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幼儿园有吃人的妖怪?别怕,这不是恐怖故事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20-01-16 13:54
摘要: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展5周年特展登陆朵云轩艺术中心

“欣赏插画是一段与作品交流的旅程。”在“给大朋友和小朋友的一封信”中,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插画展主办方这样写道。1月16日至2月24日,举办5届的插画展首次走出陈伯吹的家乡宝山,在朵云轩艺术中心呈现5年来的精华成果。展览收集中国、意大利、阿根廷、西班牙、伊朗、法国等20多个国家100位专业插画师的250余件作品,不仅能欣赏到不同文化背景下各国插画师的艺术表达与诠释,更能在作品的立意和构思中探求艺术家对生活的观察与思考。

作为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品牌活动,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展创办于2015年。展览以国际性、原创性、经典、童趣为核心理念。专业组面向全球专业插画师,自2017年起增设年度创作主题,激发参与者的创作想象空间。公众组面向爱阅读、爱绘画的少年儿童和绘画爱好者,以上一年度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品作为创作主题。

走进展场,一个个明快的色块区隔开每一年度作品。2015年相对数量较少,此后每年越来越丰富,折射了插画展影响力逐渐提升的过程。“从涟漪到浪潮”,知名原创绘本作家熊亮肯定,“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插画展,一向是我心目中国内最经典大奖,同时也是一个世界性的交流平台,尤其由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来主办,更具特殊意义”。在他看来,每次活动产生的涟漪,都会悄然波及未来世界,成为浪潮。

这股浪潮是什么?或许是插画所体现的真正的民族性。在很多从业者看来,图画书是给孩子的,故事内涵当然要是当代的、童趣的、个性十足的,而民间艺术可以成为好的切入点,尤其在中国艺术中,民间艺术与儿童和生活的距离最近,无论造型、色彩、材料运用、构图、寓意和隐喻、图像的平面设计、叙事方式都有可挖掘的潜质。“而且,民间艺术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强烈的味道,蓬勃的、个性的、奇异的味道,这是一种由内长出来的表达力。对以视觉传达为主的世界插画来说,是很不同的补充与突破。”熊亮认为,中国要办属于自己的国际插画平台,除了引进和学习,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让每位插画家充分发掘属于自己文化和个性的艺术,把不同传统元素转变成儿童和当代的视觉呈现,并且鼓励全世界艺术家在全球化时代更加保持每个人真正的“在地性”和“多样性”。

这是一个可以看,也可以听的展览。每幅作品旁的题签除了介绍作者和作品名称,还有一个二维码,扫一扫就能听到插画相关的故事。这是插画展不同于一般画展的地方。征集作品时,主办方就要求作者附上对于这幅画的故事介绍、创作灵感等,有的系列画作本身就能构成一部小绘本。

比如2017年的获奖作品《幼儿园有个怪》,画面上有个在洗衣服的阿姨,两个孩子躲在门后探出脑袋偷看。作者周索斓的阐述是——“这是关于我小时候的一段记忆。幼儿园有个秘密,有个怪阿姨会到班里抓走小朋友,被抓走的孩子再也不会回来。大家认为,怪阿姨是个吃人的妖怪,只要抓住她的尾巴,她就不能再吃人了。但我们可不能让她知道。”2019年,这个故事出版了。原来,故事里那个胖胖的怪阿姨是幼儿园杂工,除了日常杂务工作外,还负责带领升班的孩子。只是阿姨是个急性子,不善和孩子沟通,才出现“阿姨是吃孩子的妖怪”的传言。被抓走的孩子其实都升上了新的班级。

在“我的小时候”主题下,既有令人忍俊不禁的幼儿园记忆,也有天马行空的想象。一位西班牙画家贡献的“我的小时候”,画的是女巫、怪物小时候与成年的对比。

在“回归自然”主题下,有中国文化传统不太涉及的“死亡”主题。一组3幅插画组成的系列中,一开始,几只老鼠抬着躺在立顿茶包空盒中的同伴,接着是泥土下老鼠的骸骨,围绕着地下的昆虫,最后,骸骨上长出了花草,围绕着蝴蝶——听上去有些“恐怖”的故事,在画面中呈现得灵动、童趣,有静谧之美。

熊亮提到,部分中国原创图画书给人“穿着喜庆中装的外国人”的不自然感,有多方面原因:其一,缺乏中国传统艺术体系的研习,套用元素现象严重;其二,因为了解不深,反而想要努力保持传统样式,过于守传统;其三,忘记从孩子角度全新地理解故事,一旦不真,就会显得不自然;最后,全球化网络时代,视觉反而趋同。

五年来,在作品累积中,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展为原创插画创作提供了别样的参照风景,也让中国插画师跃上国际舞台。可以看、还能听,这个有故事的插画展,适合小朋友,也适合大朋友。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玛侬·高蒂尔作品《我的小时候》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