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一个北京保姆的自述:我要给女儿更好的生活,哪怕现在很累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赵青 2016-04-06 09:21
摘要:每天深夜是我最放松的时候,白天所有的压力、抱怨、烦躁,都会在这一刻停止。看着熟睡的小宽宽,我想到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她今天干什么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忘了我?

我的家在甘肃省天水市秦城区秦岭乡的大山里。娘家和婆家只有一山之隔,公婆都是没有文化却和蔼的老人,老公大大咧咧的,连在手机上打字都不会。只有初中文化的我本来也注定窝在大山之中。

2014年12月,宝贝女儿萌儿的出生,让我们一家子乐得合不拢嘴。宝贝出生3天后,因感冒造成呼吸困难。村里的赤脚医生不在家,去最近的乡卫生院天好的时候也要走3个小时,何况是大雪天,孩子抱过去也会冻坏的。我彻底崩溃,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公婆唯一能做的就是朝着麒麟山祷告。或许是公婆感动了麒麟山上的神灵,或许是感受到了妈妈撕心裂肺的痛,坚强的女儿硬是自己挺了过来。

 

事后一想起这事我就害怕,我不想女儿一辈子都靠着向神灵祈祷生活。我发誓起码要给她创造一个有医院看病、有学校念书的条件。

 

今年年初,我盘算着外出打工,碰巧听说甘肃省妇联与北京富平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合作的“贫困地区妇女劳务输出”项目,可以免费培训、帮助贫困家庭的女性到京就业。我心里一直很矛盾,不知道该不该放下孩子去外面,可又不想孩子一辈子像我一样生活。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我决定去北京做保姆。

 

2月26日是我出发去北京的日子。萌儿不知道妈妈要离开她,还是一样地闹腾、调皮。老公看起来很平静,公公婆婆话也不多说,但明显心里有些难过。我只想多抱抱女儿,多亲亲她,多逗逗她。

 

早饭后,我和老公去村后的麒麟山上香,希望神灵保佑我顺顺利利,平安回来,也保佑家里的每个人都健健康康的。山上的路不好走,脚不时陷到泥雪里。上香回来,婆婆做了只有特殊的日子才吃的“扁食”。她做了很多,我只吃了很少。

 

离开的时候,萌儿似乎意识到我要出远门,突然放声大哭。我强忍着扭身上了车,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车窗外,孩子哭,婆婆不停抹泪。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我彻夜未眠,一张一张地翻看女儿的照片,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她。

 

初来北京,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您好”,这句只有在电视里听过的话,让我瞬间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

 

培训课安排得很紧,老师教我们炒家常菜、老年护理、婴儿护理等。我更喜欢上理论课,教我们怎样和不同的客户相处,很受用。不过,多年在外漂泊,加上很久没有进课堂,我有点静不下心来,只盼着尽早结束培训。

 

半个月的培训结束后,在学校的帮助下,很快我就有了第一个客户。在去客户家的路上,我心里忐忑不安,不知自己会遇上什么样的客户,工作累不累。

 

客户家在长安街边,楼很新,家里有好几间卧室,客厅、厨房都非常宽敞。家里每个人给我的第一感觉都挺好,没有架子。我的工作主要是照看小宽宽,她两岁半,比萌儿大一岁。

 

起初两天,由于身体不适和工作量增加,我多年的肩周炎复发,觉得自己快扛不住了。第4天,客户在外地的亲戚结婚,我就随着这家人出了远门。这期间,我体会到工作的贵贱,体会到“做下人”的滋味。我一遍遍地问自己:过去做销售业绩也不错,怎么就落到这个地步?

 

我想到了换工作,不再做保姆。就在我将简历发到网上的那一刻,我突然想:社会最底层、最简单的工作都干不了,还有什么工作适合我?学校的李秀丽老师也发来短信鼓励我。整整一夜,我想通了。这些压力和委屈是自己造成的,自己看不起自己,而没有把工作放在第一位。

 

我在朋友圈里写下:碰到一点压力就把自己变成不堪重负的样子,碰到一点不确定性就把前途描摹成暗淡无光,碰到一点不开心就把它搞得似乎是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候,大概都只是为不想努力找的最拙劣的借口。没什么值得畏惧,你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你配不上自己的野心,也辜负了曾经历的苦难。

 

我打消了辞职的念头,和雇主之间的误会很快也都烟消云散了。现在工作之余,我们会一起谈论男人的品行、女人的穿着,也会因为喜欢同一首歌而激动地在厨房里手舞足蹈。

 

小宽宽多数时候跟我睡,我每晚都要起来两三次带她解手。说实话,很累,好在孩子很可爱。每当我累到不想说话的时候,她会问我:“阿姨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我安慰安慰你吧。”这个时候,我特别感动,也会想,萌儿会知道她的妈妈这么累吗,会理解妈妈这样做是为了她吗?

 

小宽宽会随口说几个英语单词,我自己的孩子不会张口英语、闭口诗词,这不是因为她不聪慧,而是我给她的条件限制了她的成长。这更坚定了我最初的决心,给她更好的生活,哪怕现在很累。

 

每天深夜是我最放松的时候,白天所有的压力、抱怨、烦躁,都会在这一刻停止,听着网络歌手侃侃的歌,觉得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看着熟睡的小宽宽,我想到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她今天干什么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忘了我?

 

题图来源:中国青年报  (转载自《中国青年报》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