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为什么说春节前是群租整治“窗口期”?这个街道对二房东“见招拆招”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栾吟之 2020-01-10 16:35
摘要:今年,长风街道还将在这场“猫鼠游戏”中获取更多主动权。

高低铺挤得扑扑满,复式房型隔成了格子间,各种人员进进出出、治安消防隐患频频……群租这个老问题,在地理位置优越、大房型老式商品房集中的普陀区长风新村街道,历经多年整治依然颇为棘手。

最近,街道创新社会治理方式、绘制了一幅“长风无群租小区争创示意图”,把69个小区分类——8个“第一批挂牌无群租小区”、9个“第二批挂牌无群租小区”以及52个“争创挂牌小区”,其中还有4个群租现象比较普遍的小区。街道整治群租的信心来自哪里?又是用什么办法见招拆招的?


抓住春节前“良机”


一次,家住世纪同乐小区的蒋先生到街道投诉,他的房子被二房东用于群租,之前街道牵头房办、派出所、城管等部门进行过一次整治,但只过了两周时间房间又变回老样子,蒋先生希望街道再次牵头联合整治组,“逼退”群租客。

这个老式商品房小区,是街道整治群租的重点区域。这里共有2000多户居民,由于小区居住环境良好、周边交通较便捷,颇高的租房“性价比”使得群租现象日益增加,最多时群租65户,占小区居住房屋3%。居民们多次向街道反映,群租房居住人员复杂,生活无规律,垃圾乱扔乱放,常常扰民;还有人私自将厨房、阳台、餐厅等处分隔住人,屋内私拉乱接电线情况较多,生活存在安全隐患;二房东为了招揽生意,在小区围墙上、电梯轿箱板上张贴乱涂乱画,影响周围环境。

街道平安办根据蒋先生提到的情况,牵头各部门带队上门。整治一开始很不顺利,二房东对着房东破口大骂,整治组成员上前劝阻制止,也被怼了回去,仗着一纸租赁协议,二房东对民警和城管队员也不买账。

整治组向二房东开出约谈单,请他“走一趟”。专业人士“以理服人”:上海对于“群租”早有定义,是指每个房间的居住人数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且居住使用人的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而根据《合同法》,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合同视为无效,房屋租赁合同也当不了保护伞。基于法律法规,整治组明确要求二房东今后不允许群租。同时,蒋先生也接受了建议,准备通过民事诉讼解除租赁协议, 还特意到法院咨询此事。

随后的几次整治后,整治组接二连三拆除了房间里的隔断和高低床,同时居委干部和物业管理员也一起巡视,加强监督管理,感觉“大势已去”的二房东,终于撤出了小区,自觉与房东进行房屋移交。

这件事发生在2018年年底。从这个时候开始,街道摸索出一个好办法,将每年最后一个月定为“群租整治月”,从12月初开始开展为期100天的“群租整治”专项行动,结合春节回乡的特殊时段,对社区群租现象进行大范围、高强度、高密度的整治,并预防群租返潮。每次专项行动都由40-50人参加,整治组成员们兵分多路,聚焦辖区范围里存在治安消防隐患、居民投诉反映强烈、督促整改后又快速回潮的群租行为进行集中行动。每次的专项行动不仅拆除房间隔断、帮助房主恢复房屋原有结构,还在小区里悬挂宣传横幅、告知举报热线号码,并约谈一批二房东、与一批中介机构签订承诺书。


C级锁和“软隔断”也不管用


然而,小区里也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尽管大家都知道群租的危害性,居民们也都很憎恶群租现象,但有的二房东却在小区里颇有人缘。

其实这是他们的“策略”。有的二房东为了讨好小区众人,交物业费、停车费都很起劲,小区有捐款任务时他们也会像居民一样响应,平时进进出出也笑脸相迎,故意“拉拢”一些有号召力的居民,掩饰自己对小区整体环境的破坏。这导致的结果是,整治组上门时,二房东还会惺惺作态不配合。

二房东“对抗”整治的方法也有不少。近一年来,随着群租整治“风声越来越紧”,许多二房东通过更新锁芯的方式进行“对抗”。街道发现,目前有不少的群租房配有电子锁和锁芯坚固的C级锁,导致这些群租房一直很难“进门整治”。

还有的二房东用“软隔断”来掩人耳目,买了屏风和柜子作为空间隔离物,还有的不放床,直接铺席子和榻榻米,一旦由整治人员上门,他们就迅速 把房间恢复原状。

对此,街道积极想办法,梳理“发现—核查—协调—整治”联动工作机制,由居民区党组织发动楼组长、平安志愿者,对群租房开展“地毯式”排摸,及时采集业主、“二房东”及租客的信息,建立“一户一档”群租档案。街道接到信息后快速核实投诉,由房办按处理程序发放《整改通知书》和《联合告知书》。若在规定期限内没有整改,就会开展多部门联合整治行动。

“我们还感受到整治中的一些难处,比如取证难、执法难……”整治组负责人说,群租前期认定期间,一些二房东闭门不出,这给公安和房管部门的取证带来困难。而正如上述事例中蒋先生的情况,房屋租赁合同只有通过民事诉讼才能解除,但法院的诉讼流程复杂,诉讼期长,有时甚至需要半年或更久,这使得相关利益受害者不愿意走诉讼程序,导致群租现象反溯回潮。

对此,街道将用好春节前这个“窗口期”继续打“持久战”,通过探索“无群租小区”挂牌等方式,进一步巩固群租整治成果,防止返潮现象。


约谈企业劝退“群租宿舍”


群租根治难的核心原因是,违法成本很低,价格便宜的隔板和高低床,重新搭建只需几小时,早上整治好,晚上就又搭建,更别提那些“软隔断”,但房租费利润却很高。还有的二房东租下同一个小区的多套住房,集中进行隔断改造,以此摊薄成本,形成一条产业链。

街道整治时还发现一个现象,由于长风地区商务楼、购物中心聚集,不少公司和餐饮店从二房东那里租下群租房,作为员工宿舍,这对于二房东来说,利润更高而管理成本更低。

整治组发现,一些租给快递、外卖员工的宿舍群租隐患更大。由于员工们工作时间长,这类群租房里竟连隔间和高低床都省了,而是打了一个个地铺,窗外“飞线”给电瓶车充电的危险现象也很普遍。

一次,街道根据居民拨打12345电话的信息,来到某小区一套两房两厅的老旧商品房查看,结果发现里面住了二十来人,都是附近一家餐饮企业的员工。一些上夜班的员工还在睡觉,对于整治人员上门很是反感,差点动起手。

街道有关领导牵头与企业负责人会面,宣传法律法规、讲述安全隐患,动员企业退租这套住房。这家企业负责人很配合,表示原本只想就近安置员工,图个方便和省钱,真没考虑那么周全。很快,企业员工们就搬离了群租房。

今年,长风街道还将在这场“猫鼠游戏”中获取更多主动权。联合整治过程中,由于群租房整治需要一系列证据链的资料收集,包括居委会查看、房管办调查产权、上下家出示合同等,此后房管办才能上门张贴整改期限后自行整改,多部门联合整改告知,最后再启动联合整治程序。街道将进一步牵头压缩前期流程,缩短责令整改的时间限度,提高各环节运作效率,提升治理效率。此外,对于不配合的二房东和房客,将就事态恶劣的程度上报情况,将涉事人员与居住证积分、住房保障等相关联,将群租与信用登记制度相关联,加强对群租的全方位监管。

栏目主编:栾吟之 文字编辑:栾吟之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