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乌克兰新总统就职,不走寻常路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19-05-21 21:01
摘要:乌克兰的命运何尝不是被种种“暗影”摆布?

步行前往议会、毫无隔阂地与民众互动,甚至和他们“一起嗨、玩自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或许不会想到,这些在自己主演的热播剧《人民公仆》中的经典桥段,如今居然成为了现实。

 

20日,这位喜剧演员出身的新晋总统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就职典礼,他和支持者击掌、跳起来亲吻民众,就像他扮演的历史老师那样,亲和力爆棚。不过在接下来的任期内,要完成他就职后宣布的两项任务:实现顿巴斯地区停火和寻求解散议会,光靠击掌、亲吻显然远远不够。这位41岁的“政治新秀”面临巨大的挑战。

 

“瓦夏”来了

 

泽连斯基出生于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大学专业是法律,毕业后从事娱乐传媒行业,逐渐成为乌克兰著名演员、电视主持人。2015年开播的讽刺喜剧《人民公仆》更让他名声大噪。泽连斯基在剧中扮演一名刚正不阿的历史老师瓦夏,阴差阳错当上总统后对腐败和寡头干政重拳出击。

 

之后,泽连斯基的人生出现戏剧性转折,他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参选总统,并“一路开挂”。他的政党就叫做“人民公仆党”——与讽刺剧剧名一样。在选举中,泽连斯基借“剧”发挥,成功运用了剧中的“清廉总统”形象,大打反腐牌,提出一些符合底层民众心理的口号,最终收割大量“粉丝”,赢得73%的高支持率。

 

在20日的就职典礼上,泽连斯基“故伎重施”,又“复制”起《人民公仆》中的桥段,显得十分“接地气”。他没有像他的“前任”一样乘汽车去就职,而是在少量保镖护卫下步行前往议会。(剧中瓦夏乘公交或步行上班,并轰走卫队,只让1位保镖陪同)

 

根据外媒的说法,当天泽连斯基是从附近的马林斯基公园步行去参加宣誓仪式的。他出现在公园中引发了人群的欢呼声和掌声,人们高呼“泽连斯基”,“胜利将是我们的。”目击者描述,当天通往乌克兰议会大厦的道路事先被1米来高的布围起来,泽连斯基走在过道上,热情地和尖叫的群众打招呼。他轻揍这个人一拳,缓拍那个人肩膀一下,还和一名女性支持者一起自拍,场面相当热烈。

 

“有一刻,他甚至跳起来亲吻一名男士的前额,”英国广播公司(BBC)写道,“随后,他避开了车队,步行去了他的新办公室。”BBC称,这种同传统政客、“建制派”迥然相异的“局外人”气质,恰恰是帮助泽连斯基在上月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法宝,深深吸引和感染了民众。

 

“金句”成群

 

走完宣誓程序后,泽连斯基在最高拉达会议厅发表第一次讲话。演讲不时有“金句”爆出,虽然不如剧中的历史老师那样积淀深厚、话藏机锋,却也个性十足,可圈可点:

 

——谈职业抱负:“在生活中,我一直尽力让乌克兰人发笑。今后五年,我将付出一切,不让乌克兰人哭泣。”

 

——谈国家振兴:“我们必须在足球上成为冰岛人,在保卫祖国上成为以色列人,在技术上成为日本人,在彼此幸福相处的能力上成为瑞士人——不论存在什么分歧。”

 

——谈官员作风:“我希望办公室内别再悬挂总统照片。总统不是圣像。请你们挂上自己孩子们的照片吧,在做每个决定前请看着他们的眼睛。”

 

——谈从严监管:泽连斯基要求剥夺议员刑事诉讼豁免权,这样他们就可以因腐败而受审。“你们有两个月的时间,去做,你们就会得到奖牌。”

 

——谈腐败顽疾:他指责乌克兰政界人士“创造了一个充满机会的国家——偷窃、贿赂和掠夺的机会。”

 

——谈乌克兰问题:在讲到乌东部冲突问题时,泽连斯基的乌克兰语切换成俄语:“我相信,要开启这场对话,我们必须看到所有乌克兰囚犯回归。”当“双语转换”遭到一名议员诘问时,泽连斯基冷嘲热讽地说:“利亚什科先生,谢谢你继续分裂国家。”

