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公务员论坛 > 文章详情
国务院部委处长告诉你:我们的办公室,真有外界说得那么好吗
分享至:
 (7)
 (1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伍烛溟 2016-06-27 06:00
摘要:中央国家机关的办公室新旧程度,往往跟所在楼的新旧程度成正比。

上周财政部网站消息,从今年7月1日开始,中央行政单位的办公设备及办公家具配置将执行新的标准。一时间,关于部委办公室配置问题,成了坊间热议话题。

 

据我观察,中央国家机关的办公室新旧程度,往往跟所在楼的新旧程度成正比。

 

像坐落在长安街上的某个部委,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没怎么搬过地方,不高的几层小楼,装备着自动门,现代化程度不差。等你一进办公室,仿佛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老得掉了漆的木头书桌和书柜,用料扎实、刷着白漆上面还有颗红五星的报刊架,古旧的台灯,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如果是那些搬过一两次家的部委,看起来新得多,办公室跟一般公司一样做成格子间,各种家具也都是板材包边,通身乳白,相当地无趣。

 

 

搬家的时候,总要丢弃大量的东西,比如上世纪80年代的保密柜,绿色铁皮,面上硬纸卡标明了年份和文件类别。柜子是不锈钢的机械锁,转起来咔嗒作响,左三圈75°、右两圈60°,规则如同瑞士钟表一样精密。还有老式的录像机和磁带,最早一批的投影仪,镜头有汤碗那么大,不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根本搬不动。装电脑用品的格子里,可能会发现一批3.5寸的软盘,windows98和office2000的光盘,那个时候国家机关开始要求软件正版化。

 

等到扔东西的时候,老人不免感慨,自己刚进机关时候就用的这些,一晃跟昨儿似的;新人不免感到可惜,丢了这些古董,中央部委的办公室看起来跟外面的公司也没什么两样,总觉得少了些庄重和威严。

 

其实,机关里的各种东西,换起来并不很勤快。中央规定的最低使用年限15年,看起来很长,但机关里的日子过得快,十年、二十年也无非是开过几次大会、发过几篇大文、换过几届大领导。即便是更换最快的电脑,七八年前的机器写个稿子、做个幻灯片也完全够用,跟仍在服役的奔腾4的电脑相比,实在不敢称老。

 

办公室里,每个人什么级别、多大面积能配多少钱的桌椅,每个处能配几张桌子、几把椅子、几台电脑都是中央标准明确规定的。

 

以我所在的中央机关为例,正部级、副部级、正司(局)级、副司(局)级分别为54平方米、42平方米、24平方米和18平方米,与15年前的老标准相同。处级干部面积则由9平方米增至12平方米;处级以下也从原来的6平方米增至9平方米。副局级以上有单间,科级、处级干部都在大开间办公。

 

 

没有几个人在这上面动心思。原因很简单,一来是查得紧,上面有专门的人员来拿着激光笔算面积。要是发现超了面积,要么在屋里打个不伦不类的隔断,要么放个小朋友进来平摊领导的办公面积。解决办法如此麻烦,因此谁都不愿意超标。

 

二来领导干部流动得快,在一个位置上能干满五年都很少见,要么提拔了、要么交流了、要么换办公室了,在办公室上面花太多心思实在没必要。何况司局级以上领导有独立的办公室,比起各处室的大开间已经好多了。

 

说一下办公面积,按理说中央规定的人均办公面积不算少,可这个面积是按照这个单位正式公务员的编制算的。现实的情况是,认真干事的处室很少有不到处借人的,借一次还不是一个两个人,于是办公室的面积和办公设备就显得极其捉襟见肘了。

 

再说说开会环境,会议室各个部委也都差不多。差不多的座椅,差不多的办公桌,差不多的茶叶、茶杯、铅笔、便签纸,差不多的素雅礼貌训练有素的年轻女服务员。

 

据我观察,能显出机关低调且有范儿的往往在会议室的墙上。有一次去北京市某机关开会,在会议室里,一面五六米高、七八米宽的挂毯从天花板直垂下来,上面绣的长城栩栩如生;而文化类单位喜欢挂大幅的字画,作者要么是单位前领导,要么是自己的名人会员,单位的高度不言自明。前几年去某部委办事,连食堂里都挂着前领导的书法作品,笔走龙蛇,大意是农民伯伯种粮食不容易要倍加爱惜之类。

 

大厅和走廊也是展示部委底蕴的好地方,比如某省感谢抗震救灾援助送的大鼎,某非洲国家送的木雕,某年某月放的火箭卫星模型,让来办事的人有得可看,不至于在办公室外等候时感到太无聊。

 

虽然办公室都差不多,一样的拥挤,一样的忙碌,精神文明和环境建设也还是要搞的。有锦旗的挂锦旗,有奖状的挂奖状。没这些的,挂起工作照片墙和展板也能撑撑门面。有的还挂块白板,把每个人的日程填得密密麻麻,看起来工作异常忙碌和充实。

机关办公桌上很少放家人的照片,更没有人摆毛绒玩具什么的。若真有闲情逸致,摆弄花花草草之类是可以的,然而很少修剪成奇特的造型,就像它们的主人一样方方正正、规规矩矩。

 

国家机关比较体恤老同志,一般都有专门的部门来服务退休职工,比如老干部局之类的。每个月的活动日,总能看见老同志们戴着太阳帽,穿着运动衣,手里提着装医药费报销单的布袋子回到机关,跟昔日的老友们打打球叙叙旧。

 

十几年、几十年前,他们也曾意气风发地走进机关,在这栋楼里从小朱变成朱老或老朱,然后退休后把座位留给新考进来的公务员。如今,他们每个月也像倦鸟归巢般地回来看看这一切。几十年机构改革裁撤合并了不少部门,但一般都能转到个下家。我想,有个归属感总比老来茫然要好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洪俊杰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周寅杰 

评论(1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