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上海陆家嘴金茂大厦里一家“五星级”月子会所“跑路”,40个家庭“踩雷”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19-07-04 18:10
摘要:期盼中的“五星级”月子服务,随着这家名为“亲子悦”的月子会所人去楼空而化为泡影。

“住五星级酒店”“俯瞰陆家嘴”“吃五星级的月子餐”……今年3月,申城市民李先生为即将生产的妻子,预订了位于陆家嘴金茂大厦里一家条件绝佳的月子会所。可眼下,期盼中的“五星级”月子服务,随着这家名为“亲子悦”的月子会所人去楼空而化为泡影,李先生不得不匆忙为妻子重新选择一家。

今年6月起,申城12345市民服务热线连续接到多位市民求助。和李先生一样,他们都是“亲子悦”的客户,支付的费用从5万至10余万不等。而据初步估算,急欲讨还预订款的约有40个家庭。

金茂大厦是上海的地标建筑,是陆家嘴“三件套”之一。能在里面开出来的月子会所,可信度自然加分。而据了解,这家月子会所今年1月份刚刚开张。才半年不到,为何就卷款跑路了?


不声不响关了门

李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今年1月,李先生的妻子怀孕后在社区登记建卡时,被拉入了一个孕妈群。群内有人介绍,陆家嘴金茂大厦里的“亲子悦”月子会所正在“搞活动”,有优惠,价格折算下来和其他地方差不多。1月底,李先生前往金茂大厦实地查看。他被带到76层,看起来月子会所是租下了金茂君悦酒店的一层楼面,大部分房间都是空的,还没产妇入住。

当时,月子会所的销售负责人郭某向李先生介绍情况。她说,酒店的76、77、78三层均被他们包下,且“亲子悦”已开了一年多,生意很好,“天天房间都是满的”。产妇入住后,除了陆家嘴的环境、酒店的五星级服务,还能享受到国妇婴医生指导咨询、形体修复、心理辅导等一系列增值服务。李先生听了觉得“很满意”。

3月30日,和家人商量后,李先生带着妻子再次前往“亲子悦”,打算付款预订42天的月子服务。签合同预订时,月子会所要求李先生必须先支付10万总价,待入住后,月子会所再退还3万作为优惠,李先生则提出能否“实价”支付。协商后,李先生支付69800元,与“亲子悦”签订了“服务合同”。付款后,“亲子悦”提供了一张收据,称发票待入住后再开。

△李先生出具的服务合同。

安心待产中,意外发生了。6月初一天晚上8时许,李先生妻子所在的孕妈群内,突然有人说“亲子悦”关门了。原来,有产妇预产期提前,联系月子会所安排预留房间,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跑去金茂大厦一看顿时傻眼:76楼已经人去楼空,原先的各种装饰、育婴设施也搬走了。

李先生连忙联系当时的销售负责人郭某问个究竟,发微信未回复,电话打通后无人接听。一夜未眠后,第二天,李先生请假赶往金茂大厦。一问酒店才得知,“亲子悦”已于5月底结束经营关门,并自行搬离。而关门的信息并未主动通知任何一位客户。


承诺退钱未兑现

月子会所关门了,预付的数万元费用拿得回来吗?由于手上只有郭某的电话,李先生和妻子反复联系郭某,催促退款事宜。李先生称,郭某大部分电话并不接听,但电话一直是畅通的。

6月12日,郭某给李先生等客户每人发来一张“亲子悦退款单(内部使用)”的照片,照片中是一份手写的退款单。退款单上,除了客户姓名、金额、合同编号外,还注明了退款理由为“甲方无法入住,乙方全额退款”,落款为销售总监郭某的签名。郭某承诺,将根据退款单,在7至10个工作日内,为40位客户完成退款。

△郭某给客户发来的退款单。

其实这只是“缓兵之计”。等待无果后,6月22日前后,李先生妻子再次通过微信联系郭某,询问退款事宜。微信中,郭某又称“正与董事长讨论如何妥善安排”。对于李先生妻子提出的“合同诈骗”等指控,郭某予以否认,称若要诈骗,早就“消失”不回任何消息了。

“一直在找各种理由拖着,一会说申请银行贷款,一会请大家别逼她,至今没人拿到过退款”,李先生告诉记者。而与此同时,李先生也试图与金茂君悦酒店沟通,寻求退款可能性。据李先生称,酒店虽不太配合,但仍然透露了一些信息。据称,月子会所曾号称已开业一年多,但实际上,“亲子悦”去年12月才与酒店签约,今年1月1日进驻,双方合同期限为半年。5月初,“亲子悦”单方面提出解约,提前结束合同,此后便发生了5月底月子会所关门一事。沟通中,酒店称月子会所仍拖欠着部分房费。对此说法,李先生当面质疑:“既然欠着房费,酒店岂会轻易让对方搬离?”君悦酒店对此并未正面回应,只是反复催促李先生去“报警”。

△郭某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退款。

7月3日,记者也前往君悦酒店了解情况。金茂大厦76楼一名保洁员告诉记者,76楼此前确实是被一家月子会所包下,但早已恢复为正常客房。记者随后又返回酒店前台询问,前台先是否认76楼曾开过月子会所,记者要求其与管理人员确认,前台随后回复记者:“开过月子会所,但现在已与酒店无关。”

△金茂大厦76楼已改为了酒店正常房间。


“上海的亏空比较大”

对于关门的原因,郭某曾解释为“君悦酒店欲涨价,月子会所难以承受,所以才提前终止合同”。但在君悦酒店保洁人员口中,记者得知“亲子悦”开设期间其实生意并不太好。这是否是月子会所关门的真实原因?受害者的预付款最终能否讨回?

李先生提供了郭某的电话,这是归属地为山西太原的一个手机号。拨打过去,郭某接听了。得知记者的身份和来意,她顿时语气警觉:“谁说我们跑路,他有证据吗?我们肯定继续经营的。”扔下一句“为什么关门,你去找警方了解吧”之后,她挂断了电话。

据了解,“亲子悦”月子会所的运营公司为“上海亲子悦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李某。企业工商登记信息的关联信息显示,李某也是山西太原“山西亲子悦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通过查询点评网得知,在山西太原,显示有三家名为“亲子悦”的月子会所在经营,分别为“亲子悦母婴会所”“亲子悦月子会所”“亲子悦月子中心”。山西的“亲子悦”和金茂大厦内的是什么关系?

记者一一致电山西太原这3家会所。据称,山西和上海的“亲子悦”,老板是同一人李某,但“两地经营相对分开”。山西“亲子悦月子中心”一名负责人称,李某以每月预付80万元的价格,包下金茂君悦酒店的部分房间开设月子会所,但“生意不好,亏空较大”,导致资金链断裂关门。据该负责人透露,“亲子悦”在金茂君悦酒店交有一笔房间押金,李某原本打算利用这笔押金退还一部分预订款,但双方就押金存在争执,“没有协商下来”。据称,太原的“亲子悦”目前经营稳定,但是否会用太原的资金来为上海的客户退款,不得而知。

在上海12345市民服务热线,记者看到市场监管部门在相关投诉下方回复,称接到消费者投诉之后先后来到这家公司的经营所在地和注册地,但都没有找到公司负责人以及工作人员,目前已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予以公示。同时,李先生等人也先后前往陆家嘴派出所报案,相关信息已转交给公安经侦部门进一步调查。此外,40个家庭中已有20余个家庭联合聘请律师,将起诉“亲子悦”及相关股东,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