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户口簿改户主,申城市民又遇证明“我爸是我爸”难题!数据跑路代替百姓跑腿还得多久?
分享至:
 (8)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19-05-10 17:55
摘要:“证明”本身没有错,但谁来证明、怎么证明值得探究。

“户口簿上只有爷爷和我们一家子,爷爷去世了,户主自然而然就是我父亲。”  

 

没想到,这看似“自然而然”的改户主一事,办起来却不容易。上海宝山区杨行镇的黄女士日前通过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称最近一家人已经前往属地派出所两次,却仍未能办成将户主由去世的爷爷改成父亲这件事,卡就卡在了如何证明黄女士和父亲之间的“父女”关系上。和网络上屡见不鲜的证明“我爸是我爸”的难题,如出一辙。

 

倒也不是故意刁难,“证明”本身没有错,但谁来证明、怎么证明值得探究。当前,包括公安部门在内,申城各个部门都在努力优化办事流程,整合线上线下服务渠道,减少群众提交证明的数量,提升群众办事的便利度。证明“我爸是我爸”这样的“难题”,是否有了解决方案?

 


证明“父女关系”卡了壳

 

黄女士讲述了她办事的过程。5月4日,她和父母亲带着原户口簿和三人的身份证,前往杨泰路上的杨行派出所户籍窗口,办理更改户主一事。填写相关表格后,窗口民警告知他们,当天办不了,理由是缺少了关系证明材料。即必须提供相关材料,证明黄女士和黄女士的母亲作为户内人员与新户主之间的关系,才能完成将户主更改为黄女士父亲的手续。考虑到时间久远,材料或许不好找,户籍窗口民警建议黄女士,可以待5月5日派出所档案室上班后,前往档案室查询当初办理户籍登记时留档的相关材料。如果查到有现成的,那就不需要自己准备了。  

 

5月5日,黄女士的父亲再次来到杨行派出所。档案室工作人员翻找后,告知他相关纸质档案没有查询到,无奈,相关证明材料只能由他们自行提供了。  

 

回家一番翻找,总算是翻出来了黄女士父母亲当年的结婚证,黄女士父母亲之间的夫妻关系算是“证实”了。但黄女士和父亲之间的父女关系有点不好证明:黄女士并非独生子女,还有一个姐姐,因此没有独生子女证。黄女士父母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黄女士出生时也没有办过出生证……  

 

家里实在找不出可以拿来作为证明的纸质材料。怎么办?一家人犯了愁。

 


有规定,确非有意为难

 

对于派出所的要求,黄女士有些不解:派出所的系统里,难道家庭成员不登记的吗?派出所若有迹可查,却非要让市民提供并不存在的证明材料,岂不是为难人吗?  

 

杨行派出所的户籍窗口民警否认了黄女士的说法。她告知记者,提供“更改后的户主与户内人员关系凭证”是办理变更户主业务必备的纸质材料之一,窗口按章办事,不存在“故意为难”一说。并且,杨行派出所档案室建于1958年,按理说1958年后的纸质资料应该都有留底,派出所已尽可能地减少市民递交材料的麻烦,进行了查找。只是或许因为早年户籍业务办理时流程比较简单,没有找到可用的存档资料。  

 

在“一网通办”的“办事指南”版块,记者看到“变更户主”业务所需的材料中,确实需要相关关系凭证,且注明必须是原件。但是,办事指南中也写有,“现户口簿能明确反映人员关系的,不需要提供相关凭证”。黄女士手中的户口簿上,除了去世的爷爷,就只有黄女士一家子。成员并不复杂,为什么不能拿来作为凭证呢?  

 

△图为“一网通办”网站“办事指南”版块中对“变更户主”业务的说明。

 

对此,派出所户籍窗口也进行了解释:现有户口簿上,反映的是黄女士和母亲与黄女士爷爷之间的关系。如黄女士的个人页上,关系一栏写的是“孙女”。但是,黄女士的爷爷共育有4个子女,仅凭“孙女”二字,并不能就此确认黄女士与父亲的父女关系。因而,派出所的要求并不过分。

 


期盼“数据跑路”早日实现

 

派出所建议,可以到黄女士或者黄女士父亲的单位,查找曾经填写的各类履历表或者人事档案,从中寻找“蛛丝马迹”。只要单位盖章确认真实,就可以作为证明材料。可是,黄女士告诉记者,父亲已退休多年,找单位已不太方便;自己的单位是一家民企,问过单位人事,对方一口回绝,明确称单位不具备出具这样的证明材料的能力。  

 

截至发稿前,黄女士仍未想出证明父女关系的解决之道。

 

今年,申城各大职能部门正在努力“以管理者为本位”向“以服务对象为本位”转变,目的是“让企业和群众办事像网购一样便利。”公安部门也先后推出了多项便民举措,如实现“户籍证明”开具“零次跑”;又如将人口、交通、出入境等50余种市民最常用办理的业务接入市政府“随申办”市民云App,方便市民“一网通办”等等。申城公安部门还承诺,今年将对标市政府“双减半”“双100”的目标,通过电子证照和数据共享应用,切实实现减时间、减环节、减材料、减跑动,提高群众和企业的获得感。  

 

在这样的背景下,黄女士希望,自己一家一直居住在杨行镇大黄村,家庭成员关系村里也比较熟悉,公安部门能否“变通”一下,向村委会进行核实,取代索要文字凭证。或者,干脆调阅人力资源等部门的数据,让“数据跑路”取代“百姓跑腿”。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