 

在点评“泽连斯基语录”时,乌克兰政治学家、社会转型研究所所长奥列格·索斯金对俄“卫星网”表示,泽连斯基的喜剧演员生涯,使他的言辞风格独树一帜,但说什么并不重要,需要观察后续的具体行动。在索斯金看来,新总统将采取强硬和深思熟虑的行动,而“非建制派”的特点也会让他更难以捉摸。

 

还有评论指出,泽连斯基的言辞和语调非常接近萨卡什维利在格鲁吉亚掌权时的言辞——同样的决心,同样的打击腐败的愿望,同样的与“搞总统个人崇拜”的斗争。

 

事实上,除了有棱有角的言辞,泽连斯基新官上任第一天还烧了三把“火”。

 

一是要求议员们支持一份提案,即解除现任国防部长、国家安全局局长和总检察长的职务。

 

在泽连斯基看来,这三人是离任总统波罗申科的盟友。法新社报道,国防部长斯捷潘·波尔托拉克和国家安全局局长瓦西里·格里察克随后递交辞呈。

 

泽连斯基还敦促所有内阁成员辞职,要求他们“把职位空出来,留给那些为下一代人、而不是为下一届选举考虑的人”。

 

二是呼吁议员们表决通过两部法案,其一是剥夺议员刑事诉讼豁免权,另一是禁止政府官员非法致富。

 

三是表明了在不远的将来解散议会的态度。泽连斯基宣布,他的第一道命令将是解散议会。乌克兰激进党领导人利亚什科称,泽连斯基邀请议会党团5月21日就解散议会举行磋商。根据乌克兰法律,议会在总统宣布解散后还将继续运行2个月,且总统应在签署相关法律前与议会主席、副主席和各党团领导人举行磋商。

 

俄媒称,新一届议会选举定于10月27日举行,但也可能提前至7月14日。

 

没有“蜜月”

 

对于泽连斯基的“内政组合拳”,俄“报纸网”评论道,泽连斯基正在开启一场自上而下的“广场运动”,对权力机构采取了最激进的“重新格式化”政策,但他也似乎意识到了这一政治革命的风险。

 

不得不说,泽连斯基想对权力架构来一场“大换血”,也是被逼无奈。尽管他高票战胜了波罗申科,但“人民公仆党”刚创建不久,在本届议会没有席位,这成为他的短板。2014年,乌克兰开始实施议会总统制,总统权力大幅缩小,议会和政府对总统的制约力增强。如果不能掌控议会的大局,泽连斯基这个总统说穿了可能连“跛脚鸭”都不如,随时有“凉凉”的风险。

 

相反地,他的政治对手波罗申科虽然在大选中不敌,但“根基”尚存。目前议会由“波罗申科集团”和“人民阵线党”等力量主导。光听名字就可以想见前者与波罗申科的利益关系。因此,没有盟友的泽连斯基与树大根深的“前朝元老”们间的对手戏,看来是势不可免。

 

俄媒称,事实上,泽连斯基早就做好了解散议会的准备,甚至拟定了命令,但根据乌克兰宪法,如果议会任期距离届满不足半年,议会不能自行解散。本届议会11月27日结束任期。这样一算,5月28日将成为解散议会的最终期限。只是,“人民阵线党”17日退出与波罗申科所属政党结成的执政联盟,一个月内才能重新组成执政联盟。如此一来,几乎封杀了泽连斯基解散议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的可能性。

 

“泽连斯基与现行的权力架构间不会有蜜月期,”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指出,“他需要尽快举行议会选举,构建一个愿意与他合作的议会。组建新议会是他的首要任务。”

 

上海社科院上合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李立凡认为,泽连斯基想在议会赢得30%—40%的支持,且拒绝联合政府,总的意图是大幅拓展施政空间,但难度看似较大,关键是能否利用他刚刚上任的人气,吸引波罗申科等其他党派的人支持或转投“人民公仆党”。一个好消息是,眼下波罗申科和前总理季莫申科似乎均没有大的“狙杀”行动,都在静观其变。

 

