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观见 > 文章详情
【观见】有一些“原罪”不能被宽恕
分享至:
 (6)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尤莼洁 2016-05-03 09:48
摘要:如果说“原罪”只是践踏底线一次,那么在魏则西事件中,我们看到的是“原罪”成为了一种惯性,再三践踏“底线”。

 

在魏则西之前,以虚假广告牟利的莆田系、用竞价排名赚钱的百度、转包了科室的武警医院……已经存在日久,受骗者众。

 

一个21岁年轻人的死去,残忍、尖锐,终于刺穿了横跨数个行业的妖艳脓疮。

 

这个脓疮在莆田系,是虚假医疗广告、过度治疗。从江湖郎中、送子观音再到男科圣手,即便到今日已“创办高端品牌的连锁医疗机构,建立大型三甲医院,获得JCI认证”,已在资本市场圈钱亿万,但还在把病人当羔羊。

 

这脓疮对百度,是竞价排名带来的劣质信息。这种由客户购买关键字排名,按点击量计费的服务,是百度的赢利支柱,却也屡次让百度陷入“作恶帮凶”的困境。

 

这脓疮于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是创收和有偿服务。外包的科室,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

 

——这是个合谋逐利的故事,而魏则西不幸成为了牺牲者。

 

它令人想起马克思的经典名言,资本的原始积累是“血淋淋的”,“原始积累在政治经济学中所起的作用,同原罪在神学中所起的作用几乎是一样的。亚当吃了苹果,人类就有罪了。”

 

按理说,“原罪”未必完全适合用来形容魏则西事件,因为其中两个主要的角色——百度和莆田系医院,都已经过了原始积累的阶段。

 

但这件事中,资本游走在法制边缘、无底线地坑害消费者,攫取高额利润而违背良知、伤害健康、甚至戮害生命……这些,与“原罪”何其相似。

 

而资本的掠夺,与企业的壮大又息息相关:莆田系正是靠虚假广告起家,百度也正是在竞价排名后步入企业发展的快车道。

 

当然,像莆田系和百度这样的民营资本,其原始积累有自己独特的社会语境。和马克思当年论述的英国不同,中国企业在早期某些冲撞乃至冲破体制陈规陋习的行为,并不能抛开当时的环境,简单地站在道德高点上批判或清算。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大多数企业原罪问题的考证,其意义应是日渐淡化的。

 

事实上,连莆田系自己都是希望抛弃“原罪”的。他们中的一些佼佼者已经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注册公司,把原来的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更名为医疗公司、管理集团,还有的开始托管一些国有医院。

 

百度也曾试图弥补竞价排名的缺憾。比如李彦宏曾诚恳地表示“与垃圾信息、网络欺诈进行最艰苦的技术斗争”,比如在百度贴吧事件后引入“质量度”这一规则,次序不再由出价唯一决定。

 

然而,魏则西的死,分明揭示了这些努力的失败。

 

这件事的令人愤怒之处并不在于它多么地惊世骇俗,而是它的背后潜藏着无数类似的故事,重复了许多年。

 

如果说“原罪”只是践踏底线一次,那么在这次事件中,我们看到的是“原罪”成为了一种惯性,再三践踏“底线”

 

我理解这种惯性一是因为利润的巨大诱惑,二是监管的缺失。在一次次与监管博弈中,有人摸索出了一条可悲的规则:不遵守底线带来的暴利,即便扣除可能受到的惩罚,也大于遵守底线获得的收益。有这种鼓励“破坏性”发展的逻辑,必然会创造出适应它的各种恶行。

 

资本在谋取利润的道路上是不是一定会有道德上的瑕疵? 亚当斯密曾寄望于“利他”的道德情操永远地种植在人的心灵,而马克斯·韦伯试图用新教伦理拯救资本主义道德的坍塌。但现实世界之中,最终是法律惩罚了邪恶的商业行为,保护了弱小的个体,规定了资本的界限与底线。

 

在已经改革开放了30余年的今天再来讲资本的原罪,其实是不适宜的。但我们无法容忍的是,那些原始的手段仍在随着时间而继续。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不能不承认,有些领域就是有洁癖的如果在一些事关生命的行业,有人不仅长期以欺骗和戮害积累大量财富,还能通过并购、上市等手段洗白自己,那么,伤害的就不只是那些被欺骗的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相关文章
评论(1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