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长租公寓“寓见”爆仓背后:什么“模式”让租房变成贷款,房东却一分钱也拿不到?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简工博 2018-11-28 17:00
摘要:他们明明都是受害者,却不得不站在了对立面。

11月10日深夜。在沪工作的23岁应届毕业生丁杰窝在租住的公寓里,瞟了一眼茶几上的电子钟,数字显示“23:55”。

 

他拿出手机,视线集中在手机淘宝的页面上,准备“双11”零点之际准时清空购物车,却被一阵咣当咣当的砸门声打断:“一周之内再不付房租,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这不是丁杰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况,甚至不是当晚第一次被房东砸门。“我们已经付了房租,要找你去找‘寓见’要钱。我们也是受害者。”隔着门板,丁杰和另外两个年轻租客在这天晚上第三次重复了这个回答。

 

何谓“寓见”?这是一个运营3年多的长租公寓“品牌”,看起来提供的是“房产管家”服务——房东将闲置房屋委托给寓见,由寓见统一装修、出租管理,租客每月将租金汇入寓见指定账户,再由寓见与房东结清。

 

这样的“长租公寓”管理模式,在房价高企的大中型城市里,正如雨后春笋一般快速生长蔓延。然而今年10月,一份“催款公告”赫然揭开寓见“爆仓”的问题和背后被隐匿的一环:寓见并非直接向租客收取租金,而是让租客与第三方网贷公司签下一份贷款协议,每月的租金其实是“还贷”。

 

因为爆仓,租客每月仍需偿还贷款,房东却无法再从寓见获得租金。丁杰与房东间的矛盾,正在大量寓见的客户之间上演。

 

他们明明都是受害者,却不得不站在了对立面。

 

“看上去很美”

 

在寓见曝出爆仓跑路的消息之前,丁杰和房东从未见面。寻找房源时,他的朋友推荐了寓见。“看了一些房源,还是长租公寓的好。装修比较新,设备比较全,还有专属管家服务。”今年7月1日,本科毕业的丁杰入职了宝山区一家企业,在多家装修陈旧晦暗的老房子中,寓见的公寓显得与众不同:敞亮、清新,近一百平米的新装修房月租金仅需4000元。

 

上网查询之后,他的感觉是“非常靠谱”“值得信任”。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4年的寓见公寓品牌是一个顶着光环的创业项目:隶属于“上海小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曾先后获得三轮融资,资方包括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管理资产超过300亿元,已在华东地区开门店43家,持有房源2万多间。丁杰和朋友以“付一押一”的方式与寓见签署了为期一年的租赁合同。

 

“签约之后管家跟我们说,房租通过‘应花分期’APP缴纳。他主动帮我操作,拿我手机下载了APP,绑定银行卡,告诉我以后每个月把租金打入卡中就可以自动扣款。”对于丁杰这样的年轻“宅”一代来说,足不出户、不需与房东打交道,也是寓见的吸引人之处。唯一令他有过疑虑的流程是让他手拿身份证拍了照片,当时他以为这是寓见公寓租房的手续。

 

入住不到半个月,管家就向他推荐了另一个缴房租的渠道——“元宝e家”。“当时管家给出的说法是,寓见不跟之前的‘应花分期’合作了。签下新合同,用新的渠道缴费,每月房租还可以打85折。”对于刚毕业不久的新人,这样的房租折扣是极大的诱惑,于是丁杰照做了。

 

10月25日,在寓见公寓租房三个月后,从未现身的房东突然到访。丁杰这才得知,自己于10月1日通过“元宝e家”付的房租,房东没收到。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两天之后,他竟然收到本该取消的“应花分期”的催款短信,显示他有一笔贷款已经逾期两个月。

 

“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贷款了?”丁杰急忙联系寓见管家和“应花分期”客服。发过去一连串的问题,管家都没有回应,最后还拉黑了他的微信。而“应花分期”的客服则回复称,寓见已经从应花分期获得了12个月的房租贷款,除非丁杰将剩余尾款结清,否则“应花”不会和租客解除贷款消息。打击接二连三地涌向这个刚入社会的“95后”。10月底,还未到过去付房租的日子,丁杰绑定的银行卡提前被元宝e家直接扣款。

 

怕征信留下污点影响未来的生活,丁杰在父母的帮助下偿还了此前逾期的贷款。对此他感到“沮丧不已”:“明明我只是租一套房子住而已,为何现在要背负上两份贷款?”他也无法认同房东的做法:“房东现在问我们要房租,不然就换锁赶人。问题是我们已经交了双份的钱给寓见提供的两个租金平台了。之前我们甚至没见过房东,也没跟他签过任何协议,所以欠他钱的是寓见,不是我们啊。”

 

拿不回的房子

 

“双11”凌晨上门“讨房租”,以丁杰的房东张先生凌晨时分摔门离去告结。但这仅仅是冲突的开始。张先生也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如何找这些年轻人解决问题。

 

“我理解这些年轻人的苦衷,可是谁来体谅我们呢?”张先生说,自己是典型的“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同样不容易:“我这个房子还欠银行一百多万贷款,指望着租金还房贷呢!他们住着我的房子,付租金不是应该的吗?”

