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金星:“我做下里巴人的事,是为了养活这支阳春白雪的舞团”
分享至:
 (50)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可欣 2019-12-23 11:28
摘要:在化妆的间隙,金星和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聊了聊她的舞蹈团和她对现代舞的看法。

刚刚过去的上周末,在上海大剧院座无虚席的金星舞蹈团20周年特别演出,向观众展示了20年来金星舞蹈团对现代舞的探索以及收获的成果,并通过舞蹈与观众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对谈。金星也带来了她的代表作品《半梦》,她说:“这次来看演出的观众是见证了一个历史时刻,金姐最后一次在舞台上跳《半梦》了,以后不跳了。”

首场演完,一个德国男人掉眼泪了

这次的首场演出,金星的丈夫汉斯也来到现场观看了表演。演出结束,金星带着舞团的所有演员站在台上一遍遍的谢幕,汉斯在台下眼泪也随之落下。金星不解的问到:“你不是看了很多遍吗?为什么还会掉眼泪?”汉斯回答道:“因为我坐在观众席上,见证了这20年里,你有几次都在放弃的边缘了,但最后都没有放弃。”

记者向金星问到在最初创办舞团之际的预期是什么的时候?她只给了四个字的回答——“没有预期

我的创作,一定是和我的教育背景或者成长环境是有关系的

《红与黑》表演片段

1998年获得文化部“文华奖”的首个现代舞作品《红与黑》,也在这次演出的节目单上。《红与黑》这部作品展现了上个世纪中国舞蹈艺术的审美趋势,我们可以在这部作品中感受到中国武术的力量感、京剧节奏以及中国传统舞蹈的形式。

“一个现代舞人,包括我自己的创作,一定是和我的教育背景或者成长环境是有关系的。因为我是古典舞演员出身,中国的古典舞演员接受的教育是中国的武术、京剧、传统舞蹈,不能说我学了现代舞以后,把我从前所接受的教育都给扔掉了。我在想怎么能把我以前接受的教育、文化和成长背景等等融入到我的创作中来,那就出现了95年的《红与黑》,特别典型的中国人的发力方式、表达方式,而且具有中国最突出的两个色彩——黑色和红色,这是我成长过程中所看到的颜色。”金星畅谈了当年的创作构思。

中国的舞蹈家包括我本人在内,创作不出来这个舞蹈

《笼中鸟》表演片段

《笼中鸟》是荷兰编舞亚瑟·库克兰与金星舞蹈团的舞蹈演员们合作的舞蹈作品。演出时,音乐一起,就能感受到这部作品的与众不同。它是一种实验性的舞蹈作品,这位荷兰编舞用鸟群来表现人群,并且提炼了社会中诸多复杂的属性,把它们放进了一个舞台、一个舞蹈中来呈现。这个舞蹈在编排上,用模拟飞鸟队形的变换来表现人类社会中的个体与集体、同化与差异化、随波逐流与特立独行等等真实属性,但却没有指出具体的社会矛盾与社会问题,只是把社会压缩进舞蹈中,让观众自己去体会。

对于这个作品金星也是诸多感慨,中国的舞蹈家包括我本人在内,创作不出来这个舞蹈,我们没有这么大的自由性,也没有这么大的自由环境。只有西方人,他们的成长环境是相对自由的,所以他(亚瑟·库克兰)把所有的想象融入到这个舞蹈当中,使观众看到了这么多的层面。所以创作氛围和创作环境,直接影响了那个地方的人的创作的理念。当我看到有这种可能性的时候,我就想能不能把他们(的理念)给拿进来,用他们的方法来创作,结果我们中国的观众也是接受这个作品的。

现代舞是让很多舞者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种自由的表达方式

舞者们是这样放松身体,与自己的身体对话的

重新认识你的身体,要去认识它,不要去透支它,要和你的身体交朋友。然后和你的身体共同去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语言,这就是你的舞蹈语汇。这是我建立这个舞蹈团的目的,大家一起来分享自己的感受。

现代舞在中国的起步较晚。掣肘中国现代舞发展的并非舞者的“技术硬件”,而是表达的“思想软件”。一些舞者从抱着到金星舞蹈团看一看的心态,最后决定留下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被金星教演员打开身体的方式所吸引。这种方式是他们以前没有见过的,像一个刚睡醒的人那样,伸着懒腰,一点一点的把身体唤醒,与传统的扶着把杆压腿擦地是完全不同的方式。还有一个原因是金星舞蹈团鼓励舞者寻找属于自己的舞蹈语汇,是自由的,每个舞者都要和别人不同。

“这两天演出之前,排练完我还跟演员说,我知道为什么这个舞蹈团坚持了20年,是为了观众吗?别说的那么伟大。因为我在底下看你们跳舞的时候有一种幸福感,我是为了让我自己更加的幸福,所以我才坚持到现在。”金星说。

栏目主编:章迪思 文字编辑:杨可欣 题图来源:蒋迪雯
图片摄影:蒋迪雯
上观新闻 杨可欣 摄影报道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