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艺清单 > 文章详情
妻子为救丈夫伪造字据借债,当秘密揭开,她何去何从
分享至:
 (1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诸葛漪 2019-12-14 20:30
摘要:“首先我是一个人,和你一样的一个人。”

“一百多年前的戏剧,放到现在讨论的问题仍然是个问题,这足以说明问题”“舞台大胆创新,本身就带有自身的矛盾冲突,于是让故事的发生变得更有意思了”……易卜生戏剧代表作品《玩偶之家》12月13日首演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戏剧沙龙,让当代观众心有戚戚焉。

拥有美满的婚姻、可爱的孩子、宠爱自己的丈夫、可以倾诉的朋友……生活,是否就会圆满?《玩偶之家》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丈夫海尔茂即将升任银行经理,这个消息让被拮据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家庭迎来转机,妻子娜拉所有的梦想似乎已经近在眼前。但在圣诞夜前夕,叩开家门的不是圣诞老人,而是柯洛克斯泰。原来,几年前娜拉为了救海尔茂的性命,通过伪造字据向柯洛克斯泰借债。柯洛克斯泰为了保住银行职位,威胁要向海尔茂揭开这个秘密。娜拉长久以来的幻觉被层层剥落:在海尔茂面前,她从来没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而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

1879年,《玩偶之家》剧本刚出版两周,便在丹麦哥本哈根上演。挪威评论家埃里克·贝格大赞易卜生的创意和技术:“没有慷慨激昂的话语,没有高涨的戏剧行为,没有一滴血,甚至没有一滴眼泪。”但每场演出都爆满。娜拉离家出走与戏剧惯例背离,她在离家时“砰”一声关上门,已成为该剧符号。美国作家詹姆斯·胡内克赞誉,“那扇‘砰的’关上的门在世界屋顶上回荡。”

“五四”新文化运动期间,中国也开始上演《玩偶之家》。1918年《新青年》出版“易卜生专号”,让中国人知道了西方有个女性名叫“娜拉”,她敢于反抗性别歧视并勇敢地离家出走,摆脱了受制于夫权束缚的“玩偶”命运。鲁迅、胡适、茅盾从不同角度对《玩偶之家》进行解读和价值评判,折射出他们对女性解放的新思考。

这版《玩偶之家》是导演王欢继《情书》《欲望号街车》后在上话执导的第三部作品,主演龚晓与沈磊曾在《奥里安娜》《步步惊心》等多部话剧和配音作品中有过默契合作。原江苏省话剧院院长、国家一级演员杨宁饰演阮克医生,温阳、王也农、王华等演员加盟该剧。

王欢想借《玩偶之家》探究“婚姻”,“在我们亲手建立的‘最亲密关系’中,如何看得见对方眼中的自己?”谈及这版《玩偶之家》特别之处,他表示,“每个时代被重新翻开的《玩偶之家》,都应该有它的不同。易卜生没有把《玩偶之家》定为‘女权主义’作品,我想是时候去掸掉灰尘,重新来看一看这个今天依然在发生且呈蔓延之势的故事。我对主题解读会走向婚姻中的成长和人对自我的审视。不论排经典还是排原创,我只能也只想讲我们自己的故事,我们所处时代的故事。我是观众里的一个,也是故事里的一个。这版《玩偶之家》是中国的,也会是当下的。”

《玩偶之家》舞美空间被设计成了一个“家”,客厅、卧室和书房之间没有分割,六位演员穿梭其间。墙壁、桌椅、壁炉、书架等都被涂成白色,仿佛容不下任何秘密。一切看似日常,种种细节却又透出危险与怪诞:姿态乖张的树从客厅长出,似乎下一秒就要掀翻屋顶;气氛本该温馨的圣诞舞会上播放着诡异的电子音乐,角色们戴着动物头套盛装出席,如玩偶般与自己的影子共舞。当娜拉的秘密被揭开后,整个空间在舞台装置作用下开始扭曲变形,地板升起,家具纷纷坠落,演员被悬挂在半空。

栏目主编:李君娜 文字编辑:张熠 图片编辑:邵竞
本文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