 

张先生告诉记者,2年前他把房子签给寓见公寓,租期5年。“当时主要图省事,毕竟房子招租,前期租客频繁看房也麻烦,住进来后出了问题还要我们维修解决,有人愿意包揽所有这些事,我少点租金也无所谓。”

 

今年10月中旬,张先生没有如期收到房租,更吊诡的是与他对接的寓见工作人员同步失联。他立即赶往寓见在宝山的门店,已是人去楼空。投资经验丰富的他立马反应过来“这个平台肯定出事了”。在律师朋友建议下,他立即写了一份“租金催缴通知书”寄往寓见公寓总部,然而至今如同石沉大海,未得回音。

 

和张先生一样的“租金催缴通知书“,雪片一般发往位于钦州北路上的寓见总部。这里紧闭的玻璃门上,贴满了各种催款信息、解约公告,透过玻璃看,里面的办公室几乎被搬空,不见半个人影。

 

“现在很明显,寓见已经倒了。这些租客还把钱交给寓见,这不是戆吗?”将继续找丁杰要房租的张先生十分生气:“他们让我去找寓见,我去哪里找?他们把寓见的人叫到我面前,我可以解决。但是现在是他们占了我的房子,我不可能给他们白住啊!”

 

位于钦州北路上、已人去楼空的寓见公司办公室玻璃门上,贴满了房东的催款信息。

 

“创新”模式?

 

一边是租客莫名背负两份网络贷款,一边是房东拿不到应有的租金,原本双方都“看上去很美”的寓见背后究竟是什么?

 

记者从多名房东和租客处了解到,此前双方从未见面,是分别与寓见方“管家”签署的协议。其中房东只与寓见签署了一份合同,即房屋租赁合同;而租客则多半是在寓见“管家”的代为操作下,通过手机APP完成了协议签署,这样的协议有两份:一份是与寓见之间签署的租赁合同,另一份则是与元宝e家这样的平台签署的贷款协议。曾令丁杰生疑的“手持身份证拍照”环节,其实并非签署租房协议所需,而是与贷款平台签署贷款的环节。但不少租客都表示,从下载手机APP到注册完成整个过程,都是由寓见“管家”代为完成的,自己根本没看到协议内容:“我们以为就是跟寓见签个租房合同。”

 

就在寓见忽然消失后不久,丁杰发现原本被他视为“租金缴款”渠道的元宝e家APP进行了更新,在个人相关信息栏里赫然出现了三份文件——《晋商分期借款合同》《个人征信业务授权书》《个人分期确认文件》。“之前寓见管家帮我们下载这个APP,我们正常缴付租金的时候,都是没有看到显示有这三份文件的。”丁杰认为,这是寓见和元宝e家等网贷平台联手起来欺骗租客。

 

据租客表示,寓见出事之后元宝e家APP进行更新,出现了这三份未曾看过的贷款相关文件。

 

通过多名租客、房东及元宝e家客服等多方信源描述,寓见背后其实是一种名为“租金贷”的资金流动方式:寓见从房东处租下房屋,装修后再转租给租客。租客通过寓见签下的协议并非房屋租赁合同,而是与元宝e家等平台签署的贷款合同。随后这些贷款平台将一整年的租金支付给寓见,寓见在逐月向房东支付租金,而租客按月支付的“租金”,其实是付给平台的还款。加之寓见与应花分期、元宝e家等平台间混乱的关系,导致租客需支付两份贷款。

 

从一些此前的资料里,这一模式被称为“长租公寓和金融机构合作推出分期金融产品”,可以缓解租客房租压力,也可减少房东麻烦。但大量贷款平台资金被套现后汇总于寓见这样的长租公寓公司,其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资金被用于抢房源、疯狂扩张或者用于其他业务,一旦资金链断裂就容易引起爆仓:房东拿不到租金,房客必须继续还贷,双方还会因房屋居住权问题发生争执。事实上,寓见的不少租客直到爆仓后才知道自己背负了贷款。

 

从杭州爱公寓、上海寓见,再到近日北京昊业恒园,长租公寓运营商接连跑路表明,这样的租金贷模式缺少监管,存在严重隐患。

 

无人“接盘”,左右为难

 

日前,记者在位于钦州北路的寓见总部看到,玻璃门内侧贴着寓见于11月11日发布的《房东告知书》和《租客告知书》。

 

给房东的公告中,寓见称:正在全力协调其他几家规模较大实力更强的公寓运营商接手寓见房源的运营,包括处理租约延续、租金支付、房源交接等,10个工作日内通知业主协商时间和地点;已向公安机关备案,切勿随意驱赶租客、变卖房间内设施等。

 

而《租客告知书》里寓见则称:其合作的贷款机构除一家仍在协商外,其余均已明确承诺不会影响租客征信;明确房东不能驱赶租客,前期平台意外扣款情况,寓见会主张进行核对和安排退款,已办理退租的贷款债务将转让寓见承担;涉及租客签订新租约办理新租金贷,老租约已经完成退租但相关租金贷为结清部分,相应贷款由寓见承担,后续将发布相关消息。

 

寓见公司办公室外张贴的两份告知书,日期显示为11月11日。

 

“我的征信记录明明显示有一笔贷款逾期,还睁眼说瞎话,骗子!”在寓见总部现场,记者遇到了前来查看情况的租客陈童。他将告知书拍下来发进自己加入的一个寓见租客群,一石激起千层浪。

 

同样不淡定的还有现场的房东戴小姐。“谎话连篇!”特意请假从浦东赶来的房东戴小姐读完两份公告后,更加生气:“别的不说,接待时间明明写着周一到周五10点到17点,现在才下午15点,接待的人呢?这种公司哪里还有丝毫信誉可言?”