从就职演讲中释放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是,泽连斯基呼吁所有生活在国外的乌克兰人(包括无国籍者)返回家园,承诺给予他们乌克兰公民身份。李立凡认为,泽连斯基有着“乌版里根”之称(里根同样从演员走上美国总统之路,泽连斯基的就职演讲中也引用了里根的名言),感觉泽连斯基似乎在学习里根和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里根时代有弥合跨党分歧、共同对抗苏联的传统,而纳扎尔巴耶夫则有鼓励异国同胞回流的政策。“说明泽连斯基意识到国家缺乏人才的困境,着眼于吸引乌克兰精英回国,改善国家的竞争力。”

 

“事实上,泽连斯基的主要挑战不止于对付波罗申科时代的关键权力人物,还可能遭到寡头的复仇。”俄罗斯媒体指出,“没有一位乌克兰总统能与乌克兰最大的寡头竞争,他们才是基辅真正的主人。”

 

分析人士认为,总统执政不仅受到政府和议会制约,也受到国内经济寡头、大国干涉等因素影响。由于权力的分散化和碎片化,总统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要想有所作为难度系数很大。腐败问题、政治内斗、经济发展、民生问题……都将成为泽连斯基在内政领域的拦路虎。

 

难脱“暗影”

 

泽连斯基的外交压力也不小。

 

在就职仪式上,泽连斯基说第一项任务是在顿巴斯实现停火,开启这一和平进程能够促使乌克兰囚犯返回家园。他重申乌克兰政府既有立场,即不承认东部地区创建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以及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

 

同时,他还曾公开表示,希望欧盟和美国对俄施加更多制裁,并流露出把美国纳入“乌克兰问题”谈判进程的念头。他的就职典礼也没有邀请俄方参加。就在几天前,乌克兰最高拉达还通过了“国家语言法案”,规定乌克兰语是乌唯一官方语言,被视为又一项“去俄罗斯化”举措。

 

乌方的种种举动也引起俄罗斯方面“硬对”。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说,总统普京不打算祝贺泽连斯基就职,他将在泽连斯基应对乌克兰东部冲突取得首场胜利时祝贺他。

 

眼下,俄罗斯方面对乌克兰政局变化采取静观其变的态度。克里姆林宫清楚,泽连斯基刚上台,不会快速调整对俄关系,这样他无法对乌民众和精英层交代。而普京也不会退让,前不久的“护照政令”就被西方媒体视作对泽连斯基“示威”。但专家认为,随着泽连斯基执政时间的持续,双方在下半年可能做出一些缓和关系的举动,毕竟俄乌在过境能源运输方面还是有可合作的空间,而双方达成明斯克协议、实现停火和交换俘虏也符合共同利益。

 

谈及美国因素,李立凡指出,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力度并没有加大,乌克兰事务在美国外交议程设定中的地位类似“小卒”,“过不过河”无所谓。正像一些俄罗斯媒体指出的,在大选临近的关键时刻,人们强烈怀疑特朗普政府是否准备认真改变其介入乌克兰危机的方式。

 

况且,眼下美俄关系出现微妙变化,特朗普更加难以对乌克兰“上心”。最近一系列迹象耐人寻味——美国的驻乌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刚刚卸任,很可能在下次美国大选前,只有一个临时代理人充当大使与乌克兰互动。日前,又发生了乌克兰接受美国军援,但拿到手的装备性能却被“阉割”的“悲喜剧”……乌克兰要完全投入美国怀抱,可要留个心眼。

 

再看欧洲。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李新指出,乌克兰要抱欧洲大腿前景同样不乐观,欧盟对吸纳乌克兰有先决条件,要求其进行国内结构改革,包括改变寡头集团与政治精英集团勾连的畸形政经结构。但乌克兰历届政府都没能完成这一“不可能的任务”,在欧洲出现难民潮、英国“脱欧”等棘手问题的当下,欧盟更不可能接过乌克兰这个“无底洞”包袱。

 

有道是,“戏里戏外皆人生”。在《人民公仆》中,泽连斯基扮演的瓦夏有故布疑阵、戏弄行贿者的得意,也有面对执政团队毫无经验的“酸爽”,更有应对各种讨债风波、无厘头事件的苦涩。在这些酸甜苦辣中,种种在背后操控事件的“暗影”总会不时浮现荧幕。其实,乌克兰的命运何尝不是被种种“暗影”摆布?在各色力量的明争暗斗中,泽连斯基将继续演绎他的喜、他的忧。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图片编辑:项建英
图片来源:新华社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