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思想汇 > 文章详情
妇女节VS女生节,争的是什么
分享至:
 (7)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奕斐 2016-03-08 11:18
摘要:我们反对国际劳动妇女节变成女生节,并不是要跟谁较劲,而是希望重新获得讨论女性权益女性发展的话语权,希望让性别平等的议题能在公共范围内被更广泛地讨论,希望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处境能被关注到。

这几年,每次到“三八”妇女节的时候,似乎讨论的话题都和这个节日本身所想要传达的价值和意义无关。去年媒体邀请我讨论“有了妇女节,要不要男人节”,今年,又请我谈一下对“女生节取代妇女节”的看法,似乎妇女节这个概念已经太out了,甚至让人不舒服了,所以,有必要改改。

查了一下,今年的“女生节取代妇女节”的说法源于3月2日, 某网络电视节目中一位女辩手发起了#女生节取代妇女节#活动。在她看来,单位发的“三八”节礼物都是洗衣粉、姨妈巾,不实用,所以“三八”节应该被废除。不过她最核心的理由是,没有一个女生愿意被叫做“妇女”,所以不应该过妇女节。每一个女生都想被称为漂亮的“女生”,因此应该用女生节取代妇女节。

作为一个研究性别平等的学者,想要认真讨论一下这个话题,并不是很容易,因为你一本正经摆事实说道理,人家一句“开个玩笑啊”“随便说说啊”,就把你的严肃轻描淡写地给弹回去了。

可是,社会上有那么多人支持“女生节取代妇女节”这一现象还真是个非常严肃、很值得探讨的话题。

妇女节的正式名字是国际劳动妇女节(International Working Women's Day,简写IWD),也被称为“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当时联合国确立这一节日是为了纪念在1911年美国纽约三角内衣工厂火灾中丧生的140多名女工。同时,在每年的3月8日庆祝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提醒人们关注女性权利而设立的节日。

从这个历史,我们可以明确了解,妇女节和美食节、光棍节不同,它不是一个民间发起的节日,是一个有政治含义、有历史意义的节日。它肯定妇女在劳动力市场的贡献,呼吁保障妇女在劳动力市场上的生存和发展,是为妇女争取更平等的权利,获得更平等美好的生活环境而设立的节日。中国第一次庆祝妇女节是在1924年,广州各界妇女2000多人参加。建国后,“三八”妇女节成为一个法定节日被确立下来。所以,对于妇女节名称改变的讨论,是一个具有深刻意义的公共话题。

近年来,国际劳动妇女在人们的心目中似乎越来越不合时宜。首先,人们开始省略“劳动”两字,劳动妇女节,变成了妇女节。这一转变的背后和劳动本身价值的贬低有紧密关系。50年前“劳动最光荣”的口号现下已经甚少有人再提,“劳动”这一词汇本身也似乎和体力劳动更多地挂钩,与之对应的是出现了白领、金领这样的词汇,以便于和劳动人民区分开来。

与此同时,女性走出家门成为劳动妇女的不易和骄傲也逐渐被遗忘,女性参与社会劳动的重要价值也不再被提起。人们理想中的女性形象已经不再是“铁姑娘”,而是那个生活优越,嫁人嫁得好的女性,这样的女性被称为“人生赢家”。如果没有结婚,或者没有找到一个条件好的男朋友,那么无论一个女性事业如何成功,都很少被称为“人生赢家”。女性经济独立自主虽然依然被频繁提及,但背后的劳动价值观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

而从妇女节到女生节,背后是通过年龄、容貌、性、生育等条件把女性分为三六九等,在分等的过程中形成了隐性歧视,即年轻漂亮的“女生”被放在了等级最高的位置。正如那位女辩手所说的,很多女性都不愿意被称为妇女,留恋在“女生”这个阶段不愿长大。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人类学家阎云翔教授曾写过一篇有关“女孩权力”(girl power)的文章。他分析道,在中国,女性一生权力的最高值就在结婚前的年轻时代。女性在20多岁的时候,容貌是整个社会评价最高的年龄段,年龄越大,无论如何保养,社会评估都会贬值;同时,在结婚前,因为不少人拥有性的“纯洁”,女性争取自己的权益也是最有利的时候;更重要的是没有婚姻的负担,女性在“女生”时代是最容易产生和男性平起平坐的感觉。一旦女性走入就业市场,走入婚姻,那么这种优越感很快就被现实打击得支离破碎了。

所以,从劳动妇女节到妇女节到女生节,这一过程直观地展现了中国女性在过去几十年中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下降(具体可参考今年女性就业参与率的相关数据和学术文章);其形象从多元变得单一(本人曾做过《中国妇女》杂志封面的研究,劳动妇女逐渐离开封面,年龄大的女性逐渐离开封面,现在,除了偶尔一期封面是女性领导,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年轻的“女生”);性别的议题从公共讨论逐渐变成一个娱乐话题。这一过程,恰恰是对劳动妇女、对中年或老年妇女的贬低化和单一化。

可是,真实的女性人生能否一直处于“女生”阶段?是否能永远像“女生”一样没有经济的压力,像个学生一样依靠父母的支持幸福地生活?是否能永葆青春,一直美貌动人?是否能永远像女生一样,把男性当做老师,欢喜地做一个“傻白甜”?当我们的年龄、容貌、性和生育的经历已经完全和”女生”这一概念不符合的时候,如果没有人来保护女性的权益,没有人来为女性的发展呼吁,甚至,没人关注到妇女群体的存在。那个时候,广大的资深“女生”们,是不是我们还能做到自欺欺人、掩耳盗铃般满足于“女生”称谓?

对于想当“女生”的心态,我是充分理解的。但是当整个社会以做女生为荣,不愿意被称为妇女尤其是劳动妇女的时候,潜意识里,女性的人生就会被停留在一个需要被呵护被宠爱的阶段,也是一个没有自主能动性的阶段。

所以今天,我们反对国际劳动妇女节变成女生节,并不是要跟谁较劲,而是希望重新获得讨论女性权益女性发展的话语权,希望让性别平等的议题能在公共范围内被更广泛地讨论,希望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处境能被关注到。

(作者为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家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编辑邮箱:shhgcsxh @163.com )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 副教授,复旦大学家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中心副主任,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访问学者。研究领域为社会性别、家庭。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