 

陈童所在的寓见租客群里,曾传出另一家长租公寓“青客公寓”会接盘的消息,但很快青客方就通过媒体澄清,“与寓见的合作尚在洽谈阶段,除此之外并无实质进展”。

 

租客们与贷款机构的沟通同样屡屡碰壁。11月16号,看到网上出现《“寓见”爆仓“元宝e家”积极履行责任和义务》的文章,租客林琳冷笑一声:“元宝e家在10月24日就发微博说两周左右会给出解决方案,现在过去多久了?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据悉,10月底,曾经大批租客聚集到元宝e家位于静安仲益大厦的办公地点,现场只有3名工作人员出面,仅表示解决问题需要足够的时间,还提出与租客一起起诉寓见和爱公寓。爱公寓是今年更早时候爆仓的另一个长租公寓品牌,背后的贷款平台同样是元宝e家。

 

而另一个贷款平台应花分期则一边答应租客们结清贷款,一边却要求租客签署一份“承诺书”。丁杰曾去找过应花,对方给出的承诺书中写道:承诺的撤离日起,贵方(租客)不再居住在《房屋租赁合同》项下约定的出租房屋。“我们当然拒绝签署这份承诺书。就算结清了应花的贷款,元宝的贷款还在,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如果签了,我们就真没地方住了!”经过寓见一事,丁杰学会对所有要求自己签名的文件字斟句酌。

 

丁杰不时会收到寓见发来的“提醒短信”,让租客尽快将绑定银行卡中的余额转出,避免被无端扣款;但元宝e家却“警示”他,必须保证卡内余额以还贷款要紧,否则会影响个人征信。

 

同为受害者的对立双方

 

大门紧闭的寓见总部门口,摆着一箱方便面。这是一名前来维权的房东买给其他房东和租客吃的。保安会招呼那些久等的维权者到旁边公司要热水:“你们都是受害者,都不容易。”

 

住在宝山的女孩被房东打了,嘉定有房东把租客的门拆了,闵行的一间公寓电闸线被房东剪断了……发现寓见爆仓后,丁杰和室友加入了一个“寓见交流群”,群里人数接近2600人,每天都有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传出。迄今为止,这个群里还没有租客被房东驱逐,但像丁杰与张先生这样剑拔弩张的关系却是租客与房东之间的“常态”。他们都是这一事件的受害者,谁该对谁负责,谁该迈出第一步?

 

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葛志浩这样理解中间的法律关系:房东与寓见之间签署的是租赁合同,租客与寓见同样签署了租赁合同,同时与其他平台签署了民间借贷合同。“业主主张驱赶租客有一定依据,寓见未能及时支付租金,构成违约,因此业主有权解除与寓见的租赁合同。因为合同之间具有相对性,就算租客手持其与寓见签订的另一份《房屋租赁合同》,仍然无法与之对抗。”葛志浩说,租客可以起诉寓见,根据合同约定要求解除合同、支付违约金等,以此维权。此外,如果寓见在获取了租客租金后,因主观原因既未向房东支付租金,又存在将相关资金用于挥霍或挪作非法用途的行为,则寓见的行为存在诈骗的嫌疑,租客可向公安部门进行报案处理。

 

记者在一些寓见租客群里曾看到有租客上传了一张像素模糊的合同照片,显示“委托方(寓见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授权被委托方(元宝亿家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第一分公司)在其房租分期合同签订时使用电子盖章”、“电子合同用于分期订单审核,不会展现给分期申请人”。不少租客忿忿不平地表示自己对贷款一事毫无知觉:“这分明就是一个设好的陷阱,等着我们往下掉。”

 

针对这一情况,葛志浩认为,这些借贷合同可以认定为“存在重大误解的合同”,可以通过法律手段申请撤销。“如果借贷平台和公寓平台是在租客不理解合同的情况下,恶意串通促成合同,法院有极大可能判定合同无效,情节严重恶劣的也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的刑事犯罪”。

 

这两天,租客群又沸腾了。

 

“北京昊园恒业11月传出来爆仓,这几天就开始发公告解决问题了。寓见就打算把我们这么耗着?”对于外地这一问题得到解决的消息,租客与房东们既欣喜又忧虑,群里各类信息泉涌一般跳出,好像又回到危机刚爆发的时候。

栏目主编:简工博 文字编辑:简工博 题图来源:摄影:邬林桦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