都是变成了核心算法等无形资产。

讲述人:极翼机器人(上海)有限公司创始人 陈壮坚

整理:刘雪妍

我们公司是给植保无人机设计大脑的,也就是飞行控制器。现在在广大农村,无人机的身影已经越来越多了,与传统喷药相比,一架植保无人机的工作效率相当于40多个劳动力,不仅省水省药,还更加安全。

这次疫情刚开始,我还觉得无所谓。但随着疫情加重,我赶紧行动了起来。

一边做公益一边自救,反思企业如何强身健体

第一件事,是想我们能对抗击疫情做哪些工作。我们天上飞的植保无人机,地上跑的植保无人车,装上消毒液,就变身成为了消毒无人机、消毒无人车。春节期间,我和几位同事就忙着发动各地的用户参与消杀工作和对接各地的消毒需求。做这件事的时候,还是蛮自豪的,觉得帮助到了很多人。但随着复工临近,又隐约有些不安,得开始想工作了。

第二件事,是想我们企业怎么办?疫情开始,国家和地方就出台了多条扶持措施。这是为了帮企业解决短期困难,可很多企业的问题是给再多的钱,也赚不出钱来,企业不能等靠要,得了啥病都要依赖政府解决,必须自己成长起来,得主动想出路。

借这个时间我也认真进行了反思,面对疫情,科创企业如何自救,我总结的就是立即止损、积极求救以及提高效率。

首先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再评估企业价值,公司到底还要不要再办下去?创办企业,始于兴趣或机遇,走过这些年,重新审视它对员工、股东以及社会的价值体现在哪儿,是为了明确之后的路怎么走。我们是植保行业的一环,这个行业关系到百姓的粮袋子,这次疫情,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刚需,不管多艰难都要保障好的就是刚需,比如吃饭、看病、读书。

农业是第一产业,是要力保的产业,国家对植保行业现在给予三年有限补贴,就是为了让新的科技产品真正应用在农业生产中,解决实际问题。现在还处于早期,植保无人机的渗透率不到5%,而日本则有40%,我国有20亿亩耕地,每架飞机年作业量5000-30000亩,如果要达到日本的比率,需要植保无人机约50万架,加上服务,市场规模1000亿,不可小觑。

为了让政府能有效监测飞机的使用情况,我们也在不断开发和完善大数据后台。用科技手段解决更多农业问题是责任,而且这么多年的积累也是优势,我们理应坚持做好。

想清楚意义和价值后,我赶紧想怎么自救。我们这种闷闷的理工男,总是很难放下面子求助,即使有困难也不开口。这就需要改变心态,现在已经得病了,就是需要帮助,不能强撑着说自己没病,公司就是我们的命,命都没了,还要脸干什么。


无人机在各种复杂环境都能作业,无需人靠近接触,更快更安全

我在开工前就跟团队求救了,我自己录了个视频,首先说我们绝不裁员,再告诉大家一定要非常严肃地对待这场战役。因为你不知道风险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比如电容电阻等常规物料涨价,比如欧洲的芯片买不到,比如核心员工困在湖北出不来。不只是简单的2月份客户不下单的问题,还有供应链等一堆问题。虽然春节前备好的货足够卖到3月中旬,可供应链什么时候能恢复,心里也没底,所以我们应该做好打持久战、保卫战的准备。

第三个思考就是,问题不在于疫情,而在效率。困难不是疫情导致的,而是前期技术投入多,资金回笼速度比较慢,产出不高的问题。平时觉得公司也开始盈利了,在行业也属于佼佼者了,现在经过疫情大考,发现赚钱效率还远远不够,需要思考怎么提升。遇到这种几十年不遇的疫情,大家都在反思,也会有些迷茫,正是进行教育最好的时候。我先统一团队思想,然后再给团队可执行的方法。我们是做研发的,我就录了一系列培训课,自己当讲师,跟大家学习交流PSP(个体软件过程)和TSP(团队软件过程),想尽一切办法提升效率。

上海速度,“梦幻”贷款让我有了底气

2月份各地封路,上下游企业也都未能复工,供应链断裂,销售额急剧下降,现金流压力巨大的时候,我在想如果一直没有收入,我们还能撑多久?我赶紧联系银行。一位银行客户经理说:“你的企业虽然现在盈利了,但前几年亏得太多,风控觉得你们的报表短期没法转好,做纯信用贷款,通过难度比较大。”

我们科创企业不像贸易公司,不像生产型企业,花出去的钱变成了有形的资产。我们研发型企业,花出去的钱,大都是变成了核心算法等无形资产。在过去的产品研发阶段,我们投入了3000万,这些投入都转化成了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这些无形资产在报表上还没法儿体现。我们的核心技术价值很高,在行业很有影响力,但银行不看这些,虽然国家有政策,但落实需要时间,我们企业等不起。

2月29日,团市委、上海农商银行相关负责同志走访极翼机器人(上海)有限公司,创始人陈壮坚介绍公司产品。

2月24号看到上海团市委的微信推送,有30亿元优惠利率贷款支持复产复工,可供企业家申请,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填了表,没想到中午刚填,下午就接到了农商行历经理的电话,我都不敢相信,还以为是电信诈骗。25号一早客户经理就来我们公司做材料,27号浦东分行的行长带队现场办公,28号去银行去开户。

29日,上海农商行行长顾建忠来调研,一进门,他就指着植保机,让我说核心技术体现在什么地方,我当时真的是又惊讶又欣喜,惊讶的是,第一次有银行过来不问报表,而是关心我们的核心技术,欣喜的是,核心技术才是我们企业的重要资产,虽然在财务报表上,它暂时没法体现,但却是我们企业最值钱的资产。

创业这么多年,我投入了全部的身家和时间,从早上9点到次日凌晨2点,一周7天,连续6年,所有的精力都在公司上,价值被认可的那一刻,真的热泪盈眶。顾行长随后还专门针对我们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全套的金融扶持方案。

现在钱到账了,道路开始畅通了。各方面情况也在转好。我们三月第一周的订单就把二月份的缺口给补上了,累计比去年同期还多了20%。这一次疫情短期是造成了困难,但很快就可能让我们高速发展。因为别人给我们腾出了市场的空间。2016年底,无人机行业倒掉了一大批公司,大部分都是在2014年行业高潮时拿风投的钱,大量投入产品研发,可产品没做出来,钱打了水漂,后续的融资也没跟上,只能倒闭。那时候我们也很困难,但我们有核心技术,产品也出来了,扛过之后,我们就开始赚钱了,滚动发展了起来。

我们产品市场占有率35%,这是一个很好的基础。现在团队动员起来了,做事效率也提升了,特别是有团市委、市青联、农商行对青年创业者的支持,让我感觉很温暖,在上海创业的信心和底气很足。

做有社会责任感的科技企业

我1999年来到上海,在交大和复旦读书、创业、生活,承蒙身边很多人的照顾,在这个大都市成长了20余年。这次疫情,我相信上海,对上海的官吏民都有信心。一连二十多天没出门,我的生活一切正常,还能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很多事情各级政府都帮我们考虑到了,生活工作在上海,我感到很自豪,这也是我感恩上海的地方。

一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埋头钻研技术,着迷于核心技术的领先性。产品应用到农业领域后,我开始反思,我们在上海读书,接受了最好的教育,享受到最好的资源,比农村的条件好得太多了。我们用上海的技术和资源,如何能帮到全国各地更多的农村脱贫,帮助农民生活得更好?

现在很多农村都空心化了,只有六七十岁的中老年人守着田。那我们研发的智能化设备就能派上用场了,每年我出差,到田间地头,都能感觉到农民的热情,尤其到了打药的窗口期,飞机在田间都是供不应求。这感觉真的和做研究、写代码都不一样,这是实实在在跟民生相关的,科技能解决很多实际问题。

进博会上接受采访的陈壮坚

原来农村打药,在架子车上拉上大水桶和半机械的喷雾器,带上防虫的或者除草的农药,兑好农药水背上,一下午只能打两三亩地,半机械的喷雾器盖子还会漏水,打完背上有时会被农药水浸湿,还有中毒的风险,飞机就高效安全得多,全自动化作业,一天打药400多亩还是精准喷洒,不浪费农药,保护环境。我们企业做着做着也就有了社会责任感。

小时候我超爱放风筝,上学前,把风筝放得高高的,然后栓在树上,放学后再继续放。放眼看去,一片绿水青山,漫天的彩霞,好美。现在定居在上海,忙碌于事业,虽然远离农村,我现在也主动去了解了一些和沙漠蝗、草地贪夜蛾相关的内容,还录了科普视频发在朋友圈。我就想呼吁下“广阔天地,大有所为”,那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也是个蓝海。我们干技术的,不要只想着挣快钱,农村也需要我们,那个市场容量更大,对社会的帮助更大,远期回报更大,那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极翼的合作伙伴使用无人机战斗在防疫第一